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床出門的攝影師──他用一把橡膠槌子,敲出日本就職、創業路

背床出門的攝影師──他用一把橡膠槌子,敲出日本就職、創業路


文:Sandy Su、Wanson Chau
攝影:Wanson Chau


作者前言: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但不努力嘗試過,就別說是因自己的命運比不上別人──這是我最近看見的一個真實案例,覺得故事主角的心路歷程和奮鬥精神,值得大家參考:

這是一位曾經徘徊在山手線上,因憂鬱絕望甚至打算結束生命的人,浴火重生的真實案例。

他叫大鑫,來自台北。

抽到了日本打工度假,決定來日本實現一個攝影師的夢──他不會日文,英文也不好。

來日本的這段時間,大鑫從滿懷欣喜期待,到失望、絕望──來日本卻不會日文、沒有周詳計畫,真的太天真了──他慢慢把存款給用光,沒錢繳房租、沒錢吃飯,到最後靠著朋友接濟,有一天沒一天地墮落下去。

兩個月的泡麵日子──列車月台上的回頭

長期屬於失意的狀態下,生存意識越來越薄弱。

「我『墮落時期』的每一天,靠的是朋友跨海寄來的泡麵過活,當時的我真的是『走在山手線上的邊緣』,甚至想過要一躍而下地解決一切,逃避這種淪落到有家歸不得的感覺。」

其實大可以先摸摸鼻子回台灣,重新準備好再來。但大鑫當時卻陷入逃避的情緒中,一方面不想面對尋找工作上的挫折;二方面也無法面對回台灣後,可能會被大家笑話「在日本混不下去」的恥辱。

「但當電車快速地進入月台的瞬間,我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你的人生難道就這樣嗎?」他回憶。

大鑫在瞬間領悟到,自己的憂鬱和害怕,都源自於「想逃避」。電車切風一掃而過時,他忽然明白自己其實已經掌握了別人不一定擁有的日本打工度假機會,人生更並非只有如此狹小的可能性。

他靜下來後坐在月台邊告訴自己:「既然我還沒有爬過所有蛛網,就代表我還有翻身的機會。」他在最後一刻,將自己比喻為蜘蛛──蜘蛛網相較於蜘蛛本身是如此之大,若只守住其中一方角落,並讓自己陷入負面的思考,又如何有生存的機會?

從逃避人生,到決心背水一戰──他領悟到機會絕不會從天而降,而必須靠自己更努力爭取。

掃街式的尋找生存機會

大鑫於是回家打開電腦,掃著一條一條徵人的信息──他看見在大阪有攝影師需求,為求溫飽照樣從東京趕到大阪,扣掉車資後微薄的收入,他甘之如飴;偶而有臉書上有朋友請他拍攝,他也來者不拒,客氣開出友情價,儘管可能是個不划算的生意,但他憑著自己擁有的技術用心做出作品,也漸漸獲得肯定。

他不放棄任何機會,作品在臉書等社群媒體上慢慢傳開後,他又接了幾個拍攝案件,逐漸熬過挨餓的日子。

「欸?你腰痛嗎?」

在一次拍攝案件中偶然的因緣,改變了大鑫在日本的際遇:

廠商邀請的模特兒因為腰痛的關係,大鑫就善意地推薦自己,主動幫模特兒提供整脊服務。在台灣已擁有整脊執照的大鑫,萬萬沒想到自己這一個動作,卻一夕之間在網路傳開來,「有執照會整脊的攝影師?」大家陸陸續續開始詢問。

朋友互相走告,口碑漸漸傳開後,竟讓他由東京的自由攝影師,搖身一變換上了護理服。(編按:推拿(整體)與脊椎矯正(整脊)在日本屬於「民俗療法」,於日本執業無須取得國家資格或證照。但從事針灸、骨科等醫療行為,須取得國家考試資格)他沒有加盟店家,當然更沒有營業場地,靠的只有雙手跟一支木柄橡膠鎚。

大鑫於是開始了背起整療床,挨家挨戶拜訪,到處租借場地,幫客人做整脊治療的「流浪整脊師」人生──他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慢慢累積了更多口碑,也在無形之中,吸引了許多貴人願意出手幫助。

2017 年 8 月,大鑫在日本東京的新大久保,開了自己生命中的第一家整骨院。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過,自己會走上的道路與成績。

在開幕的當天,他熱淚盈眶地感謝每一個人,並親手寫下一張張的卡片,給每一位曾經伸手幫助過他的人。

「當電車快速的進入月台的瞬間,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你的人生就這樣嗎?」

每個人能力不同,但重點還是你的態度

大鑫的故事,讓我有很深的感觸。一個人如果不能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他就更不可能對別人的事情負責。同樣地,公司的主管及老闆們,也一定想要聘請對公司負責的員工。

這是我想提醒明明語言無障礙、能力也有,卻常常在網路上抱怨人生、抱怨職場、對所有事物總是用負面態度看待,充滿各種抱怨的朋友們說的。

整骨院開幕的那天,我坐在角落觀察著。其實大鑫大可不必手寫一張張的卡片,感謝每一個人,但是他貫徹了負責的態度,他說:「如果沒有抱著必死的決心,就不會有重生的機會,感謝大家讓我重生。」

這讓我連想到《翻轉幸福》這部電影:「一位單親媽媽辛苦獨立撫養自己的子女,她沒有雄厚的資產、也沒有傲人的學歷或工作經驗,但她靠著自己的巧思,打造了全世界第一支魔術拖把,而這個發明不僅開啟了她的創業之路,並成為頂尖的商業鉅子。她對自己的未來絕不聽天由命,她要靠著自己的雙手來翻轉自己的幸福人生。」

大鑫與電影主角相同,沒有傲人的學歷,他不會日文也不會英文,但他最後仍靠著認真的態度,在日本靠著一支木柄橡膠槌子,翻轉了自己的人生。

正在打工度假的你,正在當正社員的你,正在找工作的你,或許可以選擇平淡安穩地過日子,或許你總是喜歡邊抱怨邊得過且過──

或許,你也可以重新檢視自己的態度,或許有一天,此刻態度的轉變,將給自己帶來人生或職場上的奇蹟。

後記:關於日本打工、求職,身為人資的經驗談

好不容易拿到海外就職入場券的你,是否不自覺地成為「思想的巨人,行動的侏儒?」

當「在日本打工、求職」因簽證條件放寬,日漸成為潮流的同時,很多人會在出發前後,在網路上收集各式資料,並在不同的社交網路平台,詢問前輩的經驗或網友的意見。

最近觀察到,若出現條件相對較不具優勢者的提問如:「我日文只有 N5,我可以做什麼工作?」等,網友的回答普遍就是:「如果你不嫌棄辛苦,居酒屋,飯店或是洗碗、工廠、免稅店⋯⋯」或甚至直接先把對方教訓一頓。

接下來的狀況,則多是「老鳥們」在回文中,自顧自地開始抱怨自己在服務業或日本公司,工作背後的「血汗情節」、「職場霸凌」,最後得出一個:「我看來還是不適合日本,台灣才是屬於我該待的家,要不是如何如何,這種國家我才不屑呢!」的結論,然後互相:「辛苦了,好好加油」,草草結束了別人未完的問題。

網路資訊發達,但其實也造成了許多錯誤的資訊──在此想說的是,無論打工度假與就職的種種,態度就已經決定了你的第一步:

隨著海外人才不斷湧入,在日本的各式獵頭、人資與仲介,也都紛紛加入了爭奪人才的戰場。為了找尋適合的人才,在我長期擔任企業人資的經驗裡,一定會先如「教戰守則」般地詢問求職者們:「你來到日本的原因?你的求職動機是?你想達到甚麼目標?未來的人生規劃?」

也因為人資的工作,每天都在問相同的問題,所以很容易聽出面試者所言,是準備好的「標準答案」,還是真實的心聲。所謂「標準答案」就是「希望能夠發揮日文的語言技能,能在國際環境跟國際同事一起共事⋯⋯」云云。

標準答案未必不好,但人資想要聽見的,其實是你內心的聲音。

當我與同事們在聽到這些「標準答案」的時候,站在人資的角度,還是會從你回答的答案裡,找出你「對人生的態度」──因為這才是你「將為公司所帶來」的真正態度。

面試了很多的應徵者後,其中有許多例子,讓人覺得可惜:例如因為來到日本後,覺得自己「沒有日本人厲害」,思想變得十分負面──私下與他們聊聊的時候,發現很多人會說:「因為我不是名校畢業/公司不是大手公司(大型企業),所以要變成像誰誰誰一樣,根本很難⋯⋯」

但我內心更想說的是:「如果你都覺得自己不行了,又何必浪費時間踏出第一步呢?你真的把所有機會都嘗試過了嗎?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嘗試方法與態度呢?」

事實上,文章中所說的大鑫,絕對不是台灣人在日本成功翻身的少數案例:有人在打工度假期間到居酒屋工作,因為工作態度倍受肯定,老闆想盡辦法幫他申請工作簽證,讓他順利地留下來一起打拼;有人在辦公室工作,雖是小小的一個職務,但是盡心盡力的態度被上司看見,成功升職加薪⋯⋯。

雖然可能有人會馬上回:「居酒屋、辦公室?又怎樣?」;「我在大公司做再多,還是沒有被看見啊?」;「那個誰誰誰,只是幸運兒而已,我多強多強,還不是沒有被重視?」;「外國人就是⋯⋯」;「日本公司就是⋯⋯」;「外資就是⋯⋯」;「誰誰誰只是家裡有錢⋯⋯」;「誰誰誰就是深具奴性⋯⋯」

嘿,說不定,這正是你真正的障礙呢。

《關於作者》
Sandy Su (Sandy Su’s Recruitment Note)、Wanson Chau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背著床的攝影師,用槌子敲出海外就職路 ─ 國際人資筆記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ORKLIFE IN JAPAN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