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我被問「你有幾個女朋友呢?」──問題背後的社會框架
圖片

我搭乘火車前往印度的觀光重鎮拉賈斯坦邦(Rajasthan),這邊幾個主要城市都因為不同歷史因素而呈現不同色彩:齋普爾的粉紅色、烏代浦的白色、玖德普的藍色、齋沙摩爾的金色,旅人們把這些地方合稱為四色城市。

我在齋普爾的旅館中巧遇之前在漢比見過面的韓國女生李宰恩,便相約一起出門參觀景點。過馬路時她突然停了下來,劈頭就對旁邊的印度男人用韓文一陣咒罵,只見那個男生含糊地用英文講了幾句話,伸手想要抓住李宰恩的手臂,李宰恩反手一巴掌打在那個男生臉上。

「我恨死印度男人了,每次要過馬路時他們都會嚷著危險,伸出手好像要保護我,實際上都在趁機偷摸,」李宰恩轉過頭對著目瞪口呆的我說。

我們一起穿越圓環,走向對街的風之宮殿,這是安珀王國的後宮,最著名便是整面牆上有無數蜂格狀的小窗。古代婦女不能被陌生人見到,每天待在皇宮又很無聊,國王便建立這座宮殿,讓嬪妃可以隔著小窗觀看街道上的動靜。

風之宮殿。圖/葉兆中 提供

在印度,多數人沒談過戀愛

印度不是一個對女性旅行者非常友善的國家,我幾乎天天都會在旅館聽到有女生抱怨自己被亂摸的故事,也認識不少女性旅行者告訴我她們晚上絕對不會離開旅館,就算有男生陪伴也一樣。

突然想起昨天獨自去逛安珀堡的時候,一群在樹下乘涼的印度男人向我揮手搭訕,他們熱情地請我抽菸喝茶,不久大家便聊起天來。

「你有女朋友嗎?」倒茶給我那個男生問。

「有啊。」

「你有幾個女朋友呢?」這兩個問題彷彿是一組的,每次在印度別人問完我有沒女朋友以後就會接著問這個問題。

「當然只有一個。」

「為什麼?你的身體不好嗎?」他滿臉困惑的問。

這個問題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我尷尬地露出笑容坐在原地,旁邊另一個印度男子看我有些語塞,慢條斯理地解釋:「印度文化只有妻子,沒有女朋友這樣的概念,女朋友是英國人的傳統。」

他說印度婚姻是兩個家族的結合,當事人通常沒有選擇權,多數人也沒有談過戀愛,少數會談戀愛的人由於不以結婚為前提,同時有數個交往對象也不是那麼令人意外。這樣的解釋讓我想起西班牙記者馬克.賽雷納(Marc Serena)在《不受認可的愛情》這篇訪問中提到印度這個國家沒有自由戀愛,家族才是他們的一切。

在樹下聊天的印度人們。圖/葉兆中 提供

缺乏異性相處的經驗,顯得魯莽無禮

我和李宰恩繼續在街上閒晃,被人亂摸這件事讓她一臉大便。我想起昨天那個男人對印度男女關係的解釋,猜想或許因為這邊沒有談戀愛的傳統,有些想跟外國人談戀愛的印度男生對異性相處完全沒有概念,又誤解外國女生對兩性關係的開放程度,性騷擾問題才會這麼頻繁。

剛想到這裡,眼前突然冒出一個印度男人擋在我們面前,他兩眼直直盯著李宰恩,看得李宰恩有些不舒服,皺起眉頭回瞪那個男人。兩個人僵持了幾秒鐘,那個男人才開口說話。

「妳的父親是在花園工作嗎?」

「你說什麼?」這個問題非常唐突,李宰恩一臉困惑地看著那個男人。

「因為妳長得就像花朵一樣!」那個男人咧開嘴笑了。

李宰恩滿臉無奈地轉頭看著我,然而這個搭訕詞實在太有創意了,不久後她也忍不住偷笑出聲。

《關聯閱讀》
就是這麼直白:給女生的印度文
買下印度紗麗的過程──在粉紅城市來一場勝率為零的心理戰

《作品推薦》
三一節我身在景福宮──看見抗議朴槿惠那張張熟悉又憤怒的年輕臉孔
挑戰玻利維亞的死亡公路、踏進二手市集──對自己的獲得感到抱歉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Svetlana Eremina@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葉兆中/90世代的世界

葉兆中,畢業於台大法律系。
不務正業的想在開始從事法律工作前去旅行,用我的雙眼和文字,記錄世界各地和我出生在同一世代的年輕人,他們的生活、執著、夢想與困境。
喜歡音樂、酒精、在城市裡漫步,以及任何新奇的事物。
部落格:迷途者的世界隨筆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