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日本工作的台灣人,連續三年均成長 30% ──海外工作,並非「遙不可及」的選項

到日本工作的台灣人,連續三年均成長 30% ──海外工作,並非「遙不可及」的選項

這篇文章,主要討論的是「在日台灣人」的最新統計資料。每年 WorkLifeinJapan 都會整理相關統計資料,加上我們於日本的在地觀察,提供一些分析跟觀點、分享給大家討論。

在正式開始之前,台灣政府去年( 2017 年)剛公佈了台灣人赴海外工作的人數,還發佈了新聞稿,所以也拿來這邊作一下比較。要點整理如下:

一、 2015 年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為 72 萬 4 千人,較 103 年減少 2 千人( 0.27% ),近 7 年則增加 6 萬 2 千人。

二、 2015 年國人赴海外工作者中,「男性」、「大專及以上程度」與「 25-59 歲者」分別占 56.10%、72.52% 與 54.69% 。

三、 2015 年國人赴海外工作者以赴中國大陸占 58.00% 最多,東南亞占 15.40% 次之。

看完這些數字,第一個想法可能會是「所以呢?」「結論是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接下來要幹嘛?」⋯⋯。確實,如果沒有「故事」,冷冰冰的數字很難具體和我們產生連結。因此在這篇文章接下來討論的數據之前,先來分享一個小故事:

「看不見的猩猩」──工作與職涯的「不同可能」

不久之前, WorkLifeinJapan 與政治大學合作,在東京舉辦了一個職涯線上座談活動。座談結束後,我遇到一位正在美國唸研究所,已經拿到美國當地 offer 、也正在面試日本公司的學弟。

圖/WorkLife In Japan 臉書專頁 

他問說:「學長,你當時到美國唸書的時候,怎麼沒有想説要在美國找工作?」
我想他真正要問的,是「為什麼當初你選擇來日本,而沒有待在美國?」

我看他似乎期待了一下,以為我會有什麼高深的見解。但我只能很坦白回答他說:「其實我那時,根本沒有想到可以在美國找工作。」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想:「啥!?都到美國了,怎麼可能不順便找工作看看?」但當時的我去美國留學就是為了唸書,還真的沒有「留下來」的想法。

之後我回到台灣,工作了幾年後,申請打工度假簽證來到日本。

你可能覺得我在美國有過一次經驗,應該學會變通了──但沒有,我還是真的覺得「打工度假」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於是找了三個月的「打工」。後來是因為一直找不到適合的短期打工,誤打誤撞下找到商社的「工作」,換成了正職工作簽證、才在日本待了下來。

不論是美國或日本,為什麼我一直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在國外找工作呢?

是我不想在海外工作嗎? 不是,我後來一直覺得為什麼沒有早點知道這些機會。

那為什麼當時不找呢?因為,當時的我不知道「原來這也可以是我的一個選項」,所以即使它(海外工作的機會)一直存在,卻不曾進到我的腦袋裡⋯⋯。

心理學裡有一個著名的實驗「看不見的大猩猩」,實驗要求受測者觀看影片,計算片中人們傳球的次數──影片裡,有一隻大猩猩走過畫面,但是因為大家太過注意影片裡人們的傳球動作,導致許多受測者並不曾注意到大猩猩的存在。換言之,當大腦的注意力資源被占據時,人們往往會忽略發生在眼前的事件。

而這個實驗的結論,就活生生發生在我的身上──我完全沒有注意到海外工作這隻「大猩猩」。

所以,以下整理的這些數據,目的就是讓大家真正「看見」海外工作這個選項,並希望在大家的頭腦裡埋下一個種子,讓對海外(日本)工作有興趣的人,或者是沒有想過海外(日本)工作的人,也能了解目前台灣人在日本工作的趨勢,讓「消失的選項」有機會出現。

圖/flickr@Yanai Takahiro CC By 2.0

在日本工作台灣人數,連續三年成長近30%

我們先來看看,目前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人數,按照政府的新聞稿形式,把要點整理如下,補齊政府沒有詳細說明的資料,讓大家看看這個「消失的選項」吧!

一、 2017 年國人赴日本工作人數為 8,300 人,較 2016 年增加 1,816 人(28%),近 3 年則共增加 4,562 人(122%)。

二、 2017 年國人赴日本工作者中,女性、與 21-40 歲者分別占 68.46% 、 51.78%。

三、2017 年國人赴日本工作者,以赴東京占 45.70% 最多,大阪占 12.40% 次之。

這邊配合詳細數據的 W 檔案,針對各點作一些整體的分析跟觀察。同樣地按照上面三點的方向來作說明:

如果以整體來說,在日本「長居」的台灣人數(包括學生、打工度假、日本人配偶等所有簽證類別、不含短期觀光),從 2012 年以來一直穩定成長。從 W 檔案 的整理來看,更從 2012 年的 22,775 人一直到成長 2017 年的 54,358 人。但按照簽證類別來看的話,成長最明顯的是「工作簽證」的人數──從 2014 年以來,每年的成長率分別是 33% 、 30% 、 28% ,連續三年都成長近30%。

相對來說,留學生簽證的人數同樣呈現成長,過去三年的成長率分別是15%、14%、8%,但比起工作簽證的人數來說,增加得並沒有那麼顯著。以人數來說, 2017 年的赴日留學生有 9,551 人,工作簽證有 8,300 人,雖然留學生仍較工作簽證的人多,但以同樣的成長率預估的話,明年在日本領工作簽證的人數,很可能就會超過留學生人數了。

這也就是說,有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在沒有在日本留學的經驗下,直接來到日本工作。 

赴日工作台灣人,女性占 68% ,居高不下

另外,相較於台灣人赴海外工作的「整體」數字,長期以來均以男性居多;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女性比例一直維持在 7 成上下。 2017 年台灣人赴日工作的女性比例略較往年下滑,但仍有高達 68.46% 。

過去有許多讀者幫忙解讀,有些人猜測是「女生比較沒有負擔、不用當兵、語言能力較好⋯⋯」等等理由。但這次看到政府公佈的數字,整體來說,「出國工作」是以男性居多的(56.1%)。

那會不會是到日本工作的外國人,本就以女性偏多呢?在 W 檔案 裡面整裡的資料所示,在日本的外國人工作者(包含各國人士)確實以女性較多,但比例為 52.06% ,並沒有特別的顯著。

所以只能說,台灣女性相對來說,真的對日本工作特別嚮往;又或者是,台灣男性相對來說就是較不傾向赴日工作。這裡面的箇中原因,看來還有待後續的研究與討論。

日本工作的台灣人,單東京就占 45.7%

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有高達 45.7% 在東京工作。細看 W 檔案,如果加上神奈川、千葉、琦玉,在整個「大東京地區」工作的台灣人更占了 62.9% 。

因為這邊工作人數的是以持有「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簽證者來計算,雇用這些人才的公司多在東京地區,所以比例高達 6 成,或許不算太大的意外。

但有趣的是,順便看一下來日本打工度假(特定活動)的人都聚集在哪邊時,竟然也是在東京的人最多,共占 23% ,人數有1,030人。原本以為很多打工度假的人都到北海道、沖繩等旅遊勝地,但實際人數只有 354 人跟 108 人。

看了這麼多的數字之後,你接下來也可能想問的問題是:那麼這些人到底在日本做什麼工作?有沒有什麼是我也可以做的?我有沒有錯過了什麼「消失的選項」?

答案不該只有一個,很歡迎你繼續參考專欄內來自我們的真實分享,找到適合自己的路。
 
* W 檔案是 WorkLifeinJapan 檔案的簡寫,實際檔案的位置是這裡
**這邊的工作人數是以簽證類別「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計算,不包含「永住」(但實際在日本從事工作者)、「特別活動」(打工度假)等人數。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到日本工作的W檔案 2018〉。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ajpscs CC By 2.0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