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世界唯一的「女子職棒聯盟」工作

我在世界唯一的「女子職棒聯盟」工作

文:susukuo

漫畫和棒球:我的日本文化啟蒙

我來日本工作的契機要拉到 8 年前,在國中開始著迷日本的當紅動漫《One Piece》(航海王),因此決心要就讀離家坐公車要一個半小時的新學校──大園國際高中。身為一所國際高中,除了基本的英文課程以外,第二外語有日文、德文、西文、法文,而這些外語課程都上得非常紮實,幾乎和國、英、數一般備受學校重視。在這樣的外語學習環境之下,高中畢業後的我的日文程度雖然說不上特別流暢,但已經可以無困難地帶著全家去日本自由行。

在大園國際高中,除了造就我基礎的日文能力以外,高中最熱血的社團活動也大幅影響了我的人生走向。上高中前的暑假,我們全家迷上另一部日本動漫《棒球大聯盟》(沒錯,我又受日本動漫影響),我加入了當時才成立第一年的棒球社,開始學習怎麼當棒球隊的球隊經理。到了高二,又被學長交付棒球社社長的職位,在校外自己則以總務長的職稱,參加了一個名為桃園高中職棒球社學生聯盟的學生自治組織。在遇見棒球之前,我一直深信自己會考進某間大學的日文系,後來成為了「球痴」的我選擇了一條截然不同的路,我考進了國立體育大學的體育推廣學系。

在體育系與日文系中間猶豫了好一陣子,最後決定放棄日文系的原因,是因為日文已經學到一定基礎,我想我可以靠自學或出國交換的方式延續我的日文能力。於是在大二,我決定申請出國交換。原先我考慮過短期的語言學校,但很少對我說不的父母否決了我的提議,反而跟我說,要去就去久一點;在當下才突然決定要申請交換留學。當時交換留學的第一階段申請已經結束,匆忙地結束面試之後也不知道有甚麼學校可以去。所幸老師知道我喜歡棒球,推薦我去鹿屋體育大學。我在完全不了解這間學校的情況下就馬上答應,就這樣啟程前往日本。

在這一年的交換留學時間,我完成了擔任日本棒球隊的球隊經理的夢想(在棒球隊發生的事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由於日本女子職棒和鹿屋體育大學有合作關係,每年選手都會來學校做測試及訓練,也因此交換留學結束回到台灣之後,在 2017 年底,3 位來自台灣的女棒選手(謝鈺瀅、沈嘉玟、曾琪)確定要加入日本女子職棒時,我接到來自日本教授的電話,他問我有沒有興趣接下這個翻譯的工作。

其實大學時在日本待過一年之後,我就很抗拒繼續在日本生活,因為對我來說,離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另一個原因則是日本的冬天對怕冷的我來說實在太難受。所以做這個決定時,我考慮了好久,最後我還是無法拒絕我最愛的棒球,我怕若我從一開始就放棄,未來的我只會活在「若我當時⋯⋯」的後悔中。

圖/susukuo 提供

世界唯一的女子職棒聯盟

女子プロ野球リーグ(Japan Women’s Baseball League)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女子職棒聯盟──當然除了日本,澳洲、美國及台灣等世界各地也都有許多優秀的女子棒球選手,但目前只有日本有企業在運營女子職棒聯盟。我想這個現狀仍然跟大眾對於「女生=壘球」的刻板印象脫不了關係。每當我說我在日本女子職棒聯盟工作的時候,十個人裡有超過九個人會問我「女生打棒球?不是壘球?」而在「就算是現在,女子棒球也尚未被大部分球迷接受」的環境下,日本京都的保健食品公司 Wakasa 生活的社長,卻在 10 年前就做了創設女子職棒聯盟的瘋狂決定。

10 年一路顛簸走來,日本女子職棒目前有 3 支隊伍(京都 Flora、愛知 Dione、埼玉 Astraia)及一支育成隊 REIA。這 4 支隊伍和一般大眾所看見的職棒不同,並不是球迷所習慣的「一球團,一企業」,而是都由 Wakasa 生活經營,「四球團,一企業」的現狀。聯盟也有許多忠實球迷,無論在關東或關西、北海道或九州,他們就是帶著自己的應援道具跟著我們跑遍全日本;但儘管如此,比賽觀眾人數少則不到 200 人,多的時候也很少超過 2,000 人。聯盟從 2010 年創立到現在,運營方式沒有改變,由此也可見女子棒球仍然有許多需要努力,以吸引一般棒球迷關注之處。

日本女子職棒最大的中心理念就是「普及女子棒球發展」。相較於 10 年前擁有將近 5,000 隊的男子高校棒球隊,全日本的女子高中棒球隊當時僅有一隻手數得出來的 5 隊,而今年的隊伍數量已增加到 30 隊。當然無法咬定這個數量的成長都是因為女子職業棒球聯盟,但也無法否定,是這個聯盟給了棒球少女們一個發光發熱的舞台。

圖/susukuo 提供

女子職棒聯盟的工作狀況

日本女子職棒選手的生活和大家想像中的職業選手有些不同,除了每天要練球以外,還要進辦公室工作。選手們做的工作不外乎都是和比賽相關:有的人負責打電話給地區各個棒球隊,邀請大家來看比賽;會畫畫的人負責做美工相關事務;比較細心的人就負責管錢⋯⋯每個人都各司其職。比賽時,球員也會一起幫忙球場的設置、擺攤等作業,因此這裡的每一場比賽都是由聯盟的工作人員及球員們的雙手親自辦起的。

圖/susukuo 提供

在日本女子職業棒球聯盟裡,我是以球員翻譯的職位進公司,但除了翻譯以外,隨著待在公司的時間愈久,我的工作內容也漸漸多元化。除了海外宣傳,有空時寫一些文章寄給台灣媒體之外,大部分時間也像球隊經理,練球時幫忙放發球機、撿撿球,還要幫忙拍照等等,就連英文官網都歸我管。

由於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正職工作,進了公司也沒人告訴我該怎麼做,前兩個月常常有看著其他人在忙,自己卻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刻。後來我學會找出自己「做得到」的事,寫文章就是一個例子。我開始先寫文章丟稿給一些台灣的記者,自己也開了一個運動視界的帳號,想寫甚麼、想發甚麼,都可以隨心所欲。寫文章這件事,是我從小的嗜好,可以寫我喜歡的棒球,也算是一件幸福的事。

一位二十代後半的日本朋友出社會多年,終於爬到了上層,他聽到我的狀況之後和我說,這就是日本,每個人的工作內容都包羅萬象。儘管日本有數不清的專門學校,但進了公司,他們所擁有的專業還是很少被當成真正的專業來看待。這也是為甚麼進公司前,我拚命背日文棒球單字,但進公司之後我開始發現單靠日文根本不夠,還要努力把忘掉的英文唸回來、自己看 Youtube 學習網頁編輯,被找去幫忙公司本業的海外行銷也可能只是遲早的事了⋯⋯。

在這裡工作並不像大部分上班族可以一直待在辦公室吹冷氣,比賽的時候常常球場一待就超過 10 小時,沒比賽的時候每天也得和球隊一起練球,跟著風吹日曬,冬天冷的時候還偶爾下雪。當然,每份工作都有它辛苦的地方,但也有有趣的地方。在這裡和這些球員一起熬過每天的練習、經歷比賽的輸贏、熬過冬天的寒冷和夏天的酷熱,我知道她們每天都花多少時間在自己最喜歡的棒球上,我幾乎就是她們每個人的特大號球迷,想讓更多人看到她們的努力,想告訴世間的人們:「嘿!誰說女生就不能打棒球?我們球隊也有人會打全壘打喔!」

圖/susukuo 提供

讀到這裡是不是開始好奇,女生打棒球看起來會是甚麼樣子?想知道的話就來球場見見我們吧!

圖/susukuo 提供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和熱血的女子職棒球員一起追夢:球員翻譯/海外行銷的述柔〉。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usukuo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