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 well,do well:專訪泰國綠建築先鋒 Singh Intrachooto

Think well,do well:專訪泰國綠建築先鋒 Singh Intrachooto

6 月 22 日,東盟峰會在曼谷落下帷幕,泰國是本次東盟峰會的輪值主席。在會議上,「實現可持續發展」成為東盟各國十分關注的議題。為了踐行可持續發展,當天在會議現場所提供的諸多設備都來自舊物回收再造,例如筆記本和椅子由再生紙製成,紀念品則用再生塑膠廢物和泰國絲綢製成等。

作為在泰國生活了 5 年的外國人,我一直認為泰國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熱衷塑膠的國家,每人每天至少會接觸到 3 個塑膠袋。直到最近,曼谷許多超市開始限塑,以「中央世界」為主的大商場也打出 recycle 的口號。在節能減碳的道路上,我看到泰國正在努力。

如果要說泰國在可持續發展方面做得相對出色的一個領域,那當屬泰國的綠建築。截至撰稿時,筆者查到獲得 LEED(Leading in Energy & Environment Design)認證的泰國綠色建築就有 207 座。若是算上 TREES(泰國能源環境永續性評級制度,Thailand’s Rating of Energy and Environment Sustainability),那便更多。

在聯合國提出的可持續發展目標中,城市的可持續發展是一個重心。而建築是勾勒城市面貌、反映城市人生活的關鍵元素。把可持續與建築結合,這是未來世界發展的方向。

近日,我採訪了泰國可持續創新研發中心 RISC(Research and Innovation for Sustainability Center)首席顧問 Ph.D. Singh Intrachooto。他可以稱得上是泰國可持續建築與設計領域的先驅者,目前不僅在泰國農業大學擔任建築系副教授,同時也創辦自己的設計公司 OSISU 和畫廊,並擔任泰國 NIA 設計創新大使。他本人所操刀的數個建築專案與設計的作品,也曾多次獲得泰國及國際獎項。

在採訪中,我們談到他在可持續建築領域的創新開拓與成就。透過他,我們將看到泰國的可持續建築發展歷程,以及在這個過程中的建築師如何運用個人的理念與能力去承擔對社會的責任。

Singh Intrachooto。圖/張萍萍 提供

從改造建築廢料,到開發可持續建案

上個世紀 90 年代,Singh 畢業於華盛頓大學建築與室內設計專業,後留在西雅圖一家建築設計公司工作了 6 年,他在這裏開始接觸「綠建築」。不過,當時綠建築僅停留在概念,世界上也基本沒有可持續建築的案例。但 Singh 對綠建築十分著迷,他說,他從小生長在山水環繞,綠樹蔥鬱的環境中,這是讓他決定把注意力集中在可持續建築上,並以可持續建築作為理想的基礎原因。後來,他辭去工作,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建築設計系進行深造,用 2 年時間專注研究可持續建築。

「我是一個新新人類,正因為沒有人做,所以這是我的機會。」從麻省理工學院建築設計系畢業後,Singh 回到泰國:「我在想我要怎麼去施展自己所學的知識,把它們變成真實。最後我從收集建築廢材開始,並把這些建築廢料重新改造設計,再銷售到市場。」然而,Singh 說,當時這個市場尚未開發,也沒有買家願意購買這些產品。

不過 Singh 並未放棄,經過幾年籌備與醞釀,2013 年,他創辦了 OSISU 設計公司,專門推廣可持續設計概念,並利用回收的建築材料設計出可持續產品。「當我把第一批產品出口到洛杉磯後,我們的可持續產品終於受到市場認可,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OSISU 一直運營至今。」近日,Singh 在曼谷 Ratchadamnoen 現代藝術中心展出 OSISU 設計的可持續產品,並獲得 2019 年 Silpathorn 設計獎。Singh 說,現在 OSISU 不做零售,只做專案訂製,產品面向酒店和公寓開發者。

在採訪時,Singh 提到他目前正在負責兩個可持續專案,一個是清邁的「Protective Wing for Bird」。他說,這個專案所處的空間內有許多鳥類,客戶希望 Singh 的團隊幫他設計一個專為鳥類打造的生態棲居所。事實上,在操作專案時,也面臨專業與法律層面的問題──依據泰國法律,私人不可圈養鳥類。因此,為了說服當地政府,客戶與 Singh 的團隊幾經溝通,在遵守法律基礎上最終獲得批准,而這個專案也在 2014 年獲得了瑞士 Holcim 基金會可持續建築領域亞太地區金獎。

另一個可持續建築專案是 MQDC 集團投資開發的 Forestias。據說,該專案的投資金額達 7 億泰銖。「這會是一個很酷的專案,它並不是單純地建造公寓賣給客戶,而是要打造一個集學習中心、娛樂基地、健康中心等元素的社區。在社區裏配備最先進的綠色能源設備,我們要把所有居住在社區的人照顧得很好,直到他們老去,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老。」

RISC。圖/RISC 官網

加入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

幾年前,Singh 受邀加入 RISC,成為泰國著名開發商 MQDC 建築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的首席顧問。他說:「通常我不會和私人機構合作,因為我希望對方會是來真的,而不只是為了錢。MQDC 是我遇到過的第一個想要全身心地建設一個研究中心的合作夥伴,他們讓我看到了真正想支持可持續發展的決心。」Singh 說,RISC 位於曼谷市中心,單是租金成本就十分高昂,而 MQDC 也允許他在這個實驗室做所有關於可持續建築的研究,這份誠意讓他最後決定加入。

RISC 是一個知識共用平臺,針對環境、科學、工程、工業設計和藝術等領域如何打造更健康的生態系統和提出社會可持續解決方案提供知識分享。它致力於減少人類的生活方式對環境的影響,並提供公開數據和資訊,以幫助整個房地產開發產業從方法到材料進行升級。RISC 本身也是一個綠建築,獲得 WELL  認證。

在RISC,Singh 除了對研究中心的發展方向提供策略指導,也帶領團隊參與很多綜合性建築開發專案,其中也包括 MQDC 的「101 Digital Park」。「我們慢慢積累,不斷去分享知識,我們敞開大門歡迎所有人來與我們交流,包括來自中國的企業。」Singh 說。在採訪後,我造訪了 RISC ,發現在研究中心的展示架上擺放著諸多來自泰國與國際廠商提供的可持續建築材料,其中還有一部分是來自中國。在這個研究中心,我看到了 MQDC 與 Singh 的努力和用心。

近年來,地球氣候與環境的改變引起人類擔憂與重視,世界各國在積極尋找減碳節能之道。Singh 說,泰國政府在可持續建築的發展上往往比企業慢了一步,而政府至今也並未提供政策或資金支持。不過,致力於泰國可持續建築發展的設計師倒是不少。

Singh 一直走在推廣和踐行可持續設計與建築的前沿,他已花了十多年時間在這個領域,今天也終於得到各界的肯定。「雖然我從事研究、產品設計、教育和建築設計,但其實這些工作都圍繞著可持續發展這一核心。」Singh 說,他很擔心每一個建築專案背後造成許多資源浪費,作為這個國家的一份子,未來我們將如何與垃圾共處?

事實上,要真正去打造一個可持續建築並不容易,對於大部分的開發商而言,開發可持續建築專案最大的阻礙在於高成本投入。對此,Singh 也表示理解。不過他認為,MQDC 投入大量資金建設 RICS 並非白做工,而是要把 RISC 打造成一個 IP,未來投入的成本會不斷降低,RICS 會免費分享知識給其他房地產開發商,包括泰國幾大知名開發商 AP、Sansiri、Ananda 等。「當這些房地產開發商獲得免費的知識後,他們的開發成本也會降低,未來也會朝著開發可持續專案的方向努力,而泰國也會變得越來越好。」

事實也證明如此,在 RICS 建成後,Ananda、Land & House、Asset 等開發商都來向該研究中心取經,而包括 AP、Sansiri 等大房地產開發商也對外公佈要開發可持續建築專案。「這意味著,RICS 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可持續研究中心。」Singh 自豪地說。

「我沒有拯救世界的願景,我有擔心」

採訪尾聲,我問了 Singh 關於他的人生願景,他說:「我沒有拯救世界的願景,不過我有擔心,我擔心的是作為一個教授,當未來臨近退休,回過頭來卻發現自己所做的事情沒有價值,對這個社會沒有長遠的影響。我當然會想要富有,想要舒適的生活,但是我更希望我的工作能在可持續領域產生長遠的影響力。有人問我為什麼不放棄,我告訴他們,我是為了自己而做,我不是為了他們。我做 OSISU 是因為我喜歡設計,即使它並沒有為我帶來財富,但我希望能夠用可持續設計讓世界變得更好。」

Singh 說:「我做藝術畫廊,因為我喜歡藝術,我喜歡咖啡,也喜歡食物,當我把這些融合在一個空間裏,它會創造出一個生態,然後不斷成長,而我把這種成長與當地社區農民共享,去真正幫助到他們。RICS 也是一樣,現在是投入,未來它會產生經濟效益,MQDC 也會得到該有的回報。」

他用一句話總結:Think well,do well。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RISC 官網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