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女僕店」打工──高壓社會下的「夢之王國」,跟你想的不一樣

我在日本「女僕店」打工──高壓社會下的「夢之王國」,跟你想的不一樣

 

「當時來日本沒有特別想做的事,卻做了最特別的事」。圖/Jill Chen 提供


進女僕店的契機:陪朋友去面試到「資深女僕」

我在台灣時做的是人資相關的工作。當時覺得工作一成不變,想要出來看看。利用了打工度假來到日本。原本只是朋友約說要不要去面試女僕店看看,所以就跟著一起去。但來朋友沒進去,反而是自己應徵上了。

其實自己一開始不了解,甚至覺得女僕很「噁心」,感覺每一個人都只是在裝可愛,但沒想到在開始打工之後,自己反而變成「資深女僕」、還要幫忙帶新人。在這之間有一個心情上的轉折點──我當時進公司是 12 月中旬,進去不到一個月就是跨年了。跨年那天去參加了傑尼斯演唱會,當下覺得在台上的每一個傑尼斯的團員私底下是什麼樣?他們平常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人吧,但是在舞台上卻可以變成另外一個人,散發光華。

從那次的演唱會之後,自己再回去上班時心態開始不同,我也開始在店裡「裝可愛」,想像著自己是在女僕店的舞台表演,但私底下仍保持自己的個性,清楚其實自己是另外一個人。

來女僕店的客人很簡單,除了刻板印象中的宅男、色伯伯外,還有外國人、觀光客,當然也有正常人。但大部分來的客人,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孤單,需要跟人聊天,剛好我也喜歡跟人聊天 (又可以順便練日文),也讓自己比較有動機待下來。

女僕店的「企業化經營」

日本的女僕店其實很有制度,不是請一個打工小妹這麼簡單。以面試來說,不是直接到女僕店面試,而是到總公司的辦公室面試。錄取了之後,在一開始未進入店面時,會有個新人教育的制度,在新人教育之後,才會決定被分發到哪一家店去。

新人教育一開始很辛苦,因為自己的日文不夠好,在研修的時候一直被說日文有奇怪的腔調,當時我們要練習「好吃魔法」與歡迎口號等,因為腔調的關係,一直被要求重新練習。

又以店面的經營來說,我們每一天都會設定營業額的目標,例如 50 萬日幣(真的只是舉例),還會分成上下午(還會看是平日還是周末),例如早上 25 萬日幣,然後設計要有幾個客人才能達到營業額,再分配給每個人設定自己要達成的目標。如果早上的目標沒有達到,下午就會多做一些促銷的活動或者是去拉客人。每天結束後會有一個會議,檢討自己一天哪裡做的不夠好或今日表現好的地方等等。後來我升遷當上「女僕 MASTER」後,都要主持這個檢討會議,回去後還必須發給店群組的大家會議記錄。

現在來女僕店的外國人愈來愈多,所以外國籍的女僕也不在少數。(但是我們不能講出自己是哪裡出身的,因為我們都是來自「夢之王國」,要融入角色!),我們公司基本上會讓外國女僕儘量在同一家店,當時的店長就是希望我留下來,管理外國籍的女僕。

女僕店的「互動」行銷策略

自己所待的女僕店最一開始的出發點跟日本偶像團體 AKB48 很像──她們是一個「可以互動」的偶像團隊,並在秋葉原有一個專屬劇場。來女僕店的客人,很多人其實沒有任何「情色」的想像。而是來跟店員聊天,想要紓解壓力、想要投射自己。會變常客的,通常是壓力大、沒有聊天對象,或甚至不敢跟女生聊天的人。很多常客後來都會跟女僕變成朋友,會覺得看到我們(女僕)這麼努力,就算自己遇到什麼困難,自己也要更努力。隨著「女僕文化」興盛,後來才發展成一部分的觀光客跟外國人來「體驗文化」。

女僕店有趣的地方是每一家店都有一個主題,讓你進去之後像是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如果你可以放得開、跟店員互動的話,會非常的好玩。有一些比較另類主題的女僕店,例如「戰國女僕店」,在「好吃魔法」的時候,會跟你說明此道菜帶有「邪氣」,還有吃到一半會有敵人跑出來,戰國女僕會幫你抵擋......各式各樣的主題都有。我在的女僕店是在秋葉原,是東京最大的女僕店之一,在秋葉原有非常多間店鋪,並展店至關西與泰國。

每一個女僕也會有自己的風格,像是我自己是抱持著「我也想要鼓舞客人」的想法,算是「元氣系」,另外還有像治療系、體貼系等等。

女僕後的人生

來打工度假,當時的計劃是走走停停,沒有特別要做什麼事情,但可以做特別的事情也不錯。

後來自己打工度假的簽證快要到期,如果沒有找到正職的工作,就必須要離開日本。當時自己跟店長提出說要當正職人員(一開始是 part-time),店長與同事們也幫忙跟總公司爭取,希望我可以留下來帶一些新進的外國女僕,只是後來總公司沒有答應,我也只好選擇離開。

後來透過 リクナビ 跟 マイナビ(註一)找到了第二份工作(或第一份正職工作),是一間網站商店,如同 YAHOO 一樣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而我負責專門賣一些女性商品、手錶跟美妝商品。工作內容是幫忙處理一些客戶要的樣品跟調整庫存相關的工作,每天都要工作到趕終電,實在是太累了,所以當時有個朋友問我要不要去他們公司面試看看,我就答應了,也就是現在的公司。

現在的公司是一家不動產仲介,而我是待在人資部門。主要的工作是徵才、安排員工的研修、訓練課程。女僕跟現在辦公室的人事工作都有各自的快樂。這兩個工作吸引我的地方是它們都可以「觀察人」,做人事要面試許多的員工,要處理公司許多人事上的問題;做女僕則是每天會遇到不一樣的客人。

「在台為女王 在日為女僕」

現在雖然沒有在當女僕了,但是去逛女僕店(或是主題咖啡廳)反而成為了現在的興趣。我現在經營一個「在台為女王,在日為女僕」的網站,專門介紹女僕的文化與以女性為客群的主題咖啡廳(例如:執事店)。在裡面也分享去女僕店(執事店)要怎麼玩會比較開心,真的要放空自己,放下自己的害羞,跟著設定走,跟著店員一起演。我自己有時也還會去「一日女僕店」(純幫忙,不收費的)。

女僕的工作看起來簡單,但是親身體驗過後才知道,工作的同時要讓自己融入角色的困難。而且心理上承受的壓力也很大,在網路上大家(女僕迷們)都會討論女僕的近況,也常常會罵哪個女僕態度不好(或者是日文太差之類),甚至還會知道哪個女僕有沒有男朋友,(公司的員工合約裡有規定「不可以單獨和男生在秋葉原行走」)。

所以,接下來若有幸的話,很希望可以出一本關於女僕的書,女僕的工作跟大家想像的不太一樣。例如:有些人覺得女僕店是「風俗店」,與色情相關,其實完全不是這樣,多數店家規定客人是不許碰觸女僕的,若有惡意的客人會遭到報警處理、甚至發生過禁止入國(拒絕入境)的事件。也有人覺得女僕薪水很高,其實沒有,就是最低工資起跳。

日本社會的高壓,我覺得社會壓力龐大、人與人間相對疏離的日本社會,「女僕店」其實某方面扮演了治療者的角色。這也是許多外國人沒辦法了解的地方。希望透過我的分享,讓大家更了解這個特殊的文化。

註一:兩者皆為日本的網路求職平台

《關聯閱讀》
我們沒做到,而日本做到的
おもてなし──從顧客變店員,日本服務業教我的事
什麼時候才能成為日本人的「知心好友」?──禮貌與距離的國度

《作品推薦》
Elsa:不說日語的日商員工,我從東京走向世界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ill Chen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