我在TEDxTaipei的時光──「不像實習生的實習生,不像講者的講者」教我的事

我在TEDxTaipei的時光──「不像實習生的實習生,不像講者的講者」教我的事

試著回想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當時看到活動訊息,成為聽眾,有些感動。寫了封信詢問有沒有機會參與下一個活動的準備,幾封信來回,被問到禮拜四下午要不要到辦公室聊天,去了才知道是面試,開始了實習生之旅。

從實習生到正職,在 TED x Taipei 進進出出約有兩年時間。這過程中有前所未有的體驗、有壓抑、有釋然、有各種「這什麼鬼」,開拓了我的視野,初步見識到人性,而要到許久之後,才瞭解這段期間我學到了什麼。

不像實習生的實習生;不像講者的講者

剛進去時就做了一大堆不像是實習生會做的事。第一個月一個人被派去香港參與活動,很臨時,到了才找住宿,睡在工作人員家裡,成為很好的朋友,至今也都保持著聯繫。

和來自布吉納法索的夥伴一起和雜誌社談合作,之後和市政府接洽,隔一段時間後去暸解可能的講者,認識了許多創業家和有各自故事的人。「原來還可以這麼做呀!」這是前幾個月常有的驚喜。

TED x Taipei 最大型的活動是每年年會,即使不是內容的主要負責人,也有很豐富的經驗:幾個星期的睡眠不足,看著舞台在幾天內被搭起,在一個晚上被拆除,期間總是有想不到的狀況會發生,當下感覺如此漫長,回憶起來卻像眨眼即過。

經過後台時,有機會看到講者緊張的樣子,在深呼吸、在踱步、在發抖的都有。鮮少人台上台下是同個感覺──有些人擁有的生命經驗和故事,遠比在台上呈現出來的精彩;有些人就工作人員看來,則不過是個架構出的幻影;有講者是在台上抑揚頓挫地背稿唸稿;有講者講了好幾年每一場都是一樣的內容;有講者的家人、親友要求很多......不同團隊的工作人員大多很聊得來,會交換各式各樣的情報。誠心建議:若是有天成為講者,對工作人員好一點。

講者不是另一種生物。一場 TED/TED x 的講者,很可能是另一場的聽眾,甚至是工作人員。

在某個時空,當有人願意分享、有感興趣的聽眾時,講者便產生了。

TED 真的有用嗎?

有天開始納悶:TED talk 和 TED x talk 真的有用嗎?在團隊裡的每個人,都看過了二位數甚至三位數的演講影片,而幾乎每個人的生活都一團亂。

18 分鐘的演講像是書皮上的簡介。看了好像會有所體悟,過了一下又想不太起什麼。直到翻開了書,細細讀過,轉化成問自己的問題和採取的行動,影響才會發生。18 分鐘是濃縮的精華,濃縮到不易消化。願意給自己遠遠不止 18 分鐘的時間和心力去消化,才可能開始吸收。

慢慢可以發現,每個人生活中都有許多事在發生,有些人能把幾個點理出來,串起來加上起伏,故事便誕生了。那是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靜下來,釐清至今已有的經歷、是不是再加上幾個特定的嘗試,就可以是個精彩的故事了?

我們都有機會活出自己的故事嗎?我們可以主動活出未來想訴說的故事嗎?這個念頭逐漸浮現。

團隊也以其他的名義辦不同活動,我負責過兩個和市府部門合作的案子。即使知道我遇到的人都很認真很配合,盡可能給予彈性了,卻還是會有半崩潰的感覺。

與公部門的合作

公家機關裡有許多認真有理想的人,而限制住他們的規定卻有太多。光是跑程序、滿足各個長官的詢問、應對某個人的突發奇想、擔心怎麼做又會被盯,剩下來能把事情做好的時間和心力,就只剩一點了。

我也逐漸認識到,所謂的「專家」不見得真的是專家,而是在公文、履歷上看起來好像很有道理。

年紀大、有相關頭銜的,不見得在該領域真的有實際經驗;有經驗的,也不見得能整理出智慧。思考內容貧乏又熱愛主導會議,自以為厲害但浪費眾人生命的,似乎不是特例。

思緒清晰、能帶來啟發、擴展思考脈絡的老師們也大有人在。而這之間的分水嶺在於:是否願意真的花時間心力瞭解狀況,醞釀後才提出見解。

一次次討論中「我為什麼要在這個會議裡」和「哇,都沒有這樣想過呢」的反差明顯。

最後想分享一個轉折。

在一個標案審核時,老闆即興發揮說出了:「我們會進行 100 小時的訪談」,據說當下我的怨念宛如化為實質(心理想的是「他媽的又不是你在做」),得標後回辦公室即表示:「這個案子我不想碰了。」

之後和不同同事在麵店、在屋頂有了對話......情緒平復後開始想怎麼辦,從沒做過訪談。找了個特別值得參考的 TED talk 看了 3 遍,整理筆記、歸納筆記,然後去詢問能找到最有力的協助,問有訪談經驗的朋友們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和各自的秘訣。和同事一起發想整理問題庫、模擬訪談、找攝影團隊、找合作製作輔助器具。後來訪談了 48 個人,有街友、有家庭主婦、有創業家、有設計師......

那是段很特別的經驗,訪談的過程中學到很多事情。學到運用沈默等待最好的答案、學習把問題拆解成容易回答的再逐漸加深、練習問意料外的問題抓最自然的反應.....更重要的是,發現到在很多事情上,我們都可以有自己的獨特想法,只是往往缺少一個機會去思考、去整理、去回答。而訪談的提問和聆聽,能促成這個過程。

幾百個小時的工作量,源於老闆一時發揮。有付出有收穫,是非對錯?反正就是這樣了。

過了很久,這段時間的學習才慢慢整合在一起。對我而言,在 TED x Taipei 的時光給了我機會去了解故事、了解人、了解故事的脈絡,及故事如何成為故事的過程。也見識到了活動設計、創意思考、訪談人,有了和不同特色的人和組織互動的機會。

踏上新的旅程時,體悟到的概念都無比實用。而在案子告了一段落交接給同事後,我決定去秘魯的海邊放空。(待續)

《關聯閱讀》
關於一場打動人心的簡報:故事、數據、人,以及你不知道的那些眉眉角角
「高年級實習生」真實版──香港實習讓我回到食物鏈最底層,卻看到更寬廣的職涯
大二就先進職場:「早鳥」實習找志向,美國正熱門

《作品推薦》
離開美國頂尖大學,過著每日只需一美元的生活──我的尼泊爾國際志工體驗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Lawrence Wang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