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妹的進擊──為了幫偶像的忙,我努力了十年成為日本節目製作

迷妹的進擊──為了幫偶像的忙,我努力了十年成為日本節目製作

如果喜歡日本搞笑節目的話,你一定會知道吉本興業。 Mayu 在高中時認識了吉本旗下搞笑藝人組合倫敦靴子(ロンドンブーツ 1 号 2 号)中的田村淳之後,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就立志要去吉本興業工作。 

以下將以第一人稱,記錄 Mayu 讓我們聽到下巴掉下來的心路歷程:

除了當粉絲之外,我還想要幫搞笑藝人更多

我國中時很喜歡看日本搞笑節目,高中第一次看到「男女糾察隊」,馬上變成主持人田村淳(小淳)的粉絲。他不僅很會搞笑也很會主持,對很多事情有自己的看法、很聰明也喜歡嘗試新鮮的東西、有自己的原則卻也對身旁的人很貼心,當時的我覺得他跟一般搞笑藝人很不同。除了當粉絲之外,我還想要幫搞笑藝人更多

那時候 jealkb (小淳跟一群搞笑藝人後輩合組的玩票性質視覺系樂團)剛好來台灣表演,身為小淳一號粉絲的我,當然義不容辭地參加。不過當時他們在媒體沒有什麼曝光度,我覺得很遺憾,甚至還打電話去唱片公司,希望他們能多宣傳。

這是一個契機,讓我思考除了當粉絲之外,我還能為小淳做什麼? 

小淳跟 jealkb 都隸屬在吉本興業,這間日本最大的搞笑藝人經紀公司,但除了小淳之外,其他團員都還要額外打工才有足夠的收入生活。知道了這件事後,我很天真地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我要去日本吉本興業工作,不僅是為了小淳,也希望為了這群努力築夢的搞笑藝人們貢獻一份力量。

吉本興業旗下的搞笑藝人田村淳。圖/田村淳 IG

那時候我完全不會日文,對日本演藝圈也不了解。家人跟朋友都只當我是一個瘋狂粉絲,認為我很快就會放棄了。但我是認真的以此為目標去計劃我的人生。 

大學時我開始選修日文,也打工賺錢準備去日本的經費,同時每年都會去日本參加小淳的錄影跟演出活動,當作給自己休閒和舒壓的機會。小淳是一個對粉絲很好的人,他記得我,也一直給我鼓勵, 讓我有動力能夠繼續堅持下去。

畢業之後我到了台灣的日商公司工作,繼續為去日本準備。過了幾年,公司剛好有外派日本的機會,我毫不猶豫地申請,面試時也很誠實的告訴當時的上司:「我去日本就是為了要進吉本興業,只要我存夠錢,我就會辭職!」結果他不但沒有馬上把我踢出會議室,反而支持我去追逐這個夢想,就這樣我拿到了外派的機會來到日本。我一直都很感謝前公司對我的體諒和鼓勵,直到現在他們還是持續支持我,也自豪他們參與了我夢想的一部份。

戲劇化的面試過程

等我存夠錢、辭職之後,我一邊打工,一邊在吉本興業主辦的 YCC(Yoshimoto Creative College)學習日本演藝圈相關的知識跟技巧,一年後再參加吉本的入社面試。

還記得面試之前,我收到小淳的信,鼓勵我不論結果如何都要繼續往夢想邁進。我盡了全力, 但是第一次面試並沒有過。收到拒絕信的那一晚,我的眼淚不停的掉,未來該怎麼走,我完全不知道。 

在要回台灣的 3 天前,我的心情和行李已經都整理好了,準備要回去另尋一條路。但那天下午,我突然接到一通電話:「你好,我是吉本興業的人事,請問你 2 小時後方便再參加一次面試嗎?

我立刻說好,連回家換裝的時間都沒有,只能穿著短褲、踩著高跟鞋,一身完全不適合面試的裝扮跑進吉本的會議室裡──當天的面試官,居然是吉本的社長跟董事!

我用台灣口音的日文,跟兩位大人物表達我的夢想和對吉本的熱情,面試結束之後,社長告訴我,他很欣賞我的勇氣,也感受到我對吉本的愛,所以當場就通過面試!

夢想的第一步就這麼戲劇化的完成。我一邊流著淚一邊跟社長和董事道謝,當晚的送別會馬上變成就職慶祝會,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我記得那天晚上大家都哭個不停,只是從離別變成了高興的眼淚。

在吉本,台灣人沒有任何優勢

進了吉本之後,我在節目製作部擔任製作,負責企劃跟協調節目的進行,有時也要安排攝影團隊和藝人的外景拍攝。日本演藝圈是個輩份分明、有許多潛規則的職場,再加上要跟很多藝術家性格的人共事,只要一個環節不順利,現場的氛圍就會十分緊繃,甚至造成衝突。 

以製作來講,身為一個外國人沒有任何的優勢,我一開始常常跟不上現場的步調而被罵得滿頭包,每天半夜工作結束之後都沮喪得說不出話來,回家倒頭就睡。

不過幸好有許多同事的鼓勵,讓我知道這些瑣碎煩事是每個新進製作的磨練,自己也保持著希望能支持小淳的初衷。身心疲憊時看自己製作的節目有了成果,就覺得:「那再撐一下吧,新的一天起來再繼續奮鬥!」

吉本之前有一個すみますアジア(長駐亞洲)的企劃,目標是派日本的搞笑藝人到亞洲的各個國家長住,在當地推廣日本的搞笑文化。其中一組搞笑藝人「漫才少爺」就被安排到台灣,我便被指派去協助他們。

搞笑藝人台上看起來光鮮亮麗,但其實 1000 組的藝人裡可能沒有 1 組能用表演糊口。看他們努力的在異鄉追求自己的夢想,很容易跟當時在日本努力的自己重疊起來,自然而然的想幫他們加油。

台灣和日本節目團隊的不同

吉本最近積極地想往海外市場發展,由於台灣跟日本文化上有很多相近的地方,我們跟台灣演藝圈常有合作,身為台灣人的我也很自然的被安排處理相關工作,而我也因此發現兩方工作習慣上的不同。 

日本團隊事前會規劃得非常詳細,將一整天的進度都排好,當天只需要按表操課。可是當現場臨時發生狀況,就比較難即時調整。台灣團隊則是非常的自由,沒有什麼既定的計劃,但現場應變很快速。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跟台灣團隊去日本拍外景,到達地點準備要拍第一場的時候,突然被叫停,原來是節目團隊想先去買當時很紅的雷神巧克力⋯⋯。

在攝影棚裡也是很不一樣,日本節目都是圍繞在藝人的表演上,所以製作的第一優先就是要照顧好藝人,讓他們能保持最好的情況。在台灣則是一切由導播主導,所以做久了就知道該拍誰的馬屁 (笑)。

這樣的差異,讓台日團隊一起工作時常常會有很大的文化衝擊。為了確保工作能夠順利的進行,夾在中間的我除了要翻譯之外,還要安撫大家的情緒。雖然到最後常常兩面不是人,但是反過來想,這不就是最適合我的角色嗎?如果還能藉著這個工作,讓日本和台灣可以更了解、尊重彼此的工作文化,也是一件好事。

十年後,我達成了夢想,但也付出不少代價

2015 年 11 月 jealkb 曾在台灣辦演唱會,經由我在公司裡大肆的宣傳,同事都知道我是小淳的瘋狂粉絲,而且很好心地讓我以工作相關的身份去參加那次表演。

從 2005 年認識小淳開始,10 年後我總算是達成當初訂下的夢想──但是我不想只美化這個過程,為了這個夢想,我其實付出了不少的代價。在這個業界需要極大的抗壓性跟適應能力,身為外國人更需要比一般日本人多付出數倍的努力。

我的體力透支,休了近一年的長假,也跟當時論及婚嫁的男朋友分手。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還要咬著牙繼續堅持(而且小淳也結婚了⋯⋯),現在的答案可能就是不想辜負曾經幫助過我的朋友、包容且為我自豪的家人,和我這一路下來的犧牲吧!

有多辛苦,成就感就有多大。接下來我有更大的目標,希望可以為日本的搞笑文化在台灣發揚光大盡一分力。只要我還有這個夢想, 我就會繼續在日本努力!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 WORKLIFE IN JAPAN,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機會是留給沒有放棄的人: 吉本興業節目製作的 MAYU〉。

執行、核稿編輯:HUI

Photo Credit:Mayu 提供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