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歲,我轉職到了Google Japan──「老菜鳥」Noogler的面試經驗談

38歲,我轉職到了Google Japan──「老菜鳥」Noogler的面試經驗談

來到日本第 8 年的 38 歲,在日本第一次轉職就挑戰世界級難度的 Google。經過 1 年多的奮戰終於有了成果,開啟我在日職涯的第二章。雖然有很多事情基於與公司的合約,不能講得很清楚,但還是想藉著這個機會,分享我的經驗給大家參考。

回頭看了自己的工作經驗,不能說有明確的規劃,更不是走菁英路線,只能說跟大家走了一條很不同的路。也因此我不想給大家一個錯誤的結論,好像只要有目標、不斷努力就能夠到 Google 工作,除了該做的事情之外,還有很多不能控制的變數,而成功機率的高低,就在你能把運氣的比例降低到多少。

Google 的 0.1% 錄取率

平均來講,Google 的一個職缺,會收到 250 至 1,000 份履歷表,這就是第一個門檻。換句話說,你要有能力在 1,000 人裡脫穎而出,才有機會拿到面試的機會。對於我們這種標準差沒有 2.5 以上的人來說,就只能想辦法從不同的能力和經驗裡,湊出一個 Google 會有興趣的組合,然後在履歷表上表達出來。

我的情況是在日本的這 8 年接觸了當時還不算是顯學的行動支付產業,也參與了不少日本跟國外公司合作的案子。累積的經驗剛好遇上了最近幾年的行動支付熱潮。

策略來講就是走利基市場,降低競爭強度。等到了天時地利,Google 剛好在找這方面的人,我就因此拿到了面試機會。

面試準備

因為我申請的職位不是技術職,所以面試並沒有什麼讓我太意外的問題。第一類的問題就是深入詢問履歷表內的經驗(在 xxx 的經驗裡,你覺得最 yyy 的東西是什麼)。第二類是假想性的問題(如果在 zzz 的情況之下,你會怎麼做)。

和其他公司的面試比起來,我感覺得到 Google 所問的問題目的很明確──與其知道你之前的工作細節,Google 更想藉由這些經驗來引出你的個性和做人處事的方法。

Google 很認真的想找出適合 Google 文化的人,也就是 Google 的前人事總管提到的 Googleyness:

享受興趣(enjoying fun)
聰明但是謙虛(a certain dose of intellectual humility)
嚴謹自律(a strong measure of conscientiousness)
在不明確的環境裏感覺自在(comfort with ambiguity)
在人生中有過特別或是有膽識的經歷(evidence that you' ve taken some courageous or interesting paths in your life)

這也代表了在和 Google 面試時其實很難做假,畢竟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人的行為舉止到了 30 多歲時已經不會有什麼劇變。Google 也會安排很多不同單位和背景的面試者,全方位去研究面試者的履歷和個人特質。

在這種情況下,我的做法其實就是誠實,把自己的興趣、喜好,甚至是弱點都表現出來,讓雙方可以在平等的條件下,決定彼此是否適合。

以弱點來說,雖然我已經來日本 8 年,講寫日文還是我的弱點。原因是因為我一直是面對非日商公司,溝通都是用英文。公司內部的會議雖然幾乎都用日文,大家也都習慣了我這個外國人亂講日文再摻英文。

其實一年前,我曾經有過一次和 Google 面試的機會,但當時就是因為該職缺需要比較強的日文能力,而沒有進行到下一關。這次的電話面試時,我也誠實的提出對自己日文能力的評價。不過 Google 可以接受我的日文程度,第一次面試也僅用了一半時間講日文,之後直到最後一關都是用英文進行。最後我也順利的通過所有的關卡拿到了 offer。

人脈的重要性

那是否認識 Google 的員工,到底重不重要?簡單的回答就是「的確有幫助」,但前提是你本來就有能力通過所有的面試。

我覺得,人脈的效果就像乘法。很現實地說,如果能力越好,人脈的相乘效果就會越大,但是如果沒有能力的話,零不管乘多少結果還是零。

在日本的 8 年,我認識了不少在 Google 工作的朋友,這次進入 Google 工作的契機,其實也是因為一位朋友主動拿了我的履歷,幫我選了兩三個職缺,其中一個正是我這次拿到的 offer。

雖然他在錄取的決定上沒有任何影響力,但是他了解 Google 內部組織,知道哪些缺比較適合我。而如果沒有他的幫忙,說不定我就會錯過這個機會。

人脈不是必須的,但是如果在對的時機、就欠缺那臨門一腳,平日培養的人脈,可以讓你的職涯規劃事半功倍。

到了 Google,不是終點而是起點

Google 給一般人的印象,就是薪水好、福利好、社風(企業文化)好,才會一直是大家最想要就業/轉職的公司。但是 Google 為什麼敢提出這麼好的條件?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他們能夠確定你不會有了這些條件,就安逸下來。

Google 要的 Googleyness,其實就代表了這種心態:不只是你能為 Google 做什麼,進了 Google 之後你自己想要利用這些資源做什麼,也同樣重要。

2016 年 10 月開始,我就是個老菜鳥 Noogler(New Googler)。接下來會怎麼樣呢?我不知道,但是我非常興奮,未來希望盡量找機會,分享在這裡的所見所學。

《關於作者》
Mark Chih,人生到現在的時間分散於台灣、 加拿大、美國和日本。不是個旅行愛好者,只是四海為家。
請密切鎖定換日線與 WIJ 合作專欄,作者將在此現身說法。本文同時刊載於 WIJ,原標題為:〈所以我轉職到了 Google Japan

《關聯閱讀》
日本不只有櫻花,還有「黑色野玫瑰」──日本就職活動甘苦談
誰能到Facebook上班?──美國科技業的多元化問題

《作品推薦》
日本設計殿堂,67年來第二位台灣畢業生林唯哲:「出國留學不是遊戲,我要把台灣文化帶出去」
在日媽媽們的煩惱與慰藉──駐日台灣親子交流會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Google Doodle(日本),2015 年 9 月 21 日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