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熱帶的台灣小子,追滑雪的夢──代表台灣,挑戰冬奧「滑雪板特技」的文彥博

Work Life in Japan

2017/11/26

圖片

你知道全世界的滑雪板,約有 60% 是在台灣,或是由海外台商製造的嗎?

你知道位於亞熱帶的台灣,也有努力挑戰冬季奧運,專業的滑雪板特技選手嗎?

這次我們到了長野縣,專訪一位正在積極挑戰他人口中「不可能」的夢想者──他是來自台灣的滑雪選手 Perry 文彥博

從 17 歲時第一次踩進雪場,就深深愛上滑雪板(snowboarding)這項運動後,他靠著自己打工賺錢,考滑雪教練執照、拉贊助參加國際比賽。 2014 年與冬季奧運失之交臂後,目前他在日本的長野縣,為著 2018 年冬季奧運賽受訓,同時也經營去年(2016)剛開幕的滑雪學苑「野雪塾」。

「snowboarding 是一種 lifestyle,它教了我怎麼樣非常非常專注、專心地做一件事情。」文彥博説。

以下以第一人稱的方式,分享這位夢想者的成長點滴:

移民智利開始滑雪夢

小時候因為母親工作的關係常常搬家,最先從台北轉學至高雄,後來又到香港及中國珠海各住了一年。在 2002 我唸高二那一年,我們再次舉家遷移,落腳在搭機至少要 36 小時遠的智利。

剛到智利的第一個冬天,高中同學的滑雪邀約,點燃了我以前的「滑板魂」──雪上的滑板運動,讓我深深地著迷。本來還不大會說西班牙語的我,也透過滑雪板這項運動,很快地打入當地同學的圈子。

當時想盡各種辦法「找雪滑」,因為要省錢,每逢週末時都跟朋友站在雪場的門口等待,向那些一早來滑雪,準備提早離開的人索取入場券,滑到滑雪場閉店為止。上了大學,大學主任感受到我對滑雪的熱情,便破例讓我用滑雪來抵學校的體育學分。所以後來每到週四,我都可以光明正大地在滑雪場上一整天的「體育課」。

但其實滑雪真的是蠻花錢的,為了能繼續這項熱愛的運動,我決定在智利考取滑雪教練執照,希望滑雪可以成為我未來的工作──為了支付考證照及生活所需的費用,當時我邊打工做隨行口譯員──還記得有幾次幫忙從台灣來的海產貿易商,在智利南方天寒地凍的港口,討價還價收購帝王蟹。

後來,終於拿到了滑雪教練的執照,便開始飛到世界各地教滑雪,在 07 年又回到了智利。

08 年我飛到中國,在台商的雪板代工廠裡實習,幫忙作雪板的測試。也是從這個時候,我正式開始了滑雪選手的生涯。

經過當時廠商的介紹,與台灣的滑雪協會有了接觸,甚至經人引薦之下,代表台灣在 09 年參加哈爾濱冬季世大運。記得當時代表中華台北隊出賽,一進場的歡呼聲,讓我覺得:「也許我愛的滑雪運動,也能幫助台灣在不同的舞台被世界看見!」

曾經放棄,卻又重回雪場,走向奧運之路

世大運的比賽結束,中國的實習也告一段落,自己雖然還是熱愛滑雪板運動,卻仍先回到智利、休了學,進了一家在智利北部的貿易商工作。

這是服膺智利當地華人社群對二、三代小孩的期待:先到一家貿易商或企業工作,到 30 歲左右,回家幫忙家裡的事業或是創業──通常是把亞洲的商品拿到智利賣;或是把智利的特產賣到亞洲,賺夠錢了就退休、享受南美悠閒的生活。

但在 2011 年底,滑雪界有一個很大的消息──滑雪板運動被納入 2014 年的奧運項目。當時知道這個消息時,我坐在辦公室裡面,每一天都無法克制地想:「如果我去試試看,會怎麼樣?」

後來,我終於下定決心,跟公司的老闆談,自己實在無法割捨這個夢想。好在老闆也支持我的決定,3 個月後我就把工作辭掉,開始準備參加奧運比賽的路。

那時候我其實已經離開滑雪界 2 年了,接下來要重新訓練,遇到第一個問題又是經費

2012 年,我用自己存下的 1 萬美元到美國訓練,但才剛開始的第二周就不幸受傷,光醫療費就花了我 9 千美元。當時其實很慌──錢沒了,工作也辭掉了。

我於是開始到處找人幫忙,後來找到了當時南美洲的台商會葉會長,他讓我飛到澳洲的台商總會,而且在最後一天的會議上,臨時提議讓我講 5 分鐘的話。

當時,我完全不抱希望與期待,只是誠懇地把自己想為台灣出賽奧運滑雪項目的想法說出來。很幸運的是,台商總會主席的兒子剛好就在加拿大當滑雪教練,我的夢想感動了大家,當時在場的每個人就這樣每人幾百、幾千美元地捐獻,出錢讓我再次走上滑雪之路。對於這樣的情誼,我永遠感謝。

可惜半路出家的我,程度還是不夠,雖然偶有佳作,但後來離奧運的最後資格賽差了 1.5 的積分,仍沒有辦法代表家鄉參加奧運。

但是我已經不再放棄,2018 年我要再讓自己挑戰一次,而且我覺得這次自己在經驗、體能、技術以及心態上都比之前好。 

未來幾年,滑雪運動的舞台在亞洲、在日本

第一次來日本,是剛拿到滑雪執照時──拿到執照後,我申請了美國、法國、中國、日本的教練工作,也許是因為語言的優勢,投出的申請幾乎都有被接受,但我最後還是選擇到北海道。

一方面覺得很久沒有回來亞洲,另一方面日本的雪況是全球出名的好,而且在澳洲人占絕大多數的二世古 NISEKO(北海道),基本上用英文就可以通了。

後來因為訓練的關係大多在日本與紐西蘭、智利多地來回,尤其是每年秋季都會在日本長野的小布施受訓,也認識了現在培訓我的教練佐藤。同時也開始與台灣的旅行社接洽合作,在 2016 年開始,與友人一同創辦滑雪學苑「野雪塾」。

我認為,近幾年滑雪界的趨勢,全世界滑雪的舞台將會在亞洲:

下一屆的 2018 年冬季奧運,將在韓國舉行;2022 年的冬奧則在北京。此外 2020 年在東京,也將舉辦夏季奧運──三屆運動的最高殿堂賽事,皆在亞洲舉行。

所以未來這幾年,我想 snowboard 的運動,會在亞洲地區受到更多的歡迎。尤其是中國,目前中國只有 1000 萬的滑雪人口,對岸習先生則期望在 2022 年時讓這個人口達到 3 億。

而雖然中國有人口,但是他們欠缺好的「雪」──這卻是日本最得天獨厚的條件。日本的雪況很穩定,且與中國、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距離近,吃住習慣也較為相似,所以日本接下來的滑雪市場相信會有很好的成長,中文滑雪的需求也會越來越多。

培養未來的滑雪選手、教練

現在我,除了期許自己身為一位滑雪選手,更是一個滑雪職人。除了準備明年 7 月在南半球參賽,用選手身份代表台灣,讓更多人看到滑雪板運動以外,更積極地籌劃一系列的滑雪板教學影片、紀錄片等影音資料,來達到更好的宣傳效果。

希望自己的經驗,也可以分享給更多對以滑雪為職業有興趣的人,有路可尋。並培養更多的滑雪教練,為滑雪推廣盡一份心力。

未來,我也想要將更多心思,放在高階滑雪指導上面:雖然台灣目前還沒有許多這樣的需求,但這是我的專業,也是我的興趣。能為家鄉培養出更多的選手與職人,是我的願望。

現在時常在想,如何能讓更多人認識滑雪、愛上滑雪,進而認同滑雪職人們的專業。我發現,單單一直去 promote 滑雪有多刺激好玩,日本溫泉旅館有多讚,東西有多好吃,哪裡一定要去打個卡⋯⋯之類的事,是完全不夠的。我想做的,是提供給每一位有機會來接觸滑雪的人高品質的教學服務,讓越來越多人實際體驗後,真正學會、並認識滑雪這件美好的事。

另外,我也希望自己可以變成培訓滑雪教練的人,而且成為國際認證的考試官。因為台灣過去很缺乏滑雪教練,如果今天我有辦法很有效率地去培訓滑雪教練的話,未來就可以建立起一個系統,一來讓喜歡滑雪的人可以有更多經濟的來源,再來這些滑雪教練在從事他們喜歡的事情同時,也能像種子一樣,能把滑雪運動再宣傳推廣出去。

或許大家對「滑雪教練」的印象,都仍覺得「不過是個打工性質的工作」,但其實不然:在西方的觀念中,滑雪教練應該是 full-time 的。滑雪教練們在北半球的冬天教學完畢後,夏天還可以到南半球繼續滑雪教學,或是進行衝浪、划水、健身等的專業體育教學。而國際認證的滑雪教練可以讓你到全世界去看,認識更多不一樣的地方。我自己便是如此──能到全世界的這麼多地方,就是因為我擁有滑雪這項技能。 

幸好當時沒放棄自己所愛

在我的滑雪之路中,其實我不斷地跌倒,更有太多事情,讓自己萌生想要放棄這條路的念頭。現在往回看,總覺得還好當時沒有放棄。

雖然坦白講,以一個選手的能力來說,我並沒有達到一個世界頂端的 level,但是這一路上所累積,對滑雪的知識、接觸的人脈、看過的世界,以及很多對社會、文化、品牌、經營的實際理解與體會,要不是當初做下這個決定,這些都是我用錢都買不來的經驗。

「有了夢想,然後呢? 」

" Twenty years from now you will be more disappointed by the things that you didn't do than by the ones you did do. So throw off the bowlines. Sail away from the safe harbor. Catch the trade winds in your sails. Explore. Dream. Discover. " – Mark Twain.
「大膽追夢」、「走出舒適圈」這些話,其實大家都知道,但是真正做了之後,可能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容易──有了夢想之後,「決心」、「堅持」真的無比重要。
大家都有夢想,但更重要的,是下一步要怎麼去做?每一個人的夢想不同,環境背景也不同,所以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答案,唯有「堅持」是共通的──當別人都覺得你很笨很傻、覺得為什麼你要這樣做的時候,還能排除萬難堅持下去的話,才有機會邁向最後的成功。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亞熱帶的小孩 追滑雪的夢 冬季奧運「滑雪板特技」項目的台灣代表選手 PERRY〉。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文彥博 提供

《關聯閱讀》
在斯洛維尼亞的華麗冒險,整座雪山只有我們7個「阿兜仔」
還好有開口搭訕當地人,讓我開啟維也納雪橇歷險記

《作品推薦》
背床出門的攝影師──他用一把橡膠槌子,敲出日本就職、創業路
38歲,我轉職到了Google Japan──「老菜鳥」Noogler的面試經驗談

Work Life in Japan

一群在日本生活的國際工作者,主要以不同類型的訪談來解析日本社會、提供世界中的另一種思維,內容著重於日本的職涯發展、商業文化、市場趨勢、企業管理,也談一些日本的創業和生活風格。
網站:WORKLIFE IN JAPAN
臉書專頁:Worklife in Japan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