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打工的另類選擇:推人上電車,時薪 1,500 日元──訪談兩位來自台灣的「月台輔助員」

日本打工的另類選擇:推人上電車,時薪 1,500 日元──訪談兩位來自台灣的「月台輔助員」

文:Mark Chih / WIJ共同創辦人

根據日本媒體在 2013 年的報導,據稱全世界最繁忙的 50 個車站之中,有高達 45 個在日本。首都圈早上 250%混雜率以上的電車通勤,更可以說是世界上獨有的現象。

因為這個特殊的現象,有了相對的需求,也產生了對應這個現象的工作──沒有錯,就是在日本俗稱「ケツ押し」(推屁股),專門幫助乘客擠上電車的「月台輔助員」(ホーム補助員)。 

在日本都會區早上的通勤時間,一些特別繁忙的車站上,經常會看到一些穿著制服的站務人員,在車子已經擠滿人的情況下,還在努力嘗試把更多人「推」進車廂──而如上所述,除了正職的站員之外,日本的鐵路公司也聘有「專門負責推乘客上車」的時薪打工人員,它更是許多打工族心中的「好缺」之一。

這次,我們有機會訪問到兩位正在擔任「月台輔助員」打工的台灣人吟羽和柏惟。一起來看看他們的工作內容與甘苦談:

Q:兩位是怎麼找到這個工作的?

吟羽:我一年前來日本唸書到現在,一直住在京王線上。 早上出門的時候,都會看到站員在尖峰時間幫忙推人進車廂, 一直很好奇他們的工作。查了一下網站,發現原來這也是一個打工機會,叫ホーム補助員アルバイト(月台補助員打工)。剛好住的地方附近的車站有在找人,覺得很有趣就去申請了。

柏惟:我是來日本打工度假,一直斷斷續續在首都圈找不同的打工。這個打工就是認識吟羽之後,她介紹給我的。我一開始申請的理由,純粹是因為這工作時薪(約 1500 元日幣,折合新台幣約 414 元)比一般的打工高;時間也很好,只需要早上通勤時的兩個小時班──這樣子我比較容易可以在同一天,找其他的打工機會。

Q:擔任月台輔助員打工的同事們,大都是什麼樣的人?

吟羽:在面試的時候,沒提到這工作有年齡或是性別限制。唯一向應徵者確認的,就是「能不能早起」。例如我雖然住得比較近,但因為是 7 點整準時開始的早班,算算通勤和事前準備的時間,大概 5 點就要起床準備了。

開始工作之後,發現來打工的人大多是住在附近的大學生,上完班就可以直接去上課;也有一些年紀比較大的、再就業的男性──另外我是唯一的女生,本來想要在離我最近的一站打工,但因為該站沒有女生的員工更衣室,所以就被派到另外一站。

柏惟:我住的比較遠一點,所以要更早起來準備⋯⋯。由於這工作在日文方面沒有很高的要求,因此就我所知也有一些和我一樣拿打工度假簽證的人來申請。當然這工作還是要有日常生活程度的日語聽說能力,不過在工作時需要的日語,訓練的時候都會教,只要背幾個常用的句子,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如果若有什麼突發狀況無法自己處理,也只需要引導正職站員過去就可以了。

Q:具體來說,兩位的工作內容和重點是甚麼?

吟羽:工作的內容其實很單純──就是在尖峰時間,盡可能將更多人「推」進去車廂。一開始的幾天會跟著站員觀察,也會教你「推人的技巧」,和基本應對的日語,之後就可以獨立作業。因為我是女生,所以通常都被派到女性專用車廂。

柏惟:除了推人上車之外,我們也需要觀察月台上有沒有需要協助的人,或是車門有沒有關好,所以也需要在月台來來回回確認。關於「推人的技巧」,基本上就是不要用太大的力量硬推進去,只要在門口用身體的力量去推,而不是用力把人「撞」進去。這主要是預防車廂裡面有孕婦或行動不便的人,避免讓他們受傷。 

另外,男性輔助員推女生乘客的話,也被提醒盡量不要直接碰到身體,而是利用她們身上的包包當作緩衝──要推的時候,也一定要記得先出聲提醒她們。吟羽還另外提醒過我一點,就是推人、尤其推女生進車廂的時候,不可以笑得太開心。(笑)

圖/Mark Chih 提供

Q:就兩位觀察,日本人對於在尖峰時間被推進車廂有什麼感覺?為什麼不乾脆等下一班車就好了?

吟羽:我覺得大概沒有人真的喜歡「擠沙丁魚」吧,但日本人確實有上班不喜歡遲到的文化,而日本電車的時刻表都非常準時,所以上班族們還是會盡可能地努力搭上「那一班應該要搭上」的電車。

而且,京王線算是進入東京首都圈的主要幹線──現實面是早上的通勤尖峰時段,每一班車都一樣多人。再來,就是每班車不見得會停在自己要下車的那一站(會有所謂的快速通勤車,跳過一些比較小的站)。

關於「被推」,我自己沒碰過被日本人抱怨的事,但這也可能因為我是女生的關係──很多女乘客看到有女性輔助員都還蠻安心的,也會主動請我幫忙。

柏惟:偶爾還是會遇到一些在胡鬧的年輕人,不過大部分的上班族真的都是「逆來順受」,應該也是覺得沒辦法吧。大部分的時間,乘客都會自己想辦法擠進去,另外如果乘客要等下一班的話,我們也不會硬把他們擠進去的。

Q:在這個工作中,有什麼印象特別深刻的經驗嗎?

柏惟:我主要負責列車中後段的車廂,有時月台兩端有狀況時,若沒有人主動通知往往很難察覺。有次在值勤時,一位視障者在旁人引導下,特別走過來對我說「月台末端有身體不適的人」。我趕忙跟著她前去(一方面也是好奇她是怎麼知道的),最後找到這位身體不適的乘客,並送至事務室休息。

大家常說「東京人很冷漠」,然而那位視障的女士,與這個工作中遇到,不少看到身體不適或需要幫忙者,都會主動告知或一起幫忙的人,都讓我感受到東京人也是有溫暖的一面的。

吟羽:在通勤尖峰時間,日本大多數列車的最前頭車廂,會設置為「女性專用車廂」。但在執勤時常常會遇到男性乘客「誤乘」,尤其以外國旅客居多。

一般來說,其實只要告知乘客,他們便會自己移動至別的車廂。但當然也遇過會當場跟站務人員爭辯「為什麼只有女性可以搭」的狀況。我自己之前是遇到一位阿伯,想要走進女性專用車廂,告知提醒他之後,對方卻開始邊笑邊說自己是人妖,「那我應該搭哪一邊才好呢?請設置一個人妖專用車廂!」我只好尷尬地對他說「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對不起)。

雖然我自己是女生,但有時想想,如果除了「女性專用車廂」外、也設有一個「男性專用車廂」的話,是否除了比較公平外,也可以讓男性乘客多了個不會被「痴漢冤罪」(意指被女性乘客指稱性騷擾,但實際上未犯案)的選擇呢?

但目前在日本,關於「女性專用車廂」與「乘車性騷擾」的爭議仍是層出不窮,大家去搭車的時候,還是注意一下比較好哦!

圖/Mark Chih 提供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日本電車特有的推人需求 - 專訪月台補助員打工〉。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ark Chih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