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我在日本失業了──當不幸降臨,只能靠自己站起來的日子

Work Life in Japan

2017/10/02

圖片

作者前言:這一篇文章,是我在日本職場生活最真實的紀錄之一,也是我最難忘的一段回憶。文中沒有光鮮亮麗的成功學、美食指南或溫泉美景打卡──它是我痛苦外加血淋淋的經驗,以及精神力的淬鍊。

撰寫這篇文章,除了很實際地分享在日本遇到失業時,可以尋求的救濟管道外,也希望能鼓勵在各地打拼的遊子們,「天無絕人之路」──前提是你需要堅持比別人多努力一些,並且相信自己一定能跟別人不一樣。

回想起來真的很瞎,那一年夏天,我竟然在日本失業了。原本就不太輕鬆的海外生活,頓時陷入困境,不敢告訴在台灣的家人,在日本不敢出門參加聚會。我該回台灣?還是繼續留在日本?

眼看簽證到期的時間漸漸緊迫,伴隨著(本來就不多的)銀行存款越來越少,我到底該怎麼辦⋯⋯。

失業,成為「無職者」。這絕對是人生重大挫折中,排名很前面的幾個。當中唯一值得「慶幸」的一點是:這可不是每個人都會遭遇的經驗──有人因此一蹶不振,但也有人因此累積了人生底層的厚度,更加了解自己以及未來的計劃。

回想一下,你是不是大概有著這樣的經驗:一般人所謂的「短暫無職」,當中其實含有一點點幸福的味道,因為有可能是已經確定了下一份工作,但在前一份工作離職後,有著一段可以緩衝休息的日子。這段時間也許能夠頹廢地睡到自然醒,或是設計一個短暫的旅行,整理好心情,再進入下一個階段。

但身為「失業經驗者」,心情就完全不同了:能深刻體會到的,是與時間以及生活費賽跑的壓力,沒有工作、不知道未來在哪裡,甚至沒有人能提供你任何精神上的協助。而即便身心感受到極大的煎熬,還是得逼著自己調整心情到處參加說明會以及面試。

在那段失業的日子,我盡可能地把當下的心情記錄下來──雖然當時真的覺得,搞不好自己就會這樣離開日本了,但是心裡總還是覺得有些希望,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熬過去。當時想著,紀錄這段經歷,除了某種程度上是平復不安惶恐的心情之外,也提醒自己永遠不要忘記此刻的考驗,常保謙卑與盡力助人之心。

失業時,最重要的幾件事情當中,「錢」當然是排名第一位──在這篇文章中,除了節錄分享當時申請失業救助的故事之外,也順便整理一下如何好好利用日本政府的資源,讓自己在失業期間的生活不至於太辛苦太絕望,也許能成為邁向人生下一個階段的轉機。

以下這些是最真實的紀錄,絕對沒有美食、雞湯跟溫泉打卡,是痛苦外加血淋淋,以及精神力上的淬鍊故事:

之一.失業的第一天:心情不好

時間回到 2015 年的 7 月,這年夏天特別炎熱,學生都跑去放暑假,在日本工作的台灣朋友到處遊玩打卡,宿舍在整修空調以及外牆更新,天氣非常晴朗,是個適合出去旅遊的日子。

而我失業了。

我永遠記得,7 月 27 日,是我離職後第一個週一上班日,東京都照常伴隨著日出,開始活絡起來。我告訴自己,就算是失業了,也不能睡到自然醒,這是習慣以及原則問題。一樣早起,快速地晨間淋浴,吃了早餐,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申請失業救濟金。

這是一位在日本很久的朋友,告訴我的訊息:在日本就業賬面上的薪水(年收或月收)與實質上收到的薪水(手取り)差距很大的原因,在於日本公司會幫你保「健康保險」、「僱用保險」還有繳納「國民年金」等──

通常對外國人來說,在日本幹到退休,基本上機率是微乎其微,所以每個月被扣掉那麼多錢,在回國時通常是無法全額拿回來的。但其中僱用保險的用意之一,就是在退職期間,國家能夠從保費中支援你一段時間,以固定百分比的金額,當作失業找工作時的津貼。
 

對於這筆不多也不少的錢,我必須盡快去申請。

一樣穿了平時上班的樣子,確認申請失業救助金需要的文件以及印章,穿上皮鞋,背了背包,出門前不忘看看頭髮是否整齊。抬頭望了望天空,恩,這天太陽很大,但我不用趕電車,不用怕遲到,因為不用打卡了。

之二.正式感受到失業的那一瞬間:申請救助金

申請失業救助金的單位,是居住地隸屬的 ハローワーク (Hello Work)所在地──這是公家單位,有點類似市役所、鎮公所,負責協助處理一般勞動紛爭、保險支付、諮詢、失業救助、就職支援等等的活動。但由於公家單位確實在效率上不是說很到位,所以針對就職活動或轉職協助的部分,其實有很多其他的私人企業可以幫忙──他們的平台更大,服務更好,且成功率比這裡更大。

但我知道我的目的,只是向日本政府要(回我應得的)錢,就這樣而已。

我住在西東京市,必須前往位於三鷹市的單位,搭乘公車距離半小時的地方,因為身上黃金有限,便騎著腳踏車慢慢晃過去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使用日文辦嚴肅的事情,所以不是很擔心,但因為是第一次申請,所以我非常仔細聽了服務員的介紹,填寫表單,以及提出證件,接下來就是等待叫號碼。

在等待的過程中,我默默觀察周圍的人──基本上會坐在這裡的,幾乎百分之百確定是處於失業狀態的人。現場有著一種很低落、無助甚至絕望的氛圍:女生還會稍微化一下淡妝,擦一下指甲油,但男生就多隨便穿個襯衫、西裝褲,和平日職場中熨燙得筆直的全套西裝領帶,有很大的不同。當時很明顯感受到,在日本「有錢」跟「沒錢」的差異,甚至會直接影響到一個人顯露出來的外貌與神情。

我是在場唯一的外國人,基本上對我來說只要牙一咬回台灣,事情就結束了。但若我今天是生活在這垂直社會的日本,此刻的心情,應該會更加不一樣吧。

叫到我的號碼了!

負責我案件的,是一位年紀跟我差不多大的姐姐,她很有禮貌地起身自我介紹,跟我行了禮,坐下,停了一下,就問起我的狀況。

我把來日本之後就職,一直到為什麼要離開前一份工作,導致現在必須申請失業救助金的經過,很完整地告訴她。講完後,其實心情莫名地舒暢了些,接著她很仔細地告訴我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要注意的部分,繳納的文件等等。

從頭到尾,她都是面帶著傳統日式服務的笑容──這位姐姐,雖然我不認識妳,但是我真的很謝謝妳。

接著有另一位先生,協助我登錄 ハローワーク 的求職資源網站──基本上就是給日本人找工作的平台,有打工、派遣或是契約社員的職缺,登錄之後可以上網自己查詢,然後應徵,而單位會協助咨詢等工作。

但我看了一下,大概都不太適合外國人的適性,所以我只是登錄應付了事,隨便看看就關掉了。但可以感受到的是,雖說是公務員,但是他們對我們這些失業者都很客氣──僅管眼神中傳遞著一種同情的感覺。

接下來還必須聽兩次講習,一次文件整理,我的就職條件,可以從 2015 年 11 月底開始領失業津貼連續三個月,若找到新工作開始就職,就會停止津貼補助。我的立場,當然希望快點有新工作,誰都不願意為了失業救助金,而故意不找工作的吧?

下午辦完事情走出那棟大樓,原本刺眼的太陽天,斜下了一片暖暖的夕照,踩踏著這似乎彌漫著悠哉,卻又夾雜一點不安的空氣。

失業了。但我告訴自己,兩年前的我還無法用日文辦事情,流暢地傳達我的想法給對方。但現在我可以了,我是台灣人,我得對自己多點自信。

我這樣著鼓勵自己。

不過內心深處也深刻感受到,在正式成為失業者的那一瞬間,我其實已對自己徹底失去自信。因為在別人眼裡,自己是不是外國人、從哪間名校畢業、有什麼專長競爭力都已不再重要──你跟其他人一樣,必須儘快重新整理好心情,面對討人厭的日本轉職求職旅程。


 

之三.日本就業促進座談會實錄

前面提到我去了辦理失業救助的 ハローワーク,完成失業救助金的申請手續。但是在正式發放失業救助金之前,還必須經過多重關卡──比方說要參加兩次座談會,以及對方會確認你是不是有「用心在進行就職活動」,還會用各種方法確認你「確實是失業狀態」。

我有時候在想,「失業狀態」這檔事,應該沒什麼人真心想確認吧?是的,我失業了,然後還要提交一些證明,沒有幾個人甘願去做的吧?

今天是第一次座談會的日子,由於場所離我家不算遠,為了省車錢,乾脆就決定騎腳踏車去了。座談會會場位於一棟舊大樓的地下室,即便參加的人都是失業者,但是日本人基本的禮貌,女生依然會化妝、男生至少穿著基本的襯衫,只是還是很明顯能感受到那負能量的氣場。

我發現,身為一個外國人,自己再次在這個場合中顯得非常突兀──也許知道這種失業救助的外國人本來就比較少,另外大部分的外國人失業後大概就是回國,但我出於很多家人跟自己的因素無法立即回去(這又是另一個故事這邊就不多談了)。話說回來,在台灣應該也很少聽到外國人失業,或是要求失業補助的吧,想想我還真是奇葩。
 
座談會一開始,就放了一部超「催眠」的影片:大致內容是透過一些短劇提供心理建設,並且簡述求職需要注意的事項,當然短劇最後,就是失業者終於找到了工作,影片在令人激昂的音樂中結束。

接著出來一位負責人,毫無感情地鼓勵大家,並解釋接下來的手續,因為下面的事情與錢有關係,感覺大家都很注意在做筆記。

這時我對自己說:「身為一個外國人,能跟日本失業者坐在一起聽講,已經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雖然這當然不是甚麼光榮的事情,但是想想這些日本人可能一輩子都得待在這種就業環境中,我最不濟還有家鄉可以回,而這也大概是短暫的失業而已,未來的計劃也慢慢在掌握之中,這小小的空窗期不算甚麼⋯⋯。

雖然這樣一直鼓勵著自己,但心裡還是有些許不安,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座談會結束,已是傍晚時分。天空鋪著夕陽的顏色,地上的影子被拖得好長,騎著腳踏車在附近繞了一下,這是我在這個夏天中,極少數能奢侈地感受到幸福與放鬆的片刻。

關於更多 2015 年夏天失業紀錄請點我


 

要點:記得時常檢視自己的時間以及資金

上面的文章,是我在 2015 年夏天所寫下的失業筆記摘錄。如今我已走出那段低潮和不安的日子,但回顧當時的文章,仍然心情悸動。在此補充整理一下在日本不論失業或計畫轉職時,比較容易忽略的重點,提供給有需要的讀者朋友參考:

最近聽到很多周圍的朋友,計畫在今年轉職。說真的在海外轉職,確實得費一番工夫,時間跟金錢,都需要好好考慮後再進行。

但我個人認為,一個好的轉職,絕對是一個好的投資,除了收入跟人際網路都有可能會更加升級之外,也許還能夠改變自己後續的人生。

當然擁有一份對自己來說是有意義,對自己人生有正面影響的工作,在海外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為這會成為你在海外與台灣取捨時一個很重要的關鍵,也是在外國人社會中站穩腳步進化自己,並且有相對穩定經濟來源的基石。

對於如何進行轉職,其他文章已經分享過,這次番外篇想分享轉職期間的經濟問題。

一般來說,大家開始有轉職念頭後,大概都是「騎驢找馬」,確定新公司後再提出離職,這對於經濟狀況來說是最安全的。但有時候基於許多原因,也許無法帶職轉職等狀況,得被迫先提出離職再進行轉職的話,比較適合本篇文章提到的內容。

如同文章前半篇所提到,日本的雇用保險中有一項「失業補助金」,若因本人意願而非公司方強迫進行離職手續,則可以在失業日開始起算後三個月起開始領失業補助,每個月依離職前月收入分算,約可領到 8 萬日幣到 15 萬日幣不等的補助金──但他們有另一個制衡的「再就職補助金」:簡單來說,就是政府鼓勵失業者盡早找到工作的「再就職獎勵金」,越早找到新工作,領的錢就越高。這個金額也是有一個公式,依先前的月收入以及失業天數等計算而來。

至於整個流程,因為基本上是在日本國內才會發生的事,所以就假設大家日文沒問題,可以自己上 ハローワーク 的網站上查詢。

這裡大致簡單整理如下:

提交離職手續 → 確定離職日期 → 收到前職的退職證明書 → 準備好相關身分證明文件 → 前往戶籍地所屬的 ハローワーク 失業保險窗口諮詢並登錄 → 資格審查 → 期間須參加兩次再就職輔助座談以及兩次定期失業認定手續 (就是讓他們知道你真的是失業) → 三個月後開始領取失業補助金。(若提早找到工作,也是到窗口提交在就職內定通知書,這就往再就職獎勵金的手續走。)

過程中,他們會定期確認失業者本人是否有心找工作,這大概就是請你填一下最近的面試情況等等,我是覺得這可以大概填一下就好了,基本上就是下面幾點重要的部分:
 
◆ 確定前職有幫你申請就業保險(這一定要確認)

◆ 確認拿到退職確認書

◆ 有在留資格(工作簽證或是任何相關再留簽證)

◆ 期間內無論如何一定要參加那兩次座談,會蓋印章確認。
 
結語

實際經歷過在日本從失業到再就職的經驗,我有兩個深刻的體驗:

首先,在日本職場取得正職工作,絕大多數的人會從收入中,被扣除許多稅金和社會福利保險金等。所以我個人認為,若是可以申請的補助,絕對不要對日本政府太客氣,否則這一切都太划不來了。

而所謂「再就職獎勵金」的部分,我也覺得算是很「甜」的金額,以個人經驗來說,因為後來算是「早期再就職」,因此就職後約一個月,就領到比以前月薪還多的「獎勵金」,也是不無小補呢。
 
另一個體會,則是心態上的轉變──不論被迫或主動離開現職,必須要仔細地思考自己「為何想要留在日本」,並且隨時保持危機意識,盡全力地朝自己真正想要的目標不斷前進。

我想,並不是每個在東京的外國人,都是看起來「過得很爽」,天天吃喝玩樂的。在日本工作生活,時間一久,緊接著要面對的就是現實的考驗──有人耐不住寂寞,有人要結婚生子,但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目前的工作不符合自己的價值觀,但想找工作沒工作機會,想轉職但時間不夠。如果主動或被動離職,在缺乏準備下,生活費慢慢見底──在日本沒有錢及時間,就無法活用在東京的資源,最後就這樣帶著遺憾回到台灣。

被迫離開,是最悲傷的心理折磨。

在此誠心祝福今年計畫轉職,或目前正處於暫時失業狀態的朋友們:一切順利!並且請一定要記得:天無絕人之路──前提是你需要堅持比別人多努力一些,相信自己一定能跟別人不一樣。

真的就是這麼簡單,但能做到絕望中仍堅持到最後的人,也真的不多就是了。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那年夏天,我在日本失業:關於錢的大小事

《關聯閱讀》
海外求職,台灣人在日本的獨家優勢是什麼?
光鮮亮麗的日本「OL」?其實,我在台日兩地都像「異鄉人」

《作品推薦》
「終電女孩」的夢想路──在日本從事平面設計,「這一次我不再猶豫」
「大公司福利好,小公司機會多,到底選哪個才對?」──所有職場菜鳥的兩難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王伊森 提供

Work Life in Japan

一群在日本生活的國際工作者,主要以不同類型的訪談來解析日本社會、提供世界中的另一種思維,內容著重於日本的職涯發展、商業文化、市場趨勢、企業管理,也談一些日本的創業和生活風格。
網站:WORKLIFE IN JAPAN
臉書專頁:Worklife in Japan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