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主辦國的魔咒」是真的嗎?——在日本廣為流傳的「東京奧運後、景氣失速」說

「奧運主辦國的魔咒」是真的嗎?——在日本廣為流傳的「東京奧運後、景氣失速」說

文: 洪立遠(Yuan) 

即將在 2020 年 7 月舉辦的東京夏季奧運會,正式倒數一年!幾個月前,東京奧委會早早就已開放線上帳號註冊,準備在春季的時候抽選明年競賽項目的的門票,讓人感受到東京奧運即將來臨的氣氛。

然而,與期待心情不同的,是另外一種近來在日本廣為流傳的擔憂:「東京奧運之後,日本經濟將失速。」這個說法,不只日本各大媒體均加以報導,更有不少學者專家、媒體表示認同。

這是真的嗎?讓我們統整日本媒體上的一些分析,深入思考這個問題。

圖/Shutterstock

「東京奧運後,景氣失速」說

首先思考一下這個命題:日本「景氣失速」,指的是「日本總體經濟的成長速度放緩」──經濟並不是不成長或陷入衰退了,而是成長速度變慢;再來,時間點是在「奧運之後」,也就是 2020 年的夏季以後,但如果景氣真的在未來這一年間慢慢變差,其實原因也不一定跟「奧運的結束」有關,因為國際上發生很多事(例如美中貿易戰)、產業局勢瞬息萬變⋯⋯等等。

而在我讀到的日文資料中,從結論上來看,幾乎也都預測奧運後日本經濟會失速(顯著放緩)──但理由可以分為「與總體局勢相關」以及「與奧運相關」,以下分別討論之:

與總體世局相關的「日本經濟失速」說

其一:美國經濟成長減速 → 中國經濟成長減速 → 影響到日本

美國經濟成長減速的判斷依據,來自於數據。眾所周知,許多美國人習慣透過向銀行借高額貸款購買汽車或房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然而,近年美國的民間債務總額,已經來到了金融海嘯後新高──具體來看,2017 年 12 月末,美國人的債務總額達到 13.兆美元,與 2008 年 9 月末爆發金融風暴時的民間債務總額 12 兆 6800 億美元相比,已經有過之而無不及,再次創下了歷史新高。

當然,這幾年來,美國的經濟從復甦走向成長,所以「理論上」整體社會能夠承受的債務總額應該也會有所上升──然而,這還是代表了一個警訊,警示美國社會可能再次達到債務風險極限了。

當「總體」達到借貸極限,也就代表大多數的「個體」也達到借貸極限──不管是車貸、信用卡帳單還是學貸,一旦借款人錢或利息還不出來(也就代表總體呆帳率上升),銀行便會開始緊縮借貸,新的貸款將被抑制,最終造成消費衰退,甚至有可能爆發更嚴重的後果。

假設美國景氣衰退,依賴出口到美國市場的中國經濟亦會受到衝擊,之後整個亞洲圈的經濟也會被影響──所以日本經濟會衰退。這部分預測者的推理感覺稍嫌過快,但是簡而言之,預測中判斷美、中這兩個全球前兩大經濟體,均會在這一兩年內開始面臨經濟趨緩甚至衰退,所以日本自然無法置身事外。

其二:Amazon Japan 的衝擊

日本許多財經界和專業人士,近來都在關注討論 Amazon 這個電商對日本經濟帶來的影響。

從 2017 年 1 月美國的 THE LIMITED (服裝零售業)在全美關閉 250 間分店、解僱 4000 人的新聞;到 2018 年 3 月美國玩具反斗城(Toys “R” Us)開始清算美國業務,並關閉美國分店等事件來看,都可以發現 Amazon (為代表的電商們)在美國已經對「實體店面為主」的連鎖企業造成巨大的影響,並間接使得他們經營不下去。

而這個趨勢造成的結果往往是:總體雇用人數減少。根據美國投資銀行高盛所做的試算,有實體店舖的零售業中若營收超過 100 萬美元,老闆至少需雇用 3.5 人;然而同樣的營收規模,在電子商務中,卻只需要雇用 0.9 人。換言之,只要全美銷售額的每 1% 的從實體店鋪轉往電商,則零售業全體的雇用者人數就要減少 13 萬人。

所以,可以預期隨著 Amazon Japan 在日本坐大,在美國發生的事情可能也會反映在日本的經濟上,使得總體雇用的人數減少。

其三:日本失業率上升

承接上一個論點,除了 Amazon Japan 的影響,在 2020 年的時候,預計 AI 與機器人將可以開始大量實際應用在業界──當中尤其以製造業、金融業等首當其衝。

假設勞動力的兩成將可被電腦演算法或機器人的自動化所取代,那麼在 2020 年代後半,可能失業率會比現在上升至 5.5 ~ 6 個百分點。

另外,作為日本帶動經濟火車頭的汽車產業,其實前景也不甚明朗。

理由是現在全世界汽車業的趨勢是「電動車」(EV),在 2017 年時法國與英國相繼禁止販賣燃油車,中國也有同樣的方針。然而,日本汽車業界現在的電動車發展,相比於歐美的進展,是比較緩慢的;跟電動車息息相關的無人駕駛技術,同樣地日本也不佔據優勢,未來將面臨如 Apple、Google 等 IT 大企業的競爭,日本的車廠(Toyota、Nissan、Honda)要如何持續保持世界上汽車業的領導地位?部分日本的專家們並不樂觀。

與奧運相關的「日本經濟失速」理由

我們可以先從這張《日經》製作的「奧運前後經濟成長率對照圖」來看,參考一下歷屆主辦國的情況:

從圖中可以發現,只有美國(米國)在 1996 年那次奧運後,經濟成長率比奧運那一年還高,其他的五國都是下降──所以即使單純從機率角度來看,日本或也很難成為少數經濟成長率在奧運之後持續上升的國家。

再來,我們具體以時間比較近的 2016 巴西里約奧運為例,或許可以有「機率」以外的多一點想法:

為了籌辦里約奧運,巴西政府興建延伸的地鐵路線、提供高速巴士服務,整備煥然一新的港區──所以說,基礎建設的確因為奧運的舉辦而有發展與進步。(也貢獻到當年度GDP上)

然而,這些基礎建設的支出,卻都是政府舉債得來的:比如說地鐵興建費用一共舉債花了 97 億巴西里拉(約新台幣 934 億元),高爾夫球賽的場地造價 2000 萬美元(約新台幣 6.05 億元)⋯⋯凡此種種不勝枚舉。《美聯社》曾經估算,巴西一共花費超過 130 億美元的經費在主辦奧運──但是奧運之後,新的基礎設施和建設,是否還能持續產生經濟效益?就成為最大的問題。

從里約奧運結束後一年的結果來看:奧運場館成為了蚊子館、 3600 戶的選手村空蕩蕩、高爾夫球場則因為國內沒有足夠多的人會打高爾夫球,經營也不是那麼容易──也就是說,巴西的經濟體質並沒有那麼好,即使因奧運的關係,政府借貸投資建設,讓經濟在那幾年「虛胖」,一旦過了奧運之後,也不得不面臨現實。

那麼日本的情況呢?日本這幾年因奧運所做的基礎建設,能夠在奧運之後,持續創造價值嗎?

有不少人不表樂觀,但我的答案卻是肯定的,將在下一段落說明:

圖/Shutterstock

日本經濟因奧運正向成長的理由

主因在於,我認為在奧運籌備期間,日本政府所做的基礎建設如交通、英語化、場館等,在奧運結束之後,都能、也都會持續加強服務來到日本的觀光客。

這樣「吸引外國人來日本的觀光產業」,在日本稱為 Inbound。(延伸閱讀: 乘上日本旅遊 -inbound- 浪潮,觀光產業機會多

2012 年左右,日本一年的 Inbound 觀光客還不到 1000 萬人次,而日本政府當時便喊出了 2020 年要達到年間吸引 4000 萬外國旅客的口號──結果截至 2018 年為止,在日本的外國人旅客數字已經達到 3100 萬。以日本觀光的魅力、政府配套規劃的種種措施而言,要達到年間 4000 萬人應是指日可待──因此日本經濟,將有更多因海外觀光客人數增加而成長的潛力。

結論:

日本經濟在奧運年後,各有「上升」與「下降」的理由,具體來說,誰影響比較大?

老實說,我不知道。但我的猜想是經濟的總體熱度會較這兩年趨緩,但旅遊產業會持續旺盛,所以瞄準固定資產投資(如想到日本買房的人),我認為不妨等到奧運之後──那時總體經濟的熱度下降,房價和相關資產應有回檔空間。

而著眼日本消費力道和觀光服務業人力需求──例如想來日本工作的人──不妨趁著奧運前這最好的時機,快來日本工作吧!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東京奧運後,景氣失速說,是真的嗎?〉。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