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一開始,我們全家都姓張」──在日本立業成家,與眾不同的勇氣

「這個星期一開始,我們全家都姓張」──在日本立業成家,與眾不同的勇氣

在剛結婚的時候,我對 M 子說,雖然日本跟美國一樣,結婚之後要改從夫姓,但因為我們是國際結婚,台灣也沒這種規定,我就請她自己決定。因為 M 子沒有特別去改姓,我們夫婦不同姓至今,也沒有甚麼不便。

直到小朋友出生,去了區役所,才知道在日本的跨國聯姻,如果父母有一方是日本人,小孩自動跟日本人姓。

以我們的情況,小朋友會變成跟媽媽姓。如果要改的話,得去簡易裁判庭提出申請。

一青窈如今沒有跟已故的爸爸姓顏,蓮舫沒有跟爸爸姓謝,婚後從夫姓村田。M 子跟我在改姓與否上,也有很多的討論。

我不認為小朋友一定不能跟媽媽姓。只是如果一般日本夫妻的小孩都跟爸爸姓,只因為是外國人就不能跟爸爸姓,是很奇怪的事情。

有台灣朋友建議,為了避免小孩用非日本姓氏,在學校可能會有被霸凌或排擠的狀況,所以還是跟母姓好了。

但我說,時代不同,這個追求一致性的文化也正在轉變,小朋友將來準備讀的也是美國學校,基本上應該沒有(因此被霸凌、排擠)這方面的問題。就算真的有,我不管用甚麼方法也一定會去討回來,直到它沒有為止。

另一方面,對我來說,王貞治的女兒不姓王、孫正義的小孩不姓孫,會是件奇怪的事。而如果我在日本慢慢闖出一片天,大家應該也會訝異為什麼女兒的姓跟我不一樣。

無關沙文主義,只是我不能忍受因為是外國人就要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更重要的是,我也希望自己的小孩在外面,能夠抬頭挺胸讓大家知道她爸爸是台灣人。

日籍妻子改姓後,感受到無法形容的距離感

經過討論之後,M 子也覺得如果小朋友都改了,全家都同姓比較好,於是上個月我們去簡易法庭申請,這禮拜正式下來。

改姓之後的第一天,她告訴我了許多感觸。

她說,她發現在跟陌生人接觸時,以姓張作自我介紹的時候,對方似乎多了一點無法形容的距離感,似乎打量她到底是哪裡的亞洲外國人,讓她一時不太習慣。

我笑說:「妳在說的是我每天都會接觸到的事嗎?」她突然恍然大悟。

我接著說,如果,我只是一個很一般的、基層的亞洲人上班族,可能也會常常為了這樣的事情在意,甚至可能會順著水流找輕鬆,混個日本姓或是跟老婆姓,越簡單越好。

當然,在一個凡事求同的環境,變得跟大家一樣很簡單,但卻抹煞了身為外國人該有的優勢:跟大家不同這件事,可以被看成是不便與怪異,但是當努力累積了足夠的實力跟尊敬,與眾不同就變成了一種高度。

在日本的生活,是一個漫長的探索自我的過程。我看到有太多人被環境的壓力影響,努力去學著抹煞自己出生成長的背景,試著無色無味地融入這個還不太多元的環境。當然也有很多人最後變得只跟自己背景相近的人形成同溫層,沒有興趣再打進當地社會。

但是如果真的要成功,只有讓自己原本有的背景成為自己的競爭力。不管是活力,想像力,行動力,創造力跟彈性,都是在台灣長大的人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如果我不是台灣人,我可能很難在日本社會爬到像今天一樣的高度。而往後的目標更高更遠,除了歐美日給我的外在修練,能不能善用在台灣土地打滾的二十幾年經驗,相信它亦會是我成功與否的關鍵。

《關聯閱讀》
開不了口的中文名字:從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撕名牌事件」談起
用本名闖江湖,還是西方人眼中「怪怪的」的英文名字?

《作品推薦》
海外求職,台灣人在日本的獨家優勢是什麼?
「用居住地點評斷一個人」的東京,殘酷租房攻略指南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