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等完全準備好,把握機會最重要──實現「總有一天」的願望後,意外長駐日本高松的台灣女孩

不需要等完全準備好,把握機會最重要──實現「總有一天」的願望後,意外長駐日本高松的台灣女孩

在日本生活即將邁入第三年,但至今我還是不時會有「真的在日本生活著啊!」的驚訝感。畢竟直到決定要到緊臨瀨戶內海的高松市工作前,出國工作或生活的念頭完全不曾出現在我的人生選項中。

到日本生活的契機

在台灣時,我從事過許多份工作,大部分與媒體有關,如:電視台節目企劃、雜誌採訪編輯、報社記者、零售業行銷公關、代編編輯、企劃與自由寫作者(Free lance)等。雖然每次轉換跑道都有自己的理由,但不免會被各公司的人資質疑我的安定性與忠誠度。

從 2006 年開始,我在工作夾縫間斷斷續續地學習日文、利用「練習日文會話」的藉口到日本旅行。某次旅行中,我意外到了奈良深山一個有機茶園,三位茶園主人都才二十出頭,但他們的茶已經可以透過網路購買,訂單也不少。

台灣農業一直以來都有年齡斷層現象,我十分好奇為何這群日本年輕人會在高中畢業後投入有機農業,且經營得有聲有色。當時我便決定「總有一天要辭掉工作,到日本透過 Wwoof(世界有機農場組織,World 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旅行,了解日本有機農業」。

然而即使每年自助旅行、即使嘗試各種不同類型的工作,我仍然出現對於工作的困頓感──當年那個「總有一天」的願望終於該去實現了──2013 年我辭去工作,在日本進行了三個月的 Wwoof 旅行,同時好好思考未來的工作方向。

我去了長野、和歌山、岡山,也去過曾讓我一見鐘情的瀨戶內。除了對於不同農場的操作方式有些許認識外,最意外的是結交到不少日本朋友。

結束旅行時,本來覺得「人生心願已了」,心甘情願的回台灣想找一份穩定的編輯工作,但那次求職中,資方的高姿態讓我相當挫折,決定繼續 Free lance 的工作形式。當時正值三一八學運時期,好幾位日本朋友很關心這件事,熟知我工作背景的高松朋友便提出「想不想來高松工作?」的邀請。

剛好,去了很多地方旅行過的我,只有在高松時出現過「是這裡的話,好像一個人在這裡生活也沒問題」的想法。

臨近瀨戶內海的高松市。圖/Shutterstock

「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但我準備好了嗎?

到日本生活,需要什麼準備?高松的工作內容是我喜歡且可以發揮的嗎?還是我只是為了逃離台灣給我的求職挫折感?從來沒有長期出國生活的我可以適應嗎?要不要把日文練得再好一點再決定?⋯⋯

我花了一年多時間思索這些問題,最後給自己的答案是:「機會不會永遠存在,但人生只有一次」,既然我這麼喜歡高松,也認為她有許多值得被認識的地方,過往的媒體工作經驗與外國人身分,正好讓我可以用不同視角來認識這個城市。而且如果我真的無法適應或做不到工作要求,頂多哭著回台灣,繼續當個 Free lance 。

但老實說,正式移居的一開始,各種手續也讓我覺得麻煩不已。自己到日本成為「外籍移工」之後,更常回頭去思考,在台灣的移工們待遇、環境又是如何?

不同於日本都市的工作

與其他在東京工作的朋友相比,高松畢竟比較鄉下,工作沒有那麼緊湊、競爭壓力較小。然而,因為地方小,消息傳播速度也很快,「有個台灣人來高松工作」的消息很快地傳開了,對於日檢只有 N2 程度、還在適應工作與生活步調的我,大家的好奇造成了一些壓力,但也有有趣的地方,是與台北生活相當不同的體驗。

說到「在日本工作」,多數人會直接聯想到「規則比台灣多」或「一板一眼」等印象。但因為高松的生活步調較緩慢、人際關係比起城市相對緊密,加上公司規模小、討論空間頗大,讓我的工作擁有很多彈性與嘗試的空間。

在高松,我除了擔任 Life Takamatsu 網站主編之外,每年回台灣如果有機會時,都會舉辦不同主題的小型分享會,希望透過生活化的視角讓更多人認識高松;2017 年帶高松藝術士回台灣參加風和日麗連連看活動,想讓更多人看看台灣還沒有的藝術誘導教育方式,這些也是在主管認可下執行的,屬於工作的一部分。

與其說在日本生活是我選擇的結果,我更覺得它是我人生的一個過程。透過這個過程,發揮以往累積的工作經驗之外,也同時探索著自己在生活、想法、工作上的種種可能性,例如舉辦分享會、經營「台灣女子的瀨戶內生活」粉絲專頁、社團和撰寫專欄這些事情,就是我在台灣當 OL 時絕對不會做的。

異鄉生活的收穫比「工作幾年」更重要

生活中新鮮、有趣、接收到的刺激都不少,壓力當然也不小,所以每天我會給自己一小段時間沈澱與整理思緒,困惑時知道如何尋求心理上的支援,或與自己對話找出答案,我覺得是獨自在異鄉生活必須的練習。

我認為自己在媒體工作中是一個媒介,將自己看到、聽到的透過媒體發布。而在日本生活中,我也是一個媒介,除了扮演好工作的角色,也想要透過文字將自己體驗、看到的,台灣比較少的價值觀傳遞回去,也讓周圍的日本朋友認識九份與鼎泰豐與台北 101 以外的、更生活層面的台灣。

不用擠電車上班、趕終電下班,但因為工作範圍很活很廣,我可以算是天天從早到晚都在工作。然而這樣豐富、充滿可能性的日本生活總有結束的一天,雖然目前並沒有對「在日本工作幾年」設下特定目標,但過程我確實發揮、學習或經歷了什麼,並且相信自己離開時一定會帶著這些收穫回到台灣。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是緣分還是命運?人生意外大轉彎到瀨戶內的 TING〉。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慧慈

Photo Credit:王小苗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