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小英文老師,哈娜──說著一口流利英語的樂天派菲人(上)

我的小小英文老師,哈娜──說著一口流利英語的樂天派菲人(上)

「蛤?老師您說什麼?」
「老師您的英文我們聽不太懂?」
「好,我再重講一次。」

我在教課時,最常碰到的問題就是學生聽不懂我的英文。雖然在台灣的正規教育下學了十多年英文,來菲之前又惡補了一年英語會話,多益考了七百多分,但來到菲律賓後,才發現英語能力還不及他們的小學生。要用英文對菲律賓人教華文實在吃力,這也只能怪從小不知英文的重要性,自然就沒將它放在心上。記得國中時英文還時常拿鴨蛋啊,等要用到時,才知年紀大了學語言時還得比別人付出百倍的努力,也只能見到少許收獲。

學生總是聽不太懂我的台式英文,卻玩得很開心

在菲律賓,連在路邊賣菜的大媽也可以操上幾句英文

菲律賓人英文好,當然不是沒有原因的,畢竟歷史上曾受過美國的殖民。如果說菲律賓漫長的殖民地歷史中,西班牙人帶來了宗教文化,那麼美國便帶來了語言教育。菲律賓的教育體制相當重視英文教學,甚至更勝過他們的母語。因為他們知道,唯有英文強,才能與世界接軌,才能找到薪水較高的工作,幫助他們脫離貧困。

菲律賓的教育系統建置了全英的學習環境,這也是最快學習語言的方式。在菲的學校,從幼稚園起老師們便開始全英授課,學生們上台報告發表也得用英文。回到家打開電視可以看到 CNN、HBO、SATR MOVIES,連到電影院看個電影也都是無字幕的好萊塢電影,如此英文怎麼會學不好?除了學校教育之外,菲律賓又是歐美觀光客旅遊的勝地,為了討生活連路邊的攤販、三輪車司機,即使沒有上過學,基本上英文也不是問題。

我的班中有一個女孩叫哈娜,雖然是個小女生卻是小皮蛋一個。在我教她之前學了三年華文,中文程度依然是零,跟她只能用英文溝通。我覺得怪,沒道理學了這麼多年,怎麼連句簡單的中文都不會說?

但這樣的情況在台灣好像也常見,那個科目就是咱們的英文。從小學到大學,前後加一加也學了十多年了吧,但一顆石頭掉下來,還是可以打死一堆仍然開不了口說英文的大學畢業生。

背後原因實在多,但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考試導向。學生背了很多單字,學了很多艱深的文法,卻沒有開口說英文的機會。再加上沒能力分班,導致老師也只能一路的趕課,跟不上的最後大概就選擇放棄了,最後老師也只能把所有的心思放在這些程度好的學生身上。

只要有主,一切都不是問題的樂天派菲人

這事實在很怪,在我的觀念裡,老師應該是要把大部份的學生能力一起向上提升才對,但往往最後卻只能變成精英主義。我無法認同這樣的教學方法和政策,但這是結構性問題,也不能單怪老師,一時要改更實在困難。

但既然身為一個有理想的老師,怎麼可以眼看著台灣錯誤學習英文的觀念,又在菲律賓華語教學上再次的發生呢?除了準備改變教學方法,我也先請媽媽來學校聊聊,看看問題的癥結點是什麼?

「哈娜媽媽,請坐,這次請您來是想聊一下哈娜的學習狀況,哈娜是個很活潑的孩子......」

我話才說到一半,就看到哈娜媽媽眉頭深鎖,露出聽不太懂我在說什麼的表情,我也只好特意再放慢速度的重說一次。媽媽聽懂我的台式英文後才笑著說:

「我知道哈娜很皮又不愛讀書,也不只在華語這門科目了,很多老師早就跟她談過哈娜在學校的問題。哈娜是個挪威與菲律賓混血的小女孩,她爸爸是挪威人,來菲律賓出差時認識了我,也不小心有了小孩。雖然有了小孩,時間一到,哈娜的爸爸就回挪威了。後來我也才知道原來哈娜的爸爸在挪威早就有自己的家庭和小孩,我也不想去破壞人家的家庭,搞的哈娜爸爸妻離子散。」

「那哈娜怎麼辦?你會恨哈娜的爸爸嗎?」我追問著。

「為什麼要恨哈娜的爸爸,至少我有一個漂亮的洋娃娃啊。她爸爸要走就走吧,小孩我們自己可以照顧,但也正因為哈娜沒有爸爸,我才特別溺愛她,讓她不會因為沒有爸爸而感到難過。」哈娜媽媽笑笑地回我。

早就聽說菲律賓人天性樂觀,任何不幸的事發生,只要向主禱告帶領他們走過,都可以正面看待,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今天才真是開了眼界,親眼見證了。

但哈娜的學習問題還沒解決啊,雖然在台灣當過 7 年的老師了,但遇到有問題的外國小孩還是第一次,嗯......外國小孩,等等!不如讓哈娜當我的小小英文老師好了。

「哈娜,老師的英文一直被同學笑說聽不懂,妳可以教教我怎麼把發音發好嗎?」我困惑的問著哈娜。

「讓我當你的英文老師嗎?好啊!我英文很厲害喔!」哈娜開心的答應我。

「早上好,要怎麼用英文說?」

「Good Morning.」

「Good 摸......寧,是這樣嗎?哈娜。」

「老師,R 的音,舌頭要捲起來啦。」

「就像,中文裡兒子的兒一樣,要把舌頭捲起來嗎?」

「對,就像兒。」

「那兒子是什麼意思,你可以用英文解釋和寫下來嗎?」

沒有爸爸在身邊的哈娜總需要特別的輔導

「老師,我好像開始喜歡中文了,」過了一段時間,有次哈娜邊寫著中文,邊小聲的說著。

在找出哈娜的學習問題是來自原生家庭後,試著去對症下藥:因為從小沒有爸爸的疼愛,媽媽又過於愛護導致疏於管教。我於是想試著先讓哈娜在學習上找到自信,再慢慢約束她上課的禮儀和秩序。

也好在這裡華文課沒有趕課進度的問題,我可以善用這項優勢,把這學生帶出來個別輔導,一切從頭。一開始她學習動機不強,三天兩頭忘了帶筆記本,這一定要處罰,只要忘了帶,當天就得留下罰寫字和練習口說,有的時候她還邊掉眼淚邊寫字的說:

「為什麼大家都可以去玩了,我還要寫字?」

但小孩子也很有意思,被罵完沒多久,今天帶著臭臉離開,隔天就忘了,又跟你說說笑笑了起來,再請她吃個糖,立刻笑得合不攏嘴。看來,無論對台灣的學生或菲律賓的學生都得軟硬兼施。

而從菲律賓學習英文的方式,對台灣也是個借鏡,菲律賓學生學不學文法?也學;背不背單字?也背;考不考試?也考。但相對於他們的英語教育,我們卻少了實際使用英語交流的機會與環境,只單單著重文法學習、單字記誦與考試,流於填鴨式的學習方式,讓學生們感受不到學習語言的樂趣與重要性。

菲律賓人懂得讓英語/外語即生活的道理,我們是否可以從這個角度,去改變我們的語言教育體制?

《關聯閱讀》
精通六國語言,沙發客來上課──不要怕犯錯,才能學好外文
我們的教育,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從芬蘭和台灣的語言學習談起
斯洛伐克沙發客vs雲林中學生:學好英文吧,因為世界在等你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阿勞老師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