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忍為國的過勞之島──台鐵員工遭「事主」秋後算帳,勞工如何「自立自強」?

相忍為國的過勞之島──台鐵員工遭「事主」秋後算帳,勞工如何「自立自強」?

出國旅遊的旅客,應該都有類似的經驗:在週日,盡量不要安排到歐洲各城市的市中心購物,因為這一天,較少有商店營業。

在德國,想買瓶百靈油當伴手禮,週日的藥局幾乎都沒有開門。火車、公車的班次也比平日少了許多;在英國郊區如阿斯達(ASDA)這樣大型的超市,週日也只營業到四點,要買菜可得把握時間。

就連鄰近的日本,大部分百貨公司也是晚間七、八點就關門,想大肆購物血拼,得先規劃好行程。晚上想到居酒屋小酌、宵夜一下,更要留意「終電」(末班電車)時刻,免得最後只能搭收費昂貴的計程車回飯店。

當我們的足跡踏上其他城市,總是時常留意自己的行程,以配合當地不同的營業時間:要注意火車時刻、留心博物館閉館時間、商家營業日期......等等。

回到台灣,我們卻似乎習慣了「理所當然的方便」:24 小時隨處可見的便利商店、全年無休的百貨賣場、大小病痛隨時處理的醫療系統、假期只有加班沒有減班的大眾交通運輸......

但在這一切我們引以為傲的方便和效率背後,其實是無數辛苦勞動者的付出,而休息、休假,這個再平常不過的工作權益,在台灣,竟成為許多勞工極難爭取的基本工作條件。

不高興,準備好離職找工作了嗎?

「不高興,就離職阿。」、「不喜歡,你可以不要做。」這些是我們或多或少會在職場上聽到,通常來自老闆或主管的一句話。

去年,還真有一群不懼怕丟飯碗的華航空姐空少集體罷工。猶記得當時到任不到一個月的新政府,面對這個民營官股的交通事業,火速派出新任總經理,迅速於一日內答應了所有罷工訴求,平息風波。

原以為那是台灣勞工打出的漂亮一仗、勞工權益即將獲得改善的第一槍,甚至相信政府會大力支持勞工。

但半年之後,分別於今年春節大年初一到初三「休假」抗議的台鐵五百多名員工,也同樣反應休假時間不合理等訴求,2 月 3 日台鐵在政府支持下,卻是以曠職、免職、記過等處分,向這批在過年休假的員工秋後算帳。

同樣是大眾運輸單位,同樣為休假權益發聲,政府因應的方式、結果卻截然不同。台鐵人勇敢站出來反應之後,果真有人要被免職,甚至丟了「鐵飯碗」。不高興,真的要(被)離職找工作了。

「(準)公務員」有向自己老闆抗議的權利嗎?

對於台鐵員工的「休假」抗議,相較於先前華航空服員罷工,這次似乎沒有普遍獲得民眾支持,甚至看到有人表示:「台鐵都是『公務員』過這麼爽,是在抗議甚麼?」

事實上,台鐵是國營事業,但台鐵基層員工是不是我們一般所認定的「公務員」,除了福利和政府機關同職等的行政人員不同之外,法律上也有不同的見解。而更重要的是,同樣都是從事服務工作,我們是否可以先看看他們的訴求是什麼,而不急著因為「公務員」身分貼上標籤?

台鐵員工為何要休假抗議?其實是要反應合法但不人性化的排班制度。

台鐵人員是「日夜休」三班制,引述苦勞網:「日夜休是工作 12 小時、休 24 小時不斷重複的輪班方式,除了特休以外沒有其他休假。......(略)雖然乍看之下「日夜休」三班制看起來休時較長,但相應的,勞工總是必須連續上班 12 小時,已達到勞基法規定的單日工時上限,且上下班時間混亂,國定假日、連續假期也必須照常輪班,長時間下來更易累積疲勞。」(註一)

於是台鐵員工採取比華航空姐們更柔性、不劇烈影響大眾、又能引起關注的抗議方式,反應長期以來累積的問題。但這個政府公務單位、同樣是老牌大眾運輸產業的基層員工們,想要反應出來的種種休息、休假的問題,這次卻似乎完全沒有被政府正視及積極討論改善。

政府第一時間僅想要先「依法懲處」不合請假程序的員工,草草了事,卻不細究到底這些不合人性的鐵路員工班表是否能修正、加班費是否合理,以及人力分配是否得當等問題。

小英總統近期出訪中南美洲的回程,在機上對著媒體記者說:「勞方不自己去跟資方說,都跟政府抗議,政府公親變事主,你們要自立自強啊。」

如果今天台鐵員工向他們的老闆──政府爭取權益,都得到如此消極甚至處罰性的回應,試問,政府又如何能義正辭嚴的要求企業老闆,也要依法給予勞工應有的權益?

過勞者的「相忍為國」

無怪乎,從選舉前向勞工保證的全面週休二日,到上任後突然大轉彎變成勞資雙方皆抱怨連連的一例一休,現又在一例一休的政策頒布之後,卻突然給企業緩衝時間,延至半年後才要開始進行勞動檢查。

為何政府不是用更直接嚴格的勞檢與罰則,雷厲風行作為勞工自立自強的強力後盾?(註二)而是規定一改再改,同時讓企業老闆有更多的時間商討對策,甚至找尋灰色地帶、鑽研新的勞基法漏洞?(目前已有不少「下有對策」的方式,其中之一請見文末附錄)

台灣太多的便利,都是犧牲了無數勞工的休息時間所換來的,如果台灣人必須踩著台鐵人的權利、犧牲休假及健康,才能搭乘火車順利到站,這樣真的是政府所謂的幸福嗎?(註三)

如果台鐵問題沒有得到如同華航的合理處理,那包括在飛機上大膽詢問總統的記者、編輯、媒體從業人員,甚至醫療從業人員等等在內,台灣無數工作更為特殊,而且過勞是家常便飯的工作者,也許更不該奢求盼到合理的休假權利了。

繼續超時工作、「相忍為國」吧!

補記附錄:一例一休徒具形式,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去年底,新的一例一休政策開跑後,幾乎忙壞了各個公司的人事部門及主管們,其中一個令人頭痛的就是特休假應該怎麼排,以及特休假沒休完,要如何補償員工薪水。過去許多傳統公司並非以到職日計算特休假天數,因此新的政策頒布後,許多人被公司吃掉的特休假,因此失而復得。除了應休的特休,加上補回的特休,2017 年,一些資深員工可以休到 30 多天甚至更多的特休假期。

問題來了,法令都明文規定了,為何人事要頭痛?不就是讓員工自由休假,休不完公司就照天數補薪資,如此簡單?但其實真正執行時,並沒有如此容易。

舉例來說,公司歷史較久、資深員工特別多的公司,老闆或是主管就下令資深員工要分批將假期提早排出來並簽字,用以通過政府的不定期勞動檢查,於是在政令宣布後的 2016 年 11、12 月就要先排出下一年度要休的 30、40 天假,並且規定人事要按時密切追蹤,換言之,要是有人沒排出來,人事部門就要先倒大霉。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對企業來說,補償員工應休而未休假的「照天數算薪資」,成本上遠高於讓員工休假,所以為了合法又節省成本,當然要強迫員工休假。

問題是,員工休假期間,工作要不要完成?當然要阿,所以想休假的員工,困擾著要怎麼「預測未來」提早排假;而不想休假的員工被迫要休假,但是不管休不休,手邊的工作卻還是要完成。最痛苦的就是作為夾心餅乾的部門主管,他們必須在工作要完成、下屬要休假的衝突中溝通與協調。若是再談上加班超時的問題,像財務部門有結帳時間壓力者,甚至要被迫不能加班、將工作帶回家做完。

也許有人會認為,為什麼不檢舉呢?

因為這一切合法,員工排假並且簽名,表示已同意安排排假。所以,重點是,員工可以不同意嗎?員工明知道老闆不會補薪水,要你預先排休,請問敢不排嗎?如果不高興,準備好要離職找工作了嗎?這就是眾多台灣勞工不敢說卻憤憤不平的難處。一例一休林林總總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個例子反應的僅是眾多勞工的其中一個心聲。

註一:〈「日夜休」三班制 台鐵站務員的過勞摩天輪
註二:〈
《勞動基準法》新規定,勞動部採「宣導」、「輔導」及「檢查」三階段落實。
註三:〈
台鐵春節罷工爭議 行政院支持台鐵局、交通部立場

《關聯閱讀》
為什麼我們要因休假太多,有罪惡感?──從歐洲的長假制度,談勞工權益
為什麼這裡的勞資雙方,可以坐下來好好談?──淺談奧地利引以為傲的「社會夥伴制」

《作品推薦》
「資深,已無法掩蓋你的不專業」──台灣企業的世代斷層危機
中國「強硬干涉人民養兒育女大事」,企業產假天數是台灣近兩倍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hi-Hung Lin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