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推動「超值星期五」,要用改善勞權「拚經濟」:一石二鳥?還是硬湊的"PPAP"?

日本政府推動「超值星期五」,要用改善勞權「拚經濟」:一石二鳥?還是硬湊的"PPAP"?

上週五的下午四點,我依約前往公司樓上的員工餐廳。後輩的 M 君已經在色彩繽紛的沙發區等了一陣子,讀著自己準備的筆記。

M 君以前在學校學了一點中文,前陣子在公司裡巧遇,詢問我是否可以私下陪他練習。

「那就選在這個月的超值星期五(Premium Friday,或譯優質星期五)下班後吧!」

超值星期五(Premium Friday)LOGO。圖/PREMIUM FRIDAY 網站

何謂「超值星期五」?

去年(2016年)12 月,日本經濟產業省發表「超值星期五」,靈感源自美國的黑色星期五促銷日,期許企業和店家在這天透過企劃促銷方案或是減少工時等,以達到刺激消費和工作改革。鼓勵企業由 2017 年 2 月開始,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到星期日的這三天)擇日實施。

公司附近是飲食街的激戰區,店家早早掛上 2 月 24 日(五)飲品半價等等宣傳;推進協會的官方網頁形象代言人還請來關西傑尼斯 8(関ジャニ∞),網路上的意見也鬧得沸沸揚揚。但究竟有多少公司,在內部管理政策上做出回應了呢?

日產自動車(Nissan)、大和房屋、森永乳業、Suntory、住友商事等等幾家大型企業,提出人事方案:或開放請半天年假,或提早下班,或支付獎勵金等等。

我就職的公司也在響應行列中,正職員工可在超值星期五當天三點下班(打卡算整天),如果當天有業務需求無法提早下班,可依照個人需求補到其他工作日實施,同時將於四月起每月發放一萬元日幣獎金,不論是物質享受或是自我進修,用途由社員自己決定(社長接受媒體訪問時公開說道:「這筆錢,拿去上課也行!去喝一杯也行!」),暫時預計執行至 2019 年,另外還打算擴大在家上班制度等等。(各家企業的實施內容可見日文官方網頁:PREMIUM FRIDAY

是一石二鳥,還是硬串的 PPAP?

超值星期五的產生,可以歸因於近幾年日本國內消費活動景氣低迷。根據日本瑞穗(MIZUHO)總合研究所報告指出,2014 年消費稅增加後,個人消費能力呈現低落。從 GDP 統計的實質民間消費變化來看,2014 年為負成長(-2.7%),2015 年和 2016 年也僅有 0.5% 和 0.4%。(順帶一提,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資料,台灣 2016 年的民間消費支出實質成長率是 2.14%。)

圖/日本瑞穗總合研究所


在此狀況下,安倍政權於去年打出新三箭計畫(新安倍經濟學),除了提倡生產性革命,將 GDP 目標設為 600 兆日圓,還增加了提升出生率、加強高齡照護等社會保障三大目標。

針對第一項經濟目標,政府擬定的「日本再興戰略 2016」裡特別列出官民合作 10 大項目,表明要打造新的民眾消費心態,於是才有了所謂的「超值星期五」。

當然,看到這個新方針時,比起安倍經濟學,或許有很多人直覺會想到的,是 2015 年底日本大型廣告公司新入社員,在長時間的加班後自殺身亡的消息。其實我的職場就在該公司附近,當時新聞傳開之後,好一陣子都能在附近看到媒體張望,觀察該公司大樓是否有準時在十點全面熄燈下班。不得不承認,許多企業受到媒體輿論與社會風氣影響,對於過勞程度的控管變得嚴格許多。

因此當我與日本朋友聊到這個超值星期五的話題時,朋友趁著酒意忿忿地說:「這根本就是想把經濟消費和改善過勞串在一起,變成 PIKO 太郎的 PPAP 啊哈哈。」我想了一下回說:「用台灣鄉民的語言就是:摻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不就好了啊笨蛋!」

週五當天逢人就問:「你今天能『超值』下班嗎?」

無論這個方案的背景如何,媒體報導是否產生了任何政治性影響,在公司裡突然聽到消息宣布二月最後一個週五可以早走,還是有許多人受惠的。

「我買好車票了!」超值週五當天一大早,在電梯裡巧遇一位工程部門的課長時,他開朗地對我說:「今天要提早下班,搭新幹線和老婆一起回娘家。」

下午三點前,部門的姐姐和我一起在會議室處理完工作後,她充滿期待地說道:「想要很久的豎琴特地預約今天下午送到家裡,我要早點回家等!」我們走出客戶會議專用的空間時,整層樓幾乎只剩下櫃台的服務人員。

然而,並不是所有企業員工都有機會嘗試到這個新措施。

第一次的「超值星期五」之後,據《產經新聞》報導,實際讓員工提早下班的企業在全國只有 120 家。另外有媒體引用 SMBC 日興証券試算,認為只有 6.5% 的勞動者有受惠於這個制度,與事前八成企業表示積極態度的公開數字有所出入,表示企業組織在執行上仍有所躊躇。

站在員工的角度,有制度不代表一定能適用。而且一天的提早下班,究竟能夠改善多少過勞的根本問題,著實讓人持保留態度。或許有人會認為這只是個形式或噱頭,說有些企業的提早下班也有可能成為在家變相加班。且如同前述,這個改革案主要目的最終還是要促進經濟,而非完全為了改善勞動條件。

然而由政府和大企業起頭,加上輿論推動,讓「提早回家」成為一個開放選項這件事,代表工時問題將會比以往更受到審視。光就這點而言,我還是對日本企業接下來的改革有些期許的。畢竟自願加班或是熱愛工作本身可以是個人選擇,但是源於社會整體氛圍而導致的非自願,甚至無給加班,就不是了。

結果那堂因超值星期五而生的中文課,我們聊了兩個小時。作為中文課的一點小回饋,M 君買來的飲料和串燒,全都是員工餐廳的「超值促銷」,想一想餐廳的員工也還沒下班呢!

「超值」的政策是否能讓所有人都划算,還有很多討論空間。

作者 Peggy Chang 部落格:Seize the day

《關聯閱讀》
相忍為國的過勞之島──台鐵員工遭「事主」秋後算帳,勞工如何「自立自強」?
為什麼我們要因休假太多,有罪惡感?──從歐洲的長假制度,談勞工權益

《作品推薦》
「電競專長替代役」出爐,台日電競產業大PK
不再要求員工「忠心不貳」?──日本ROHTO製藥鼓勵員工兼差,好處是什麼?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Toomore Chiang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