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於自己,隨機應變!我的日本 9 年生涯──從遊戲業的「第一志願」SQUARE ENIX,到來自台灣的矽谷新創MoBagel

忠於自己,隨機應變!我的日本 9 年生涯──從遊戲業的「第一志願」SQUARE ENIX,到來自台灣的矽谷新創MoBagel

近年來,相較於在傳統、穩定的本土大型企業工作,挑戰海外職場,或加入新創企業,成為越來越多年輕工作者更樂於嘗試的不同選項。

若是能「兩者兼得」,加入派駐在海外(日本)的新創公司,該有多吸引人!然而是否存在這樣的機會?實際上的工作型態與挑戰,又是什麼樣子呢?

我們這次訪問的對象 Joyce,正是上述「兩者兼得」的例子──她來自台灣,目前是總部位於矽谷的知名新創公司 MoBagel 行動貝果的日本區 Key Account Manager 。本身派駐在日本,負責事業開發的業務工作。

這次的專訪,Joyce將以第一人稱的方式,與我們分享她至今已超過 9 年的日本生涯,也帶我們一窺 MoBagel 在日本拓展業務的現況:

「熱愛動漫遊戲(ACG),人生就是要到日本居住!」

我已經在日本生活超過 9 年了──大學 4 年、研究所 2 年,再加上工作 3 年多。

原本,我只是一個台灣的普通高中生,有天家人卻突然對我說,隔天要到學校幫我辦理休學。原來,因為一些私人的因素,家人計劃讓我到美國唸書──父母突如其來的決定,因此開始我人生新的扉頁。

我在美國念高中,準備申請大學時,由於從小即熱愛動漫作品,深知自己非常嚮往在無數經典動漫作品的發源地日本生活,正好當時日本開始了 G30 計畫,包括早稻田大學在內,許多日本大學新開的大學學程,不需要日文也能進修,我就義無反顧地送出申請。

後來如願合格進入早大,日本的生活順利展開。我在早稻田就讀國際教養學部,大學期間也到法國交換學生一年,研究所再回到早稻田,專攻亞洲太平洋研究。

常有人問我,當初為什麼不留在美國?坦白說,除了對動漫的熱情之外,當時剛從台灣到美國,人際關係需要重新拿捏距離,對此我一直很不擅長,所以總覺得和當地文化格格不入。

但來到日本,雖不能說日本文化較容易融入,但或許是有了美國的經驗,這次到日本,已經先做好心理準備去適應、調整。人在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比較不會覺得受到傷害。因此若再讓我回到美國,因為已經受過日本的洗禮,人際關係的掌握或許不再是問題;又或者人生重來一次,讓我先到日本再去美國,我對美國的感覺也或許會截然不同。

「在石頭上也要待三年」的第一份工作──史克威爾・艾尼克斯(SQUARE ENIX)

人在異鄉,很容易隨波逐流。當日本同學都在找工作時,我也跟著找,但當時心裡其實不太清楚,自己非得在日本工作的理由。

不過當時心想用「日本式」的求職方式 (投 100 間公司的履歷)沒什麼意義,所以只投幾間自己真正有興趣的公司。當時心想如果都沒有順利錄取,就乾脆打包回台灣。

我本來就很喜歡動漫和遊戲,所以就往這方面去投履歷,當時很幸運地進了自己的第一志願──史克威爾・艾尼克斯(SQUARE ENIX),這家以製作太空戰士(Final Fantasy)系列、勇者鬥惡龍(Dragon Quest)系列等遊戲而聞名的日本遊戲公司。

史克威爾・艾尼克斯公司的知名作品:太空戰士(Final Fantasy)系列。圖/flickr@wishcarole CC BY 2.0


進了史克威爾的第一年,我就被派到它的線上遊戲部門,擔任 PM 的職位。當時真的十分興奮。

但可惜的是,我的表現卻不如預期──由於我負責的線上遊戲當時已經上線 7 年,我以新人之姿進去,一直無法跟上整個團隊的步調。很現實地,第二年就被派到總務部門。

在總務部門的工作其實很有趣。原本在遊戲部門,就是專心地作遊戲,很少知道其他部門在作什麼;但總務部門和每個部門都有接觸,可以了解公司整體的運作,也能認識很多人、學習到遊戲製作以外的技能,我也就這樣,在總務部門又待了兩年。

只是人在總務部門,也難免會擔心,如果在職涯初期就一直從事總務的工作,可能未來就會朝此方向發展──尤其在亞洲,大部分的人或公司,還是會將總務的工作看得比較低,未來若想要嘗試其他工作,這樣的經驗,或許不會是太大的幫助。

恰巧當時我在史克威爾・艾尼克斯待了三年。日本有句俗諺「在石頭上也要待三年」(石の上にも三年,意思是再不滿意的工作,也要待滿三年磨練自己),既然三年已經到了,我就毅然決然地辭職,找尋新方向。

因幫忙打工翻譯結緣,變身新創企業的日本 Key Account Manager

辭職前,我並沒有嘗試先尋找其他工作,離職後剛好有朋友家可以讓我借住一個月,那時心想在日本先找找有沒有其他工作,如果找不到的話,就回台灣。

至於怎麼找到 MoBagel 的工作?這要回溯到大學時代──我曾經在東京電玩展幫忙打工當翻譯,因而認識了現在的老闆,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鍾哲民

在那時,偶然看到他在臉書說要來東京談生意,所以跟他打聲招呼,也在東京一起見面,得知 MoBagel 正在轉型,要到日本來參展,他問我要不要去幫忙,我於是又幫忙打了一次工。

當時另一位共同創辦人也有來到日本,聊天時他們告訴我, MoBagel 接下來希望拓展日本市場,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加入,我就這樣一頭栽入了新創的世界。

其實當時我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進入一家新創公司,直到現在,都對自己在 MoBagel 工作這件事情感到很神奇。

專注於開發日本市場的「CHANNEL PARTNER」

雖然擔任日本區 Key Account Manager,但我剛開始進 MoBagel 時也兼任 PM(Project Manager),專門負責簽約客戶的專案。專案結束之後,我又馬上開始參加 Orange Fab Asia 秋季新創加速計劃,在計劃結束之後,才開始專注事業開發的工作。

在這段期間,我四處拜訪客人介紹 MoBagel 的解決方案,尋找合作的機會。

例如在 Orange Fab Asia 的加速計劃期間,除了每兩三個禮拜跟 mentor 見面,了解產品的缺點或可以改進的地方,Orange Fab Asia也 會介紹很多相關的企業給我們──不一定是客戶,也可能是能夠連結的合作夥伴。我的工作就是拜訪客戶,向他們介紹 MoBagel 的解決方案,看是否有潛在合作機會。

而我們在日本的企業投資人,例如 CyberAgent,也會介紹我們一些客戶,而我就要負責去向這些客戶提案。

目前我們主要的合作對象是日本通信與軟體業巨頭──軟體銀行(Softbank。能夠與軟銀牽上線,其實是因為之前我們參加了 Softbank 舉辦的 Open Innovation 競賽,是全球最後的 8 隊優勝之一。

而與其說 Softbank 是我們的客戶,其實更像是合作夥伴──Softbank 的客戶會提出他們的需求,而 Softbank 再針對客戶的需要,找到提出能提供適合解決方案的公司,如果客戶的需求和資料相關,就會介紹 MoBagel,或者是和我們一起合作、開發,包裝出一個完整的解決方案給客戶。

因為 MoBagel 提供的是資料分析的解決方案,且技術含量比較高,因而業務多是 B2B (而且是對這個技術,已經有某種程度理解的企業),不會是 B2C。在我的工作上,主要也會專注在找像是 Softbank 這樣的通路(channel partner),而不是單一的企業客戶。

也因此,某種程度我的工作性質,比起單純的開發新事業(business development)來說、其實會更像是這些通路夥伴的「客戶管理」(key account management)。

新創公司「Mobagel」和老牌企業「史克威爾・艾尼克斯」的不同

我覺得新創公司跟老牌企業最大的不同,在於有沒有「SOP」,因為這個差異,會讓兩種公司變得很不一樣。

以老牌公司,像史克威爾.艾尼克斯來說,就算是開發一個全新的遊戲,你還是會知道要如何按部就班地做出來──只是需要決定要做什麼樣新的內容、或是什麼樣新型態的遊戲,但是整體流程、每個步驟與需要時程,都非常清楚明確。

新創公司卻不是這樣。新創公司通常是「為了解決一個問題,而成立的公司」。在成立過程中,會有很多搖擺,當客戶反應各種預期之外的問題,公司產品的走向也會連帶受到影響──有些大到需要改變公司整體走向,有些則是對產品開發的影響。

作為新創公司,隨時都要思考自己在市場上的定位,跟未來發展的方向──而這種事的頻率,大概是每 3 到 4 天就會發生一次。

在新創公司,幾乎每個星期,成員都需要一起思考接下來眼前的岔路該選擇哪一條。不像是老牌公司,每次制定 5 年或 10 年的長期計劃,等到階段性的計畫完成後,才可能針對結果討論一下,公司是否應該轉換經營的方向。

而且 MoBagel 目前的業務,跟人工智能( AI )領域高度相關──這個領域的變動很快,因此我們經常要去了解市場上的變化,了解我們的方向是否正確,也會害怕產品會消失在眾多解決方案的洪流之中。

沒有前輩指導,但可以「勇敢犯錯」的新創企業

然而在新創公司工作的好處是,因為變動很快,每個人都處於不斷學習的狀態,而且是整個團隊一起學習,所以你可以勇敢犯錯。

這裡的夥伴不會因為你打錯了一通電話,或跑的程式有 Bug 而責怪你;也不會因此覺得你的表現不好──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學習的過程。而犯錯這件事每天都在發生,重要的是有沒有從這些錯誤中學習。

以我來說,我在加入 MoBagel 前,其實沒有任何事業開發的經驗,所以內心常感到不安。而新創公司也不像在大公司,會派一個前輩教我,但願意讓我作任何的嘗試,只要我認為我做得到,或是認為對公司可能有幫助的事物,公司都不會阻止,反而是盡全力支援──允許每種方法都試試看,再針對嘗試後的心得與問題,檢討與調整。

新創公司最特別的地方就是限制少,團隊成員有很大的發揮空間,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找出適合自己的做事方式。當然「適時的」聽聽別人的建議,也是非常重要的(笑)。

下一站:歐洲?

整體來說,我覺得很幸運自己能夠進入 MoBagel,不只是在字面上的認識「新創」這個單詞,還真真切切地體驗了隨時會「心臟病發」的新創環境。

你會見到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雖然這些想法不一定會成為一個成功的商業模式,但是這些思考方式總是令人耳目一新;你會看到一群人,用心解決一些他們想要解決(但周遭或許覺得不痛不癢)的問題;你每天都被一群很有夢想的人圍繞。

這些異想天開的追求、思考甚至是妄想,是在傳統企業比較沒有辦法看到的,尤其在日本,很大一部分的人都只想追求安穩。

這沒有好或是不好,完全是取決在你想要什麼樣的職涯、生活。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如果你期待的是比較安穩的工作型態,或沒有辦法跟得上那些「很有夢想」的人的腳步,那或許你也比較適合在大企業工作,此外在大企業裡,也還是有機會嘗試內部創新。

以工作環境來說,接下來若有機會,我會想找機會到歐洲看看。我體驗過日本的職場,想再大膽嘗試不一樣的環境。

不過其實我一向很討厭被問到有關「職涯規劃」的問題──因為老實說我是一個沒有計劃的人,也不想對未來太過設限。

到日本新創工作的一體兩面

關於是否應該在日本的新創工作,我的看法會是:

如果是帶著「體驗日本工作環境」的想法,或許日本本地的新創,並非一個好選擇──因為在日本新創很容易碰上一群標新立異,「和一般日本人不一樣的日本人」,可能無法充分滿足你體驗「真正日本職場文化」的期待。但當然,「日本(傳統)企業」的職場文化,也有非常多需要適應的挑戰存在。

但如果你想要尋求為台灣新創,開發日本市場的工作機會,我覺得台灣(或者任何國家的)新創來日本,都需要能夠在地化的人才,這或許是來日本職涯發展一個不錯的契機。

若要給想來日本(或海外)工作的人一些建議,我認為很多事情其實都是一體兩面,不一定要以絕對的「好壞」來論定。一個人到了新的地方,可能會遇到喜歡的東西,也可能會遇到意料之外的挫折──好壞沒有絕對標準,只要將心態調整好,哪裡都是你的舞台。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計畫跟不上變化,隨機應變才是王道!MOBAGEL 行動貝果日本區 KEY ACCOUNT MANAGER JOYCE》,並與 Japan Insider 共同發表。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ORKLIFE IN JAPAN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