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台灣女孩在日本小鎮蛻變成長,成為地方政府正職員工的故事

這是一個台灣女孩在日本小鎮蛻變成長,成為地方政府正職員工的故事

採訪、撰文/Yuan

富山縣魚津市,一個多數台灣人不熟悉的日本小鎮。但其實它就在鼎鼎大名的觀光勝地「日本屋脊」立山黑部附近,海鮮的品質全日本數一數二,也是富山縣居酒屋/餐廳密度最高的地方。

星期一的清晨,魚津仍舊飄著雪,但市役所(市公所)的門前已然熱絡了起來。今天我們前來採訪,在魚津市役所工商觀光課服務的台灣女孩──小花。她外表看來靦腆、似乎有點怕生的外表下,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堅強性格,讓她毅然選擇到非都會區的日本小鎮,開啟自己的海外職涯?

她在魚津市役所,從相對單純的打工度假,到如今市役所直接發給她正式工作簽證,一路走來,又有怎樣的故事呢?

以下,以小花的第一人稱方式,敘述她這段特別的經歷: 

「我想到個台灣人很少的日本小鎮生活,而魚津市正好非常適合我。」

我大學時讀日文系,那時心中覺得沒有來日本走一趟,好像蠻可惜的,隨著打工度假的年齡限期將至,再加上在台灣的工作遇到一些瓶頸,便萌生了來到日本的念頭。

我在台灣做的是進出口貿易的業務,我並不排斥那個工作,但是,在公司中和業務無關、所謂的「雜務」很多,總是搞到很晚才下班,而我是很需要自己時間的人⋯⋯,於是我想著,不妨申請打工度假簽證,給自己一點轉變吧!

那時,我已經通過了日檢 N1。在眾多拿到打工度假簽證的人之中,擁有 N1 程度的並不多,所以,透過派遣公司找尋日本這邊工作的時候,我也更可以好好地思考我的選擇:當時我的思考是,想要找一個非都會區的小鎮,不會有太多台灣人,平常都只能用日文的地方,這樣子我的日文才會進步;此外,我也想找一個還沒吸引太多注意,但是有特色等著人發現的小鎮。

魚津市這個地方,正是我想要的。

大家都是熟面孔,滿滿人情味的美麗小鎮

魚津市在日本北陸,富山縣的東部。西臨日本重要漁場、近年有「世界最美海灣」之稱的富山灣;東面 3,000 公尺級的「日本阿爾卑斯」山脈。

這裡是一個非常純樸、友善的小鎮。來到這裡不久之後,常常我在路上走一走,就會遇到認識的人,彼此問候閒聊;有一次我忘了帶傘,一位不認識的阿姨看到我,就大老遠地奔跑過來,撐著傘說:「至少在等紅綠燈的時候,我們可以一起撐著傘。」頓時,一股暖流從心中流過,有種回到家鄉台灣的感覺。 這樣的人情味,也反映在其他地方:例如這裡的水族館館長人很好、很幽默,是我在這裡最好的朋友之一。

魚津水族館號稱是日本最老的水族館,它雖然規模小,卻呈現整個立山到富山灣的豐富生態──為了重現平地田裡的生態,水族館裡面甚至種了一塊田,秋天時還會收割。我一直很喜歡水族館,看到魚津這裡的水族館這麼有意思,很用心在經營,讓我很是開心。 

週末我會騎騎腳踏車、去圖書館,或跟朋友一起出遊。我印象很深刻,之前夏天的時候,我一個澳洲混血兒朋友從飯山市過來,我就跟她一起跑到觀測點去看「海市蜃樓」(蜃気楼)──魚津這裏春夏之際的海市蜃樓「虛像在上」,看到建築們彷彿飄浮在空中,旁邊又有好友相伴,特別覺得興奮又震撼!

漁津市的「蜃気楼」

外國人竟然也能進入公家單位?市役所工商觀光課的工作

前面的敘述看似十分「悠閒」,但其實剛來到這裡打工度假的時候,每天都過得蠻緊繃的:因為來到全新未知的環境,我日文也還沒有講得很好,更常聽說日本人很「嚴謹、一板一眼」,所以非常害怕做錯事情。

但是,我的擔憂很快被這裏的市長、主管、同事們化解:魚津市長直接和我見面,給我鼓勵;我的上司也帶著我,一一到市公所裡的所有課長級長官,介紹我讓他們認識,一步一步地帶我去適應、熟悉工作環境。

後來漸漸熟悉工作內容、流程後,也就愈來愈得心應手。我現在負責跟台灣有關的宣傳事務,如安排、接待媒體參訪團等等;此外也會出差台灣的旅展;更新或翻譯魚津觀光的對外內容;還有管理魚津市的粉專

魚津吉祥物

這個粉專的「藍色吉祥物」,正是魚津的吉祥物,也就是我旁邊的這隻。他叫做ミラたん(Miratan)。外型可以看得出來,頭是「海市蜃樓」——下方藍色的臉代表海水,上面淺藍的部分就是虛像,而頭部右上的三角錐則是代表「埋沒林博物館」的地標建築。

埋沒林博物館」十分值得一提:我在工作時常帶台灣媒體團(Blogger、雜誌等)參訪魚津景點,埋沒林博物館就是其中我會特別介紹的──它是2,000年前因海平面上升,而被直接埋沒的原生林。由於樹枝盤根錯節的詭異景象,它曾被日本人票選為「最恐怖的博物館」之一。埋沒林帶來的氣氛的確有點陰森,但在視覺震撼之外,館裡面也能學到很多地形變化、自然知識。

埋没林博物館

除了這些工作上的任務,在市役所工作這一年多來,印象最深刻的是,今年 2月 3 日上映,榮獲多項國際影展肯定的電影《羊之木》(錦戶亮主演)整個劇組來我們魚津拍攝,而因為錦戶亮演的是市役所職員,所以整個劇組就拉到魚津市役所裡面拍電影。我也因此第一次看到整個電影的拍攝過程,覺得真是太酷了!(我也擔任了劇中的臨時演員,就是那種走過去的背景角色,雖然最後戲份還是被剪掉了⋯⋯哈哈!) 

雖然推廣魚津很困難,但也有感動的時刻

現在覺得工作上最困難的事情,就是如何把魚津的魅力進一步推廣出去。雖然台灣人很喜歡日本,但是其實仍大多集中在比較知名的大城市和景點,也蠻重視季節的特色變化跟旅遊的看點,例如秋天就要有楓葉、銀杏;春天就要有櫻花等等──所以魚津這樣一個小地方,要如何發展更吸引人的特色,是我每天都在想的事情。 

但是,在這努力的過程中,有時也會很感動:像是去年遇到一個旅人,因為看了我的發文,真的就特別從台灣來看我們的祭典 たてもん。這個祭典很有意思:我們會在晚上旋轉這個三角形的 たてもん(Tatemon),旋轉之際,象徵將船上滿載的供品送到神明那裡,請祂保佑我們出海平安。那天晚上我也是首度來到現場,一方面很感動我發的內容真的有人看,另一方面也被旋轉的 たてもん 所震撼了!

たてもん祭典

從有點沒自信,轉變為勇於嘗試各種新事物

在台灣的我,其實是一個沒有辦法,像現在這樣跟陌生人侃侃而談、講這麼多話的人。我有點內向,甚至很沒自信。

但是來到魚津之後,對我來說是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反正這裏沒有什麼人認識我,包袱很少,我就讓自己完全放空、從零開始。心中也因此,充滿了「什麼失敗都不害怕」的勇氣,嘗試了很多新的事物。 

去年六月,打工度假簽證要到期之前,市役所的長官問我:「要不要拿正式工作簽證,繼續一起做下去?」

其實一開始聽到蠻驚訝的,不敢相信地方政府單位也能直接核發工作簽證給我一個外國人?但沒想到,在富山那裡已經有一個先例,也是公家的單位。所以,因為覺得自己還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也還有很多新的挑戰,就與市役所試著走流程申請看看了。

當聽到工作簽證核發下來時,心情還是蠻開心的。我想,自己可以在這個像家的地方繼續努力、接受挑戰,真是很棒的一件事。 

採訪後記:

與小花訪談後,我們將一起前往富山機場,迎接來自台灣的「媒體團」,她接下來的工作行程就是陪同記者們,一同體驗魚津市。在富山機場等待飛機抵達時,小花只是笑吟吟地聽著她日本人同事的對話,不時回個一兩句;而當媒體團走進大廳時,她卻彷彿換了一個人似地,臉依舊是笑吟吟地,但眼神散發著認真和積極、十分熱絡地迎上去和媒體團的朋友們聊了起來。

接著我們一夥人前往當地壽司店享用午餐,席間,小花也是一方面張羅著茶水、熱手巾等,一方面很熱情地跟大家講著話。例如她就介紹了現在我們吃的這樣一個壽司套餐,稱為「富山湾鮨」──嚴格規定必須使用富山灣的海鮮、富山縣的米,而且價格必須落在 2500 ─3500 日圓之間,這也是地方為了推廣觀光、同時避免旅客擔心價格的努力。

下午的一個行程是前往辻佛檀,讓媒體團的朋友體驗手作漆藝,他們先將圖案淺淺地烙印在杯子上,再用筆觸輕輕地漆上顏色。小花在旁作著翻譯與示範──雖然這早已經不是她第一次的漆藝體驗,但看得出來她仍舊樂在其中。

漆藝體驗成品

辻佛檀的職人店長後來還帶我們進去工作室,參觀他們另外在做的修復佛像工作,那一筆一刷細心地上色,不禁讓人肅然起敬!辻佛檀另外一項讓人驚嘆的作品是玻璃杯。只要將水注入,橫看或俯視將可以看到幽然發光的圖案,如櫻花或是魚津的海市蜃樓等。當想要小酌一杯時,倒酒進這個七彩琉璃杯之中,想必興致將會大增吧!

小花在魚津發現自己的熱情,轉變成散發著光芒的工作人

與小花分別之際,已近傍晚,我覺得她工作的認真態度卻像溫暖的冬日太陽,能夠把人照得心神激昂,想向她看齊,絲毫不會覺得冷。我想,她真的很熱愛她的工作,想把魚津的魅力推廣出去,所以才能夠從那個有點內向、沒自信的女孩,轉變成散發著光芒、認真的女人。 

看著小花的蛻變,不禁讓人覺得,魚津雖然只是個眾人眼中的「小地方」,卻也是個溫暖有人情味、對外來工作者展現包容、同時樂意給年輕人舞台、能夠讓人重新發現自己熱情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小花勇於在此勇於挑戰不熟悉的人事物,在異鄉的小鎮裡,找到一個更喜歡的自己。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富山縣魚津市役所重用台灣人才!在打工度假中蛻變成長的小花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ork Life in Japan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