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馬遜叢林的深處,我感到自己是無比的渺小

在亞馬遜叢林的深處,我感到自己是無比的渺小

我站在開往亞馬遜叢林最大城伊基托斯的貨輪船頭吹著風,旁邊的阿根廷背包客胡安點起了菸,由於船頭風勢很大,他的香菸總是沒抽兩口就已經燒完,不同於周圍其他人抽完順手就把菸蒂往河裡丟,他會把菸蒂踩熄以後收進口袋。

「亞馬遜的生態已經夠脆弱了,不容許我們再這樣破壞,」胡安這樣跟我解釋,他是整艘船上唯一會講英文的人,自然變成我唯一的說話對象。

我回到船艙裡面躺進自己的吊床中,這艘貨輪的底層裝載貨物,二樓有幾間私人艙房和一個開放空間,我和胡安付錢給船東,帶著自己的吊床睡在這個開放空間中;同樣這麼做的還有許多住在叢林深處的印第安人,他們有些連西班牙語都不太會講,因此即使對我或胡安感到好奇,我們也無法溝通。

這些印第安人的目的地常常是河岸邊僅由幾棟房舍組成的小聚落,貨輪自然不可能在這邊停靠,每當船隻靠近目的地時,總有人划著獨木舟靠近船邊,水手會用繩子拖住獨木舟,等兩艘船速度相當時,這些印第安人便踩著梯子爬上獨木舟回家。

這個開放空間還有個販賣部,一根香菸便要 1 索爾(約台幣 9 元)、一瓶印加可樂要 2.5 索爾(約台幣 23 元),以當地物價水平來看,這裡的東西實在貴得令人咋舌,但由於沒有其他消遣,販賣部的生意依然相當興旺。

在船上受到高規格的臨檢

晚上抵達哥倫比亞和祕魯的邊境,大批的軍人上來臨檢,我的護照一共被查驗 3 次,背包裡面所有東西都被翻出來,我不耐煩地用西班牙文酸那個檢查我背包的軍人,說我只是個普通背包客,不知道何德何能可以享受這麼高規格的待遇,然而那個軍人不發一語看了我一眼,繼續檢查我的行李。

我跟胡安百般無聊地待在船頭聊天,同時抱怨著祕魯政府真是無聊,這時突然看見隔壁軍人從一個印第安人的身上搜出整包白色粉末,才意識到臨檢不是毫無意義的。有人行李中夾藏毒品、有人查驗護照時發現是非法入境,只要檢查沒過的人都被叫到甲板椅子上坐成一排,等到這批軍人臨檢完畢,竟然帶著一整排大約 10 個人下船。

見識背包客的隨遇而安

入境祕魯後不久胡安便離開了,他下船的地方是一個沒有燈光和車輛的村莊,甚至當我詢問他這個村莊叫什麼名字時,他也答不上來,只說他覺得這邊很有味道,他想要看看,當我問他今晚要住在哪裡的時候,他也只笑了一下說:「村莊只要有人就會有房舍,我想找到地方借宿應該不太難。」

他扛著大背包走下貨輪,剛開始船上的探照燈還能讓我看見他的身影,不久後他便消失在叢林的黑暗中。

目送胡安離開貨輪以後我回到吊床,拿出筆電開始看在波哥大時便下載好的韓國電影《哭聲》。最初是一個小孩發現我在看電影,跑到我旁邊趴在我的吊床繩子上看,不久我身邊的人潮越聚越多,有大人也有小孩,因為我要省電所以使用耳機、這部電影也只有中文字幕,然而這群人依然站在我身邊靜靜觀看。

這是一部懸疑劇情片,沒有西文字幕不知道身邊這些人能夠看懂多少,如果看不懂,為什麼他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是不是光是電影中東亞風格的建築,和那些與他們長相近似卻又不同的人們做著奇怪的事,就足以引起好奇?我一邊欣賞電影一邊觀察周圍這些印第安人的反應。

無以交談也不敢熟睡 

進入祕魯後船隻停泊的頻率增加了,每當抵達稍有規模的村落,便會有人扛著貨物上下船,我站在船頭觀察這些人們,他們目的地是哪裡?他們要去做什麼?他們是怎麼賺錢呢?生活模式應該是如何?我看著這些走上走下的人們,心中產生一百個問號,卻沒有人可以幫我解答。

船上有 4 間淋浴間,打開水龍頭流出來的水卻是棕色的,看來是直接把亞馬遜河的水引上來,此外還充斥著刺鼻的鐵鏽味,這讓我完全不敢洗澡,只能每天用昂貴的礦泉水刷牙。乾淨的水在亞馬遜叢林中是珍貴的資產,2.5 公升的礦泉水售價 8.5 索爾(約台幣 77 元),無怪第一天到船上時,竟然有小孩想要偷胡安的水。

24 小時持續運轉的引擎非常嘈雜,吊床也非常不符合人體工學,我沒有睡得很好,但其實也不太敢熟睡,畢竟隨身的家當對船上多數人來說,價值至少 3 個月的薪水。

總是起程才開始想念

就這樣被折磨到了第三天晚上,手機和筆電早已因為聽音樂和看電影而電力耗盡,我到甲板看星星時,完全無預期突然開始急驟暴雨,整個天氣變化過程竟然不超過 10 分鐘,我急忙跑到雨棚下面,外面的雨勢彷彿踏出雨棚瞬間,就會變成像掉進河裡那樣。

躲進雨棚避雨,卻發現因為有燈光,吸引成千上萬隻昆蟲飛舞其中,甲蟲會停在衣服上,牠腳上的刺穿過衣服刺進皮肉,我的反射動作便是痛的直接把牠彈開,導致地板上累積了數百隻甲蟲屍體。大量的飛蟻漫天飛舞,有些被烤焦在燈泡上、有些撞擊到我們而死亡,沒多久我的眼鏡上佈滿飛蟻屍體。

當時的我一個人瑟縮在角落,突然好想念台灣的一切,想念乾淨方便的自來水,想念柔軟又大張的床,想念可以凌晨三點在街上閒晃而無須擔憂,想念正在等待我的家人、女友和摯友,想念臭豆腐麻辣鍋牛肉麵鹹酥雞,我想要回家,但是我無處可走,我正身處在亞馬遜叢林的深處,即使願意馬上結束旅行,最近的機場還是得等待船隻抵達伊基托斯。

外面是狂風暴雨和吞噬一切的黑暗、裡面是漫天飛舞的昆蟲,我感覺到無比渺小,自然的力量可以輕易地粉碎我,我只能在這個小小的安全角落無止盡的等待,並承受外在所有的一切,我無處可逃。

《關聯閱讀》
我家對面的亞馬遜原住民──我的偏見與恐懼
「下次再回來看你」──離家的成本,與無以回報的愛

《作品推薦》
喊救命卻被路人無視──歷劫哥倫比亞麥德林貧民窟
革命前夕於哥倫比亞讓我反思台灣面對抗爭的冷漠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ANDRE DIB@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