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壯闊風景同等迷人的理由──走進智利的奇洛埃小島,我想起台灣

與壯闊風景同等迷人的理由──走進智利的奇洛埃小島,我想起台灣

智利南部地形破碎,若要前往麥哲倫──智利南極大區必定得經過阿根廷,由於簽證貴又麻煩,我乾脆訂了機票從公路最南部的城市蒙特港(Puerto Montt)跳過阿根廷直接飛去。

原本打算一路往南玩到蒙特港,結果在聖地牙哥(San Diego)停留太久,導致最後必須連夜搭車前往蒙特港,但有個地方我不願意錯過,是蒙特港附近的小島奇洛埃(Isla de Chiloé);這個小島有股深深的魔力,儘管網路上怎麼搜尋都沒看到厲害的景點,但沿途許多旅人聊到它卻讚不絕口,我想知道為什麼,便打算預留三天去島上看看。

歡迎來到奇洛埃島

奇洛埃島和智利本土沒有橋樑連接,只能搭乘渡輪過海,雖然智利政府有計畫興建一座大橋,可以將通勤時間縮短成三分之一,但島上居民擔心外地觀光客與商人會破壞這邊的生活方式,便向政府強烈抗議,這座大橋終究沒有動工。

搭渡輪過海那天是個晴朗的下午,海面呈現帶著金屬光澤的深邃藍色,接近島嶼時,我突然看見大批海鷗從海面飛過,幾隻海獅悠閒的躺在浮漂上曬太陽,我訝異地張開嘴巴,旁邊一位老婆婆看著我的表情,意味深長地笑著說:「歡迎來到奇洛埃島。」

智利年輕旅人紛紛來訪

奇洛埃島的首府是一座叫卡斯特羅(Castro)的城市,剛抵達巴士站,便發現周圍都是背著行李的智利年輕人,他們大都是放暑假背著帳篷,徒步環奇洛埃島的學生,這是智利年輕人相當流行的旅行方式,許多民宿會在庭院空出一塊綠地提供搭營,只要付一點錢就可以使用廚房和衛浴設備。

其中一座被列為世界遺產的木教堂。圖/葉兆中 提供


島上有許多被列為世界遺產的木教堂,據說混和了歐洲殖民者與美洲原住民的建築風格,他們確實非常獨特,但我無法具體描述美洲原住民建築風格展現在哪裡,詢問旅館中生活在基督教文化的那些歐洲背包客,他們也有這種奇特卻無法描述地感受。

童話堡壘般的卡斯特羅主座教堂。圖/葉兆中 提供


尋找這些教堂是一個熱門活動,無論搭乘巴士、騎腳踏車或者是徒步,看見教堂是情緒上的高潮,但沿途大片田園風光與點綴的牛群、綿羊才是真正醉人的理由。

卡斯特羅有個漁市場,走進裡面只看見各個攤位都販售著不同海鮮,堆積如山的各式貝類、劃破鮭魚肚流出的鮮橘魚卵、在水桶中休息的螃蟹。市場外面有幾間海鮮餐廳,其最出名的菜餚──古蘭多(Curanto),是早期原住民用石頭與樹葉把海鮮和燻肉放進土窯蒸,用流出的湯汁作為沾醬,搭配白酒其味道鮮美無比。

沒有壯闊大景,但生活小情卻格外勾人

卡斯特羅的漁市場。圖/葉兆中 提供


在島上待了三天,覺得日子悠閒舒服,卻說不上來這座島嶼有什麼非常厲害的地方,他有親切的居民、美味的食物和舒服的氛圍,有時會發現有趣的小事物,比如漫步港邊時,發現傳統水上高腳屋被居民漆成繽紛彩色,然而,和北部的壯闊沙漠或南部的火山冰河相比,奇洛埃島實在有點小兒科。

彩色的傳統水上高腳屋。圖/葉兆中 提供


離開島嶼那天吃過午飯,我沿著海邊散步,經過漁市場外面時突然看見一個攤販拿著賣剩的魚肉拋進海裡,不久,幾隻海獅浮出海面爭食這些碎肉,我靜靜的站在港邊觀看,周圍許多居民來往,有些人也停下腳步,看著海中並露出一個開心的微笑,接著便離開繼續做自己的事。

過海時看見躺在浮標上的海獅。圖/葉兆中 提供


就在這一刻,我突然明白這座島嶼吸引人的原因,儘管沒有壯闊的大山大水,但這個島嶼有太多令人會心一笑的創意巧思與生活情趣,這便是奇洛埃能夠吸引這麼多背包客流連忘返的原因,因為生活本質上就是那麼美好,只要細細咀嚼,無需太多華麗的外衣便能享受其中。

我突然想起自己的家鄉,遠方那個美麗島嶼,沿途遇過好多背包客興奮地告訴我台灣是多麼棒,我好奇著那個沒有大山大水的國家,是什麼讓這些背包客們如此著迷,現在我慢慢理解,舒服的生活和氛圍,對於旅人而言,是和壯闊風景同等迷人的理由。

《關聯閱讀》
「我要讓世界上更多人知道臺灣這個國家」──日本攝影師小林賢伍,走遍全臺捕捉寶島之美
在幸福之中麻痺的我們──從伊斯坦堡思考台北

《作品推薦》
玻利維亞人的淡漠冷卻不了前仆後繼的背包客──從地底到天空的歷史與風采
在祕魯庫斯科的磚瓦中,我看見印加帝國傾覆前夕的重演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Milosz Maslanka@Shutterstock、附圖/葉兆中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