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Miniwiz 小智研發創始人黃謙智,如何用「垃圾」登上世界的舞台?

【專訪】Miniwiz 小智研發創始人黃謙智,如何用「垃圾」登上世界的舞台?

最近,微信圈裏的許多朋友都在吐槽上海垃圾分類處理條例,令人措手不及,甚至鬧出不少笑話。對於中國人來說,這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嚴格的垃圾分類管理,而這正說明了中國政府意識到解決垃圾問題的迫切需要。

根據世界銀行報導,中國每年需要處理 2 億噸垃圾,垃圾填埋堆積如山,而焚燒是目前最主要的解決方案。然而,焚燒產生的有毒氣體二噁英也引起居民對健康的隱憂──如何有效處理甚至利用垃圾資源,是擺在中國,甚至全球各國人面前的一大難題。

近日,筆者在曼谷參加一場由泰國國家石油公司主辦、圍繞垃圾如何升級再造的論壇。主辦方邀請了專注於用科技解決垃圾問題的世界知名公司 Miniwiz 小智研發創始人黃謙智(Arthur Huang)。Arthur 來自臺灣,擁有美國康乃爾大學建築學士和哈佛大學建築碩士。

他是一位建築師,曾在臺灣東海大學任教,其後辭去工作,於 2005 年在臺灣創辦了 Miniwiz。公司發展至今已有 15 年,他和他的團隊屢次打造出堪稱世界獨一無二的「性感垃圾專案」,因而備受矚目。

2010 年,他與團隊用 152 萬個塑膠瓶建成 9 層高的遠東環生方舟 EcoARK,《國家地理》特地把整個建造過程拍攝成紀錄片,並在全世界 168 個國家播出;在專案結束後,他又與成龍大哥合作,打造了世界獨一無二的 Trashpresso 環生零耗機──這是一輛縮小至兩輛卡車大小的工業回收站,能把塑膠瓶變成環保磚。

在泰國,他與團隊在曼谷機場用塑膠瓶搭了一個充氣轉運站,該站可依靠電子控制系統調整內部結構的軟硬程度。此前,他也受 Nike 委託,用回收鞋子為 Nike 旗艦店打造一面磚牆,並用回收的 ABS 塑膠做成貨架系統。更酷的是,他與團隊還曾用回收的煙蒂,製作出室外大型空氣淨化器!連他在米蘭的工作室內,所有傢俱全都是用垃圾製作出來的!

在論壇結束後,筆者對他進行了專訪,邀請他分享垃圾升級再造的經驗,以及未來垃圾升級再造領域的潛在創業與投資機遇。以下是專訪內容:

遠東環生方舟。圖/(上)遠東環生方舟 FE EcoARK Facebook 粉絲專頁(下)Miniwiz Facebook 粉絲專頁

一路困難不斷,靠「信仰」瞻望未來

問:回到最初你進入這個領域,當時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呢?

Arthur:其實一開始就是想要讓自己做點對社會、對環境有意義的事情。Miniwiz 才走過 15 年,接下來至少還有三四十年,甚至更長,如果我每天做的事情自己並不感興趣,對社會也沒意義,我怎麼睡得著啊。

我希望當我未來變老了,回想當初三四十歲做的這件事情有意義,它也沒有錯,我也不會覺得對不起自己的生命。那就像是一種信仰,從信仰中獲得的快樂,這是堅持的原動力。

問:目前 Miniwiz 已經取得多少個專利?

Arthur:現在我們獲得的世界專利有 3 個,每個專利下有 40-60 個子專案。我們不做設計專利,只做發明專利,就像 Trashpresso 這個案子。世界上材料專利很難有新型專利,因為材料是舊的,它需要經過改良才會變成新的材料,而我們所獲得的發明專利,間接證明了我們發明出新的東西。

問:要申請到世界新型發明專利並不容易,需要經過漫長時間的努力和考驗,而這恰恰證明了你和團隊的實力。那麼是什麼機遇讓你決定進入這個行業?

Arthur:這背後有一個時空背景,我們其實一開始就覺得世界上做的很多東西是不對的,這個世界絕對不能再這樣下去。尤其是我成長的過程剛好遇到「快時尚」剛起步,當時就覺得「快時尚」是件最糟糕的事,但它竟然可以這麼紅,還有這麼多人去投資這種專案,完全沒考慮到它會對環境造成巨大的污染。

再加上我一開始在學校裏教書,學生想要跟你聊的東西,其實老師也不知道,而我會很想去把這些東西做出來。不過在做的過程,也會發現越來越辛苦,因為你不知道這麼做是否可行。但重點是,我們對這件事情是有興趣的,至少我和我的合夥人劉子煒都喜歡用聰明的方法去解決問題。

我們正處於數位化發展的過程,所以我們公司和傳統的公司不同,從一開始做研發和設計就是數位化,沒有舊的包袱。在這個過程其實不管是思考問題的邏輯,一直做到最後面,基本上我們沒有前例可循,會存在很多困難。不過解決困難剛好是我們這群人的興趣,解決問題時我們也樂在其中,並且越來越有心得。

問:有沒有經歷過快支撐不下去的時候?

Arthur:天天都有,不過重點是我們喜歡做這件事,就像一個人,你做一件事情雖然辛苦,但是你覺得做這件事有意義。當你可以這些解決問題,那你也會有動力支撐下去。其實間接地說這叫做信仰,你覺得某些事情不對,然後你用力地去扭轉,這其實是一件很棒的事。我們也沒想過要蓋這麼多房子,發明這麼多專利,就是埋著頭去做,就這麼做下來了。這個過程有快樂的時候,也有不開心的時候,但快樂總是多過不愉快。

問:在你做的這些專案中,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Arthur:第一個是收集原料,這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問題。雖然我們有很多垃圾,但是要拿到乾淨的垃圾不容易。

第二個是一開始沒有人想要買我們做的材料。因為客戶買了也不知道怎麼用,也不想用。重點是,中間沒有轉換科技可以去做新型材料,而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們的專利很多就是發明轉換科技。

當有了轉換的科技,我們就是在幫客戶打通和解決中間的環節。每個環節都是問題,最難解決的環節是人的環節。另外一個難題是要有足夠的 case 去獲得穩定的資金,才能不斷打通人的環節,並支撐發展。

問:你們剛開始有接受投資嗎? 

Arthur:沒有。因為一開始這是個很新的行業,第一個沒市場,第二個沒材料,中間的回收商也沒有看到未來的契機,所以我們只能自己投資自己。不過最近有獲得阿里巴巴的投資,近期會有新聞發表會。

問:你們現在為什麼決定接受阿里巴巴的投資呢?接下來的目標是什麼?

Arthur:一開始我們想證明的是能力,接下來想證明的是這個市場──我們要找懂市場的人來做,我們的目標在不斷更新,所以這是我們接受阿里巴巴投資的原因,對我來說這是成長。我們想要把消費者變成回收者,把材料收集起來,在這個過程要給回收者一定的回報。

各國優勢不同,台灣重點是「研發力」

問:你上一次來泰國是因為專案,這次來是做演講,我相信在你們來之前,也有對泰國的垃圾處理做過瞭解。你認為泰國在處理垃圾問題上有哪些需要改進?

Arthur:泰國缺乏一個把整個環節打通和整合的人,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我們來之前就有搜索哪些機構在泰國本地回收 PET。事實上,亞洲地區除了臺灣和韓國是纖維回收的領頭羊之外,下一個排名靠前的就是泰國。目前,亞洲大部分的纖維回收都是泰國完成,再賣去歐洲。所以我們在歐洲就知道這裏的基底,在回收纖維這一塊,泰國算是東南亞最強的。

問:是,泰國目前的垃圾處理水準還停留在回收上,但是對於回收後如何處理、有沒有技術可以運用,這都是難題。其實不管是亞洲還是歐洲,都沒有十全十美的條件,都有一定的優勢與不足。我知道你的辦公室分佈在臺灣、北京、米蘭和新加坡,你選擇這些城市時是看重他們的什麼優勢?

Arthur:臺灣我們看重的是它的研發能力。因為臺灣從機電的廠商、機械廠、油壓廠、控制器到各種技術不同的製造商都在很小的區域範圍內,我們可以用很低的成本去試錯,這是臺灣的優勢,如果在歐洲就完全不行。

選擇中國是因為我們在中國有很多大開發商的案子,或者是成龍大哥的案子,中國就是材料的應用市場,我們北京的辦公室主要是側重應用。

新加坡最主要的是看重它的金融優勢,它有專業且安全的金融體系,可以幫我們解決資金流轉的問題。另外,新加坡對於我們接下來要做的 Data 也很重要。我們下一步計畫是要整合 Data,需要一個穩定的 Data 集散中心,新加坡就是一個理想的地方。

Miniwiz 新加坡辦公室。圖/Miniwiz Facebook 粉絲專頁

而對於米蘭來說,我們選擇它是因為這裏是設計之都,它有對美的追求與要求,以及當地帶給我們的美感啟發。

簡單來說,我們就是用到每一個城市的優勢,讓我們變得越來越聰明,也讓我們不斷累積我們的能力。

(綜觀這些優勢)泰國可以作為一個應用市場,而且它本身又是一個農業材料的集散中心,又是一個很愛消費的地方,所以它可以成為我們規模運用的站點。

謹記社會責任,新創不要為「跟風」

問:泰國對垃圾的處理水準雖然還處於回收階段,但今天的研討會上,我看到已有 40 多家 Startups 進入這個領域,相信不久後,中國也將會出現更多進入這個領域的新創公司,這也許會是下一個投資風口。對此,你如何怎麼看?

Arthur:我們公司發展得這麼慢,經歷過許多起起伏伏,一下子變大,一下子縮小。所以我認為作為資本,千萬不能投資那種一兩年的公司。風口歸風口,你還是得做自己的事情。就像我們這 10 幾年的公司規模,有時多到百人,有時又縮小成 30 多人,又漲回到現在的 70 多人,所以我們大概知道我們要控制在 80 人以內。我們不會跟著風口去舞動,我們知道自己是哪塊料,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市場在哪里。當然,我們成不成功也要看我們接下來做的事情做得好不好。

問:我知道你們有回收煙蒂、塑膠瓶,除此之外,你們還回收哪些垃圾呢?在你們混合這些材料時,需要採取什麼樣的混合規則?

Arthur:我們回收包裝、廢玻璃、鋁等,這些材料雖然性質不同,不過材料流對我們來說都有需求。

我們都是採用單一材料。不同材料混在一起時,都是採用機構式分離,以防它們黏在一起。我們的技術已經從一開始的廢棄包裝變成第二週期。第二週期的生命也許從 20 分鐘變成 20 年的使用壽命,不管是傢俱、建材,都可以用到 20 年。20 年後,如果你不用膠水,它就不會黏在一起,也許你還可以回收再造,繼續用 20 年,甚至更久。概念上就是不需要再去取用新材料,這就是真正的閉環。

問:在垃圾升級再造領域,你們側重於用科技來解決垃圾問題,你認為垃圾還可以跟哪些領域結合,產生「化學反應」?

Arthur:搜索、數據、客戶回饋。因為你丟垃圾是因為你購買,你購買是因為它激發你的某種需求。在購買的整個過程,大家對丟掉什麼東西並不太清楚,而真正的資訊就隱藏在垃圾中,要去瞭解人的生活、消費習慣,只有垃圾才知道我們平常吃和用的是什麼。

(建議未來有志從事相關新創者)如果要做 Data,不能只是為了自己,而是要為了大眾。新創公司很多時候會忘記它對社會的責任是什麼,美國有很多冠冕堂皇的東西,聽起來好像對社會有很多責任,但是他們也很少考慮到如何為環境、為社區加分,我們希望的是 Good for you、Good for community,這樣子收集的 Data 才有意義。

問:事實上,現代社會有太多垃圾,不管是網路資訊垃圾,還是生活消費,都已超載,我們就是生活在一個充滿垃圾的社會。Miniwiz 也做過很多產品,比如傢俱,當你們在生產產品的時候,第一,有沒有考慮過消費者其實並不需要這麼多東西?生產這些對環境是否具有意義?第二,生產出來後能否賣得出去?

Arthur:確實是,很多生產出來的東西並不是必要的。所以生產的產品最好要涵蓋幾個意義,一個是有助於別人,第二是有助於環境。雖然我們以公司的名義經營,但是因為我們之前做的東西受到認可,我們現在能開始和新加坡設計師合作,間接的把它轉化成一種宣導;與此同時,當客戶來找我們定制傢俱,他有這種需求,這是 Good for You;而對於 Good for Community 來說,這個設計的原材料是在臺灣,對臺灣的 Community 是有意義的。

當然,未來我們想要的是在地回收。如果公司是按照這個邏輯經營下去,其實很難說大家會覺得你沒有價值。所以你會看到,我每次會去做演講,或者會有很多人來找我聊,我並沒有刻意要這麼做,但其實是大家看到你做的事情對他們都有某種價值,這個價值是我們這個時代大部分想成立公司的人沒有去想到的,他們大部分想到的是怎麼去撈錢,怎麼去博眼球,就像媒體也有很多不實消息。

問:最後一個問題,今天你身上穿戴的物件,有哪些是用垃圾升級再造的呢?

Arthur:除了襪子、內衣和襯衫,其他的外套、褲子、太陽眼鏡、手機殼、手錶、錢包都是用垃圾升級再造的產品。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Miniwiz Facebook 粉絲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