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努力想取悅別人,直到生命教他成為自己──現在他在矽谷,擔任產品總監

曾努力想取悅別人,直到生命教他成為自己──現在他在矽谷,擔任產品總監

既然都這麼熟了,我想問出其他訪談沒寫過的,我是這麼跟 Albert 說的。

“ Ask for forgiveness, not for permission. ” 是他的職稱變成「產品總監」後,對他影響最大的一句話。他發現自己是個濫好人,習慣討好別人,那是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的。

他在美國出生,6 歲的時候回到台灣。別人講中文,他會用英文回答。覺得自己是個外來者,被欺負,很想變別人。想拉近,想討好。

幾年後,看到聯考成績時,他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爸爸會不會生氣?」

他父親是物理教授,「這輩子不太可能符合他的期待了。」Albert 這麼告訴自己。

他從小喜歡美術,會畫漫畫,想走設計。而這個分數,想念設計也填不到。他看到了《遠見雜誌》做的大學專題,發現成大的轉系成功率有 35%。

他上了成大水利,準備了一年,轉系到工業設計。在網頁上看到轉系成功的名單時,他很開心地用公共電話打給正在追的學姊。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想做一件事,找到了一條捷徑。

想改變世界之前,必須找對路徑

在工業設計系的生活,對他來說很熱血。先想一個藍圖,再把一塊一塊都做好,作品都要比較不一樣,要華麗。

「我的畢業設計很屌,我要做新銳設計師。」

結果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畢業後進的產品設計公司,做的是白牌──意即先設計、生產好產品,再由品牌端買下,貼上他們的牌子。在設計時,還不知道客群是誰。

「我就是想改變世界,幫助人群。」他是這麼相信的。但設計時根本不知道客群是誰,是要改變什麼?

於是他先去當兵。當完兵後,他一邊擔任一位風箏藝術家的助手,一邊準備研究所。那些補習、考托福、GRE、準備作品集、寫申請資料的細節,我們就快速帶過吧。

他有了幸福的煩惱:要去唸有好名聲的羅德島設計學院,還是重視設計思考的伊利諾理工學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以下簡稱 IIT)?

圖/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臉書專頁

要去已經厲害有名的學校唸工業設計,還是要到一個和自己理念最相符的學校唸設計規劃?

理念相符,是從學校網頁看來的。這個決定,是個賭注。

他花了快一個月下定決心。一來是他蠻不喜歡跟別人一樣的,二來是他大學時很喜歡的一門課,老師就是 IIT 出來的,教的也是 IIT 的內容。

回去找老師聊天,老師幫他分析優劣,「你適合,」老師說。

很難說是老師說服他的,還是他已經先說服自己了。

IIT 啟發:「用設計,影響每一盞燈火」

研究所的第一個月,衝擊蠻大的。

那時,他習慣用中文思考,要再次融入英文環境,覺得自己很笨。同學們都很有想法,表達能力也很強,要如何參與討論呢?

Albert 視覺化的能力很好,但插不了話。

他開始在和同學討論時,把圖表畫在白板上。同學們吵架時,往往吵一吵看到解答已經在白板上了。於是,他們開始願意暫停下來,聽 Albert 慢慢講。

一個晚上,教授 Larry Keeley 邀請學生們到他在芝加哥摩天樓上的辦公室,把全部的燈關起來,在黑暗中,一起俯看芝加哥的夜景。

「你們的設計,要影響每一盞燈火,」教授說。

日後在工作上迷失自我的時候(「當人把你看成一個美工的時候」),Albert 會回想起那個畫面。至今大約有 10 次吧。

畢業前一年,有一個新老師開了 UI/UX 的課。老師叫 Aaron Marcus,設計了第一代麥金塔電腦的介面,因為老師很有名,Albert 就去聽課了。

2007年時 UX 還是很新的領域,那像是給新創公司的邏輯,如何用很少的成本解決很複雜、很大的問題。一聽入迷,後來就到老師在柏克萊的公司實習,那是他第一次到矽谷。

美國職涯學會的事:想要什麼就動手做、開口要

畢業後,他找不到正職工作,先做約聘。

第二份約聘在 Cisco(思科)。那時 Flash 是 Adobe 主推的產品,他當時的作品,用 Flash 資料視覺化,得到 Adobe 的年度獎項。

他得到了 LinkedIn(領英)的面試機會,聊得很開心,但主管寫信問他:接不接受約聘的職位?
「不,只接受全職。」Albert 說那時覺得有點生氣,就馬上這麼回了。

主管真的去幫他向董事會爭取,後來也很常拿出來和新進同事說:「他對於那個職位是認真的,敢為自己想要的開口。」

5 年後,他到一家叫 Inkling 的新創,做設計主管。

2 年後,他到網路軟體公司(SaaS, software as a service) BloomReach 擔任設計總監。

結果因為原本的產品總監離職,Albert 臨危授命補位,開始面對全然不同的壓力。

要真正地扛責任,「才知道只要做設計的時候,好傻好天真」。負責任是需要心理訓練的,而責任會給你權力。

“ Ask for forgiveness, not for permission. ”,他說:「不然好像什麼都不用做了。」

剛到矽谷的時候,他參加台灣人的餐會,都找不太到人聊 UX 這主題,偶爾遇到能聊的都很開心。

2011 年,他的新年新希望是辦一個台灣人在矽谷的 UX  聚會,一開始是 10 個朋友,每人邀自己的朋友。

第一次有準備鹹酥雞和珍奶,參與的人都很喜歡。後來每次聚會,都聊到被警衛趕。也常聊一聊就發現「你好厲害喔!」找到新的講者。

目前 UXDTW 是約 1,500 人的社群,每個月都有活動。

對了,他現在是兩個女兒的爸,妻子是那年在追的學姊。

人生重大轉折,都與「一頭熱栽入」有關

隨著訪談的進行,Albert 發現自己在幾個重大的轉折,好像有個固定的模式:

1. 覺得很熱血 
2. 一頭熱(把時間全部砸進去) 
3. 很拚
4. 拚下去
5. 發現自己已經進入想走的道路

至於累積的健康債,就是另一件事情了。

作者後記

在 Albert 看到文章初稿後,先做了資訊確認,後來問:「開頭那段可以改掉嗎?我擔心爸媽看到會傷心。」

簡短聊了幾句後,我說「可以的話,明天再決定吧。我會尊重你的決定。」

兩天後,Albert 傳訊息說:「趁這個機會和爸媽講開了。」也附了截圖。訊息上是這麼寫的:

「當你想走設計時,媽咪一直很支持你,阿爸也以你的設計為榮。你可記得你要轉系時,我們都贊成,後來轉成時,阿爸和我好高興!當然你的努力成就了現在更有自信的你,可一路走來媽咪床畔讀書,阿爸支持你學畫,大一就買摩托車,也提供了成長的養分。而在你自己的內心,一步步肯定自己,讓媽咪很欣慰,父母是弓孩子是箭,好好飛翔吧!」

備註:歡迎一起來策劃一場能改變人生方向的展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