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才紛紛走出去,「那台灣怎麼辦」?——海外職涯的利弊分析與自我期許

年輕人才紛紛走出去,「那台灣怎麼辦」?——海外職涯的利弊分析與自我期許

文: 洪立遠(Yuan) 

在日本這邊的台灣人社群,有一個口耳相傳的「回台年限」,那個時間是 3 年。

許多人一開始抱持期待來到日本工作,卻可能因為始終難以適應公司內部的日式文化、加班及「終電地獄」,往往會在 3 年內離開日本;另一方面,如果能夠在日本度過 3 年,而且還保持著一定程度對日本的喜愛、工作上的熱忱,那麼多半就會繼續在日本待下去了。

我來日本工作已經兩年多了。眼下看來這個「 3 年之限」,對我並沒有什麼影響,我想自己應會繼續在日本待一段時間。然而,在我腦中一直揮之不去的,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我們這些在海外工作的台灣人,到底對台灣的影響是好是壞?」「如果愈來愈多台灣人離開台灣、追尋海外職涯,那麼台灣的未來又會是怎樣一番光景?」

以下,關於海外職涯的影響,將針對「個人」與「台灣」,分別進行一些思考。 

個人追求海外職涯的利與弊 

對於「個人」層面來說,如果你在海外工作,可能有以下的優點:

一、有較高的機會,與各國人一起工作,培養提升跨文化溝通等軟實力;從中,也相對較有機會,培養更加多元看待世界的觀點。

以我自己為例,在這兩年多中,已經跟超過 10 個國家的人一起工作過,面對各種不同的英文口音、做事細膩程度、溝通時的「眉角」等等,自己必須更加圓滑地去應對;進而也讓我在這過程當中,成為一個更善於合作的人。

同時,我也跟其他國家的同事們學習到一些在職場上應該去做,但台灣人在職場上可能相對較欠缺的能力,例如跟美國人或印度人學習「表達」(Presentation)與「說服」;向日本人學習「嚴謹」等等。
 
二、見識不同的世界、豐富人生經驗。這裡的「人生經驗」,指的是工作之餘的生活,例如各種娛樂、藝文活動或是人際交往等。

以日本為例,在這裡生活,你可以認識的人以及可以享受的娛樂,就跟在台灣時很不一樣。例如在這裡可以很輕鬆地去滑雪(延伸閱讀:在日本的台灣人工作之餘的生活)。我相信,一個人的人生經驗愈豐富,他的人生就愈幸福。
 
三、薪水(通常)較高。這個是就我所知、許多人選擇海外職涯的重要理由之一。例如在日本,一個普通大學畢業生的起薪約在每月 20 萬日幣左右(約新台幣 56K ),儘管東京地區房價、物價高昂,但許多人仍能夠節省度日、存下可觀的存款。而日本不少工作的薪資行情 / 生活物價比,也經常比台灣的大學畢業生還要好。
 
四、更多的選擇。根據周遭多數案例(但非必然),在海外爭取到正職工作機會的人,基本上也多可以選擇回台灣工作(因為外國對「非本國人」通常也會有所謂的就業門檻)——也就是說,在同時間你對於工作場所的選擇,經常是有兩個以上的。這種「不止一個選擇」的狀態,可以讓自己的人生更游刃有餘、更加安心。
 
而在海外工作的缺點,我認為相比之下沒有那麼明顯。除了文化適應之外,我覺得最主要就是可能與家人、男女朋友、或是一眾好友的分離。(且近年交通和傳播科技的越加發達、成本降低,更相對容易改善此一狀況。)

而在海外工作的缺點,我認為相比之下沒有那麼明顯。除了文化適應之外,我覺得最主要就是可能與家人、男女朋友、或是一眾好友的分離。圖/Shutterstock

「那麼,台灣怎麼辦?」——海外工作者的對台利弊與自我期許

對於「個人」來說,或許找到理想的海外職缺、經常是「利大於弊」的。但對於「台灣」來說,情況或許就不是如此了:

如果很多台灣人、尤其年輕世代都在海外工作,那麼必然有一個最明顯的缺點:那就是我們平日的工作產出以及生活消費,所產生的經濟活動產值(GDP),絕大多數都不在台灣。(海外的台商職員、或海外工作者匯回台灣的金額,相比之下仍佔極少數)所以很顯然的,台灣的經濟成長、內需消費,容易因此受到不好的影響。

此外,由於長期在海外工作、納稅、生活,海外工作者可能大多都不會繳交勞保及國民年金等,這也使得逐漸邁入高齡化社會的台灣,未來將面臨更加嚴苛的社會福利支出問題。

然而另一方面,台灣人在海外工作,如果有意識地自我期許以下幾件事情,我想對於台灣,還是能產生一些正面貢獻的:

一、將國外的一些思想、優缺點和趨勢,介紹回台灣。比如說,像是我們 Worklife in Japan 正在做的事情之一,就是盡可能把日本這邊第一手的所見所聞、商業模式、政策影響⋯⋯等等寫成文章,如果能夠啟發在台灣的讀者、或是影響讀者某個決策,那麼,這些文章也就有了意義。

當然,日本並不盡然都是美好的,台灣如何學習它文化、制度中美好的一面;同時提早避免掉一些前車之鑑,都是我們可以去思考的。

二、在國外建立「勢力」,幫助台灣走出來。如果只是把思想帶回台灣,聽起來還是略嫌保守;如果可以做到「帶領台灣走出來」,我想是更為積極、有建設性的行動。在此,就以 WIJ 的姐妹組織 JapanInsider 為例——這個組織的宗旨,是要幫助台灣的團隊來日本市場群眾募資,目前已經成功經手不少案件。

從這個台灣團隊來到日本市場群眾募資的觀點來看,台灣的產品或服務走出了台灣,在海外日本市場獲利,相信這對於台灣的經濟成長也是有幫助的。

三、在國外帶著資源以及所累積的經驗,回台灣工作。這一點就更是最直接明顯的優點了,舉幾位著名的人物為例:張忠謀(曾任職德州儀器)、杜奕瑾(曾擔任微軟人工智慧部門亞太區總監、回台創設台灣 AI 實驗室)、翟本喬(曾任職於 Google )等,都是在海外累積一定經驗後,帶著資源回台灣服務,也為台灣注入創新的能量。

除了這些有名的人物,我在日本這兩年,身邊也有回台灣的朋友,來聽聽他們的故事:

◆A 從在日本讀書到開始工作,已經在日本待超過 10 年了,他是一間電商 IT 公司內負責網路安全的主管,小孩從小就在日本讀幼稚園。以他的經歷,完全可以就這麼一直在日本待下去了,然而,因為父母的因素,最近毅然決然回台灣工作。

◆K 原本在日本這邊的 IT 公司工作,然而其真正的熱忱與能力,其實是綻放在電競領域以及社群經營。於是,他在台灣找到了一個發展更好、而且正是他有興趣有專業的工作,在日本待了 3 年左右,回台灣工作了。

◆Y 則是當初利用打工度假簽證前來日本工作,後來順利轉為正式工作簽。在日本待了兩年之後,因為在台灣的家人要創業,加上男朋友在台灣,因此決定帶著一身所學,回台灣發揮自己的能力。

以上的例子可以證明,「出走」之後、又從海外回到台灣工作的人並不在少數。不論是為了家人、另一半或更好的發展機會(沒錯,像是電競領域台灣走得比日本超前、發展可能更好),我相信他們經歷過海外工作的洗禮,回台灣工作將更大放異彩。

持續連結台灣,從你我做起

從以上「個人」在海外工作的分析來看,我認為通常都是利大於弊——只要你還年輕,在家人的陪伴、照護問題尚且不是那麼大的前提下。

而「出走」到海外工作,也不代表因此就是「嫌棄台灣」,甚至你會更發現台灣的美好之處:這也是我們 WIJ 許多在日台灣人一貫的理念——我們鼓勵大家都至少去海外工作一陣子,其實最終你會發現,台灣還是很棒的,那好吃的食物、方便的各種服務以及溫暖的人情味,都會是你心底最深的渴望,吸引著你回家。

而在「台灣」這方面的分析則顯現出,如果持續讓海外工作的台灣人保持與台灣的連結,那麼對台灣也「可以是」有利的。這個連結包括了思想交流、幫助台灣團隊走出來、讓海外人才有辦法回去台灣服務⋯⋯等等。

如何「持續連結台灣與世界、並讓台灣更好」,會是在日本 WIJ 的我們,持續思考並實踐的課題。我想,這甚至也可以是所有在海外工作的台灣人,去思考、去實踐的課題。

不論我們身在何方,台灣的一榮一枯,都與我們息息相關。希望這樣的連結與善意交流能夠不斷持續,就從你我做起吧!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該回台灣嗎?以在日本工作為例,該如何看待海外職涯這件事〉。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