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作要快,因為還得『趕場』!」──我的越南掃墓初體驗
圖片

越南沒有清明假日,農曆春節前掃墓

最近是一年一度的中元節,我們來談談關於祖先們的身後事:台灣人多半一年掃墓一次;日本人一年掃墓則可能超過五次,那越南呢?

其實,也是一年一次,但大都是在農曆春節前。

台灣「民族掃墓節」是國定假日,也就是通稱的「清明節」,越南名目上沒有所謂的「民族掃墓節」,掃墓的時間也跟台灣不太一樣──通常是在農曆新年前 10 天,利用春節來臨前,趕來為先人塵埃落定的地方除舊佈新。

在華裔較多的區域,部分越南人則會一年掃兩次墓──就是春節前,再加上我們的清明節:

清明節起源於中國,相傳是春秋時期,晉公子重耳紀念介子推訂定寒食節,寒食節的後一天即為清明節。後來寒食、清明概念,也傳入越南從越南李朝(西元 1009 年-1226 年)開始,越南人民就已接受寒食節,並融合了越南傳統特色,演化成越南自己當地的節日。節日意義大同小異,主要為清掃和修整前人的墳墓。

但總而言之,雖然現在多數越南人都知道清明節的典故,但實際掃墓還是發生在春節前居多。

嫁給我家少爺,成了駐越台灣媳婦的我,過年時也不能免俗地跟著家人一起來掃墓。

越南傳統信仰,土葬仍是大宗

在分享「越式掃墓」的經驗前,先來談談越南和日、台、中國等地的身後事差異:

台灣在土地有限的情況下,近年採土葬的比率已大為降低,主要是火葬;日本火葬率雖然超過 99 %,但因葬禮費用昂貴,近年改以樹葬、海葬等天然葬法省下高額喪葬費的,亦大有人在。

古代漢人認為死後大體埋入地下,靈魂得以歸天安息。越南深受漢文化影響,土葬的傳統在當地根深蒂固,越南人普遍仍認為「入土才能為安」。

在火葬率如今也幾乎達到九成的台灣,身後會被「收編」進佔地不大的靈骨塔,子孫不需東奔西跑到處掃墓。但由於多數越南家庭還是維持土葬,而且通常是一個親人一個獨立墓碑,只有做到「生前規劃」的少數,才會有家族或夫妻共葬在同一地的情況。

在傳統的越南,春節前掃墓可是每年大事,也是親友齊聚一堂的時刻──傳統的越南人應該還無法想像,近年互聯網發達的中國,甚至已開始有公墓「直播」服務,讓無法到現場的家屬透過「手機掃墓」。

越南人一般更認為「代人盡孝」──除非是極特殊的狀況──並不可取,非但失去了掃墓的基本要求,也少了一份對親人的緬懷和傳統的尊敬。

這次我參加的「越式掃墓」,雖然與儀式與台灣不盡相同,但想傳達後人緬懷與敬仰的意義,與台灣的傳統並無二致:

家族不一定葬一起,掃墓要趕場

前面提到,在越南土葬依舊是大宗,而且沒有生前規劃的佔多數,加上安葬的土地需要購買,有時價格不菲,家族不見得能葬在一起──多數情況下,家屬只好將亡者安置在不同墓地,掃墓也因此常常都要費上一整天的時間,奔波前往不同地方。

掃墓那日和少爺與家人,就在一天內趕場了三個墓地:

早上從胡志明市外圍,往平陽方向走的兩個墓地,都是後期規劃,管理算良好。反而是離胡志明市區最近的墓園「平興和(Bình hưng hòa)」──位在胡志明新山一國際機場現址附近,從墓地還可以得到飛機起降──由於歷史久遠,可追溯到 1975 年之前,園區嚴重缺乏規劃。

目前聽說該墓園約有十萬個墳墓,進入墓區的小路崎嶇顛簸,下雨後充滿泥濘,墓與墓之間更幾乎沒有間隔。

「早期這裡算『自發性』墓園,所以缺乏規劃、亂象叢生,之後政府因而接手管理。近年,政府則鼓勵大家遷移到有規劃的墓園,因為墳墓是家屬自費購地,所以政府還得補貼請民眾遷墳,這塊地未來應該就會回收另外開發,畢竟靠近機場寸土寸金啊!」少爺說。

「自發性墓園?」啊不就是亂葬岡的意思?我心想。

「還有待會進去,小心地上有針頭。」少爺說。

「針頭?!會有什麼針頭?」我聲音突然高八度。

「以前規劃很差,天暗了人少,早期常有癮君子為了躲避警察,跑來這裡打針嗑藥,所以可能還有當時亂丟的針頭。」少爺解釋。

難怪少爺出門前還特別叫我穿運動鞋,別穿夾腳拖。最後還好,是沒有看到傳說中的恐怖針頭。

相較台灣,越南掃墓的禁忌較少

和臺灣早年相似,越南的墓隨先人家中富裕的程度,也會有不同的規模。有些人更會為墳墓多加蓋一層遮陽,看起來比較豪華氣派──所以在這個早期的墳墓區,出現了形形色色,高低、色差、造型各異的墓,並且一看就知道誰是富貴人家。

到了主墓我一轉頭,就看見後面附近有座蓋得「高大上」、外加遮陽屋頂的墳墓,上面有兩位阿桑或坐或躺,讓我著實吃了一驚。

「那些阿桑……坐在人家的墳頭上乘涼聊天耶!」我頻使眼色叫少爺看,想說這不是大不敬嗎?但少爺卻很淡定。

「那些是『靠墓地維生』的人,專門幫忙這裡的墳除草打掃、扛水澆花等,有時還兜售香燭。他們天天跟這些墳墓相處,大概已經覺得沒什麼好忌諱,但一般人不會這樣。」少爺一邊用清水洗墳一邊說。

台灣對於死亡忌諱多,所以一屁股坐在墳頭上這種事,實在讓我很難想像;另外,台灣掃墓時也有許多禁忌:像掃墓時不能照相、東張西望、頭髮不可蓋住額頭,除忌諱掃墓當天買鞋外,回家也最好淨身洗衣、清潔鞋子。

但對於越南人而言,墓地就是人過世後入土為安的地方,相較台灣,禁忌比較少一點──但也絕不是「百無禁忌」,如越南掃墓時也忌「嬉笑怒罵、非議先人」,還有非常忌諱「踩到人家的墳墓上」。

台灣三牲五果,越南燒快遞包裹

台灣人掃墓時,鮮花、清水、左右點上紅蠟燭,如果有供品多是潤餅、草仔粿、紅龜粿、三牲五果等,而近年為了響應環保,政府則鼓勵台灣人掃墓時,盡量減少焚燒祭祀金紙及香枝。

「這一包是什麼呀?」整理完墳墓之後,我好奇地望向少爺哥哥,與他帶來的一個紙做大包裹。

原來,越南人掃墓,也會放鮮花、蠟燭,另外會放水果跟烤乳豬(有時用雞、鴨)祭拜。但最重要的重頭戲,還是那一包「掃墓快遞包」──跟台灣習俗有點類似,燒的物品包含了像是銀票、紙摺的立體衣服等日用品(我在越南倒是沒看過有人像中國、台灣一樣,燒保時捷、豪宅這樣浮誇的東西),包裝長相則很像一般快遞包裹,同時一定得清楚寫上寄送的子孫姓名、收件的對象,才能點火燒了,「不然到了地府、祖先也收不到。」

在台灣鼓勵減少燒香、燒金紙的時代,雖然心中覺得這樣燒東西不太環保,但還是幫忙一一燒完。包裹送(燒)完、其他儀式與上香完畢後,離開前少爺又燒了幾支線香遞給我跟少爺哥哥,我望向他表示不解,主墳都拜完了,再點線香做什麼呢?

「其實在越南,不只是給自己親人墓頭上香,有時就連自己祖先墓地旁邊的墳墓,甚至無名的墳墓,我們也都會上個香。」少爺繞了一圈,拜了拜靠近主墳附近的幾個墳頭。

記得台灣掃墓禁忌有一說是「外人不要參與他人的掃墓」,但掃墓習俗依照國家,在規模及方式上都不盡相同。

「敦親睦鄰不也很好?」我心想。

於是,我入境隨俗,拿香跟拜了一圈,也結束了這次的越南掃墓初體驗。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第一次在瑞典過「清明節」──Alla Helgons Dag
鬼月不能刮腿毛?──鬼月出國旅遊,請先認識不同國家的「鬼節」

《作品推薦》
越南醫院初體驗:那些你想不到的二三事
小口罩、大學問:從歐美、日本到越南,口罩使用觀察筆記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aigonese Photographer@shutterstock

DD/嗯哼,這才是越南

七年級中段班的女生,在大不列顛英國待過一陣子,也流連幾家公關公司,後陸續進入企業擔任行銷公關工作,喜歡實體書本的質感,對於冷門與主流的東西都很有興趣,因為一個浪漫的理由移居東方小巴黎──越南胡志明市,也同時學習越語與粵語中,但最喜歡的還是有誠品書店、夜市、珍珠奶茶的地方,目前最大興趣是在東南亞生活中獵奇。
部落格:Uh Huh. That’s Vietnam ⁂ 嗯哼,這才是越南
臉書專頁: Uh Huh. That’s Vietnam ⁂ 嗯哼,這才是越南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