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山涉水、搭船跳島──日本「地方創生」新玩法,最多台灣旅人響應的戶外美術館

Work Life in Japan

2017/06/12

圖片

你是否曾想過:去了一趟大地藝術祭的你,不只留下足跡,還貢獻了很重要的經濟數據?

根據《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統計,一位「外國觀光客」平均一趟的經濟波及效應為 61,733 円,是香川縣「在地旅客」的近三倍。

日本藝術祭很大的目的,在於「活躍地方」,藉由藝術祭帶動多半已沒落的區域。因此,大地藝術祭的話題早已超出藝術,更大的焦點還有其背後「振興在地文化經濟」、「地方創生」的社會議題。

為此,主辦方運籌帷幄,運用四散的藝術擺設,企圖創造出更好、更長的藝術旅行體驗。若你已是藝術祭的忠實粉絲,不妨用行動支持藝術祭,讓它繼續活躍、創造更多社會價值。

我第一次造訪日本的大地藝術祭,是在 2015 年夏天。那場旅行啟發了我對協調與共生的想像,藝術祭自此也一直召喚著我,讓我不斷地以旅人、志工、研究者等身份再訪,並得以慢慢梳理藝術祭所探討的人口凋零等社會議題,也反芻著藝術祭想挑戰的反都會價值觀。

瀬戸内芸術祭 Setouchi Art Triennale 2016。圖/Jing Liao 攝影

跋山涉水、搭船跳島──為什麼非去不可?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註一)的作品通常設在「荒郊野外」,且作品與作品之間的距離,車程長達 20 分鐘甚至更久。「瀨戶內海藝術祭」更絕,必須「搭船跳島」才可抵達,跟在美術館吹冷氣看藝術作品的體驗完全不同。如此大費周章,為什麼仍舊吸引不少國內外的旅客前往,甚至有高達 4 成的旅客再訪呢?(註二)

北川富朗在一次對談中提到:「大家或許是因為藝術而來,但最感動的通常不是藝術。」這個觀點,與我在長野大町的「北阿爾卑斯藝術祭」的經驗不謀而合。

在那裡,我遇到了二十多位志工媽媽們,輪班在藝術祭期間為旅客親手做出一道道鄉土料理,還準備了一小段演奏。當天有位 80 多歲的老奶奶,握著我的手說:「謝謝你們來。」

北阿爾卑斯山藝術祭的二十多位志工媽媽。圖/Jing Liao 攝影


或許正是這份人的羈絆、自然的觸動,或是不知哪來的鄉愁,感動了旅人,讓人願意一來再來。

願意前往藝術祭的人,多半希望透過出走轉換心情、擺脫現實拘束,來到自然環繞的鄉野,慢慢深呼吸,順便品嚐一道在地料理,來一趟無憂無慮的小旅行。「藝術」或許只是旅行的點綴、或許只是讓人有個理由,可以停留在什麼也沒有的小鎮。

這樣的旅行看似沒效率,但,就是沒效率才好,且越慢越好。

如何判斷藝術祭是否成功?

由於日本藝術祭的經費多半來自地方政府,也就是人民的稅金,稅金是否有效地被運用,讓在地居民「有感」,便是很重要的課題。

然而,其實十分難評斷一個藝術祭是否成功,除了效益難以計算之外,藝術價值的主觀性也很高,一直以來很難有一個客觀與公正的評斷方法。不過參考目前日本藝術祭官方的「年度報告書」可知,遊客人數、遊客停留時間、縣外或海外遊客數是很重要的指標,依據此一數值,搭配交通、住宿、飲食費的平均值,可估算出藝術祭對在地的波及經濟效應。

以 2016 年首推的官方縣北藝術祭報告來看,實際與藝術祭相關的人數保守估計為 21 萬 5,000 人,在這當中產生的「直接效應」──如來場者的飲食、交通、住宿費等,估計為 23 億 3,800 萬円(等),若再加上藝術祭周邊衍伸的消費行為,與其衍伸出的雇用等,整體經濟波及效應約為 35 億 3,300 萬円。

茨城縣首次舉辦藝術祭,就利用 6 億 6 千萬的預算,槓桿出約 35 億的波及經濟效益,並贏得近 42 億價值的 3,042 篇媒體報導。其中,近 9 成的來訪者表示「滿意」(註三)。這樣的成果可說是相當可觀,對觀光魅力度長年低迷的茨城縣來說,無疑打了一場漂亮的勝戰。縣府也在近期表示,將於 2019 年推出第二屆縣北藝術季。

當時我參加了從東京車站出發到『縣北藝術祭』的巴士一日遊,個人最喜歡的作品是森山茜的作品《杜の蜃気楼 Mirage in the forest》,如青龍翱翔在靈氣逼人的御岩神社裡。此趟藝術祭後,大大翻轉我對茨城縣的印象。 

森山茜的作品《杜の蜃気楼 Mirage in the forest》,如青龍翱翔在靈氣逼人的御岩神社裡。圖/Jing Liao 攝影


海外觀光客,台灣人最多

由於海外觀光客人均消費額較高,且能提升在地的國際形象與曝光,海外觀光人數也十分具指標性。以國際知名度最高的「瀨戶內海藝術祭」為例(註四),2016 年的外國觀光人數佔比 13.4%,遠高於 2013 年的 2.6%。

且由於外國觀光客多半停留較多天,估計一人一趟能為地方創造 61,733 円,是香川縣在地旅客的近三倍。海外觀光客整體數量提高,以及較高的人均消費額,是 2016 年度的波及經濟效應高達 139 億円、比前年度高出 7 億的主因。

台灣旅日愛好者也是藝術祭的幕後功臣,且最有機會培養成忠實粉絲。根據抽樣調查,2016 年第三屆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海外觀光客人數,由台灣蟬聯冠軍寶座──高達 37.2% 的台灣人(前年度為 29.2%)前來造訪,遙遙領先第二名佔 13.8% 的香港、11.4% 的中國與 6.2% 的法國。

由此可見「瀨戶內藝術祭」十分吸引華人旅客,特別是與香川縣相距不遠,又有華航直飛兩地的台灣。如何靠抓準台灣人、華人圈,甚至歐美客的喜好,提升海外觀光客人數,並推高經濟波及效應,是主辦方的重要課題。

外部大量介入在地,真的好嗎?

不管是最具國際知名度的「瀨戶內海藝術祭」、大地藝術祭始祖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還是初試啼聲的「縣北藝術祭」,都是以大地藝術之名,行「復甦地方」之實,其產生的波及經濟效應也十分受到關注。日本不少地方政府也想運用同樣的模式,試圖營造話題、刺激觀光人數,甚至提升當地移住人口。

以 2017 年來說,長野縣信濃大町北阿爾卑斯藝術祭(北アルプス国際芸術祭 6/4~7/31)、石川縣株洲奧能登國際藝術祭(9/3~10/22)、以及宮城縣牡鹿半島 Reborn-Art Festival,都由堪稱「大地藝術祭之父」的北川富朗擔任策展人或顧問,舉辦第一屆藝術祭。此外,從札幌到鹿兒島,處處都見得到藝術祭的身影,規模有大有小。

這樣的情形,究竟是百花齊放,還是過於氾濫?在日本也獲得高度討論。有人質疑藝術祭的正當性,反思巨大的外部介入,對在地居民真的好嗎?過去計算藝術祭的波及經濟效應是否過於誇大?由此可見,大地藝術祭所背負的社會責任,始終比藝術本身還受到人們的關注。

支持藝術祭的方法,就是一去再去

身為一個藝術旅行愛好者,我倒是十分樂見藝術祭百花齊放。因為藝術祭給我們了一個理由,去到一個可能從不會去的地方,並在「藝術」與「自然」的連結裡,找到「人」存在的空間。

藝術祭改變地方的能量很輕很柔很緩慢,需要觀眾們耐心的等待。而若要達一定規模,不讓粉絲們失望,所需的資金上看好幾億日圓,資金缺口還需由政府補助、企業贊助、鑑賞券販售等方式一一補足。

身為海外觀光客,光是願意隻身前往遙遠的會場,就是對大地藝術祭極大的支持,也是讓它能持續推動下去的動力。若你也喜歡「藝術祭翻轉地方」的理想,不妨花個三天兩夜,實際到當地走走,用行動支持它,讓它朝更好的未來邁進!

比起一樣要砸大錢但卻稍縱即逝的煙火大會,我想我還是會拎著小背包,背上單眼,搭上一個小時才一班的電車,來到或許只有我一個觀眾的藝術前。

原文出自:Rakko〈藝術旅行不只是場美學或療癒之旅,更肩負了在地復甦的責任!〉文內附上 2017 年日本藝術祭一覽表。

註一:始於 2000 年,為三年一度的國際戶外藝術節,企圖以藝術連結人與自然,旨在探討在地文化的承傳與發展,重振逐漸衰頹的農業地區。
註二:據香川政府統計,2016 年重訪「瀨戶內海藝術祭」的旅客高達 4 成,且平均停留時間為 2.72 日(上一屆為 2.48 日)。
註三:出自 2016 年縣北藝術祭成果報告
註四:以上統計數計皆來自「瀬戸内国際芸術祭 2016 総括報告書

《關聯閱讀》
故鄉納稅、青年返鄉、百億預算──「地方創生」對抗人口流失,日本全國動員「玩真的」,台灣呢?
「越鄉土、越國際」──日本與台灣的在地「真文創」,連結地方的人與人

《作品推薦》
生完孩子,然後呢──誰才是「全民托嬰社會」,日本還是台灣?
華麗的表象,嚴酷的真相──被接管後首批日航新組員,我的空服經驗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廖品淨 Jing Liaoflickr@Jing Liao CC BY 2.0

Work Life in Japan

一群在日本生活的國際工作者,主要以不同類型的訪談來解析日本社會、提供世界中的另一種思維,內容著重於日本的職涯發展、商業文化、市場趨勢、企業管理,也談一些日本的創業和生活風格。
網站:WORKLIFE IN JAPAN
臉書專頁:Worklife in Japan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