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美麗與哀愁──敘利亞人討生活

土耳其的美麗與哀愁──敘利亞人討生活

幾年前我因為工作的關係,結識了土耳其,那是個在未開放直航前,需要耗費時間來轉機,對多數人來說相對遙遠而神秘的國度。現在很多人到土耳其旅行,也是為了一窺古文明的歷史與璀璨。但,對我來說,我除了看到土耳其的美麗,也看到了不為人知,在這裡生存的人們討生活辛酸的一面。例如,我在土耳其看見那「曾經」美麗的敘利亞。

早已數不清來訪土耳其多少次,但這一次我踏上這裡的領土,對這裡的人如何在社會上生存,感悟特別深。

記得那時在清晨 5 點,我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阿塔圖克國際機場(İstanbul Atatürk Havalimanı),這是歐洲第 3 大重要的機場,也是觀光客主要的轉機點。這裡的忙碌從不間斷。

我記得入境到這裡,我眼前所見,除了人來人往的觀光客,遠遠的還有一群看起來像在當地生活的小孩,他們並沒有穿鞋。有個小女孩衣衫襤褸的走向我,赤足亦步亦趨,非常主動的、友善的想要幫我提行李、推行李。一開始我並不答應,後來小女孩急了,她說:「拜託!讓我幫妳推,只要一塊里拉就好,只要一塊!」那眼神中透露著渴望,我不想去猜這話是真是假,當下我只覺得,為什麼這小女孩看起來年紀輕輕,卻得學起大人間的買賣推銷,好奇心驅使下,我問她:「妳幾歲?」小女孩毫不猶疑地回答:「7 歲!」。

而我想著「7 歲」,那不是該上學、無憂無慮的年紀嗎? 於是,我同意她幫忙我推行李箱,小女孩努力的推了 10 秒,我於心不忍下,告訴她:「好了!這裡就可以,其他我可以自己來!」說完,便應允剛剛的承諾,給了小女孩一塊里拉,這時她又對我說了:「妳的髮飾好漂亮,可以給我嗎?」我笑了,完全沒有猶豫要給還是不給,只是心裡一陣酸,我感嘆她的年紀如此小,她還是個孩子啊!我毫不猶豫把髮飾送給這女孩。因為我知道這是他們唯一也是最快的討生活方式。

只是被小女孩這麼一個耽擱,漸漸的她的兄弟姊妹,還有跟她同樣方式討生活的小孩,都一起慢慢的從遠方靠近走向我,沒過多久便把我包圍,他們都說一里拉就好,一塊就好,我只要一塊!其實我知道必須趕快離開,畢竟我們只是短暫停留,無力改變他們的整體經濟環境,只是這場景出現在國際機場,這樣的景象看了讓人難過,也讓人擔憂,一個國家的大門面,現在也成為一個討生活的新據點。

土耳其的沉重考驗

近幾年,土耳其湧入的敘利亞難民,已經多到無法想像,他們流浪於伊斯坦堡、首都安卡拉等大城市,近三年,土耳其境內已經滯留超過三百萬的敘利亞難民,他們僅有少數能夠幸運的申請到難民營,其餘的只能棲身露宿街頭。也因此,在伊斯坦堡觀光區內,不難看見敘利亞難民,以街頭乞討維生,成為另一個社會待解決的問題。同時,也增加了土耳其經濟的負擔,使得土耳其必須面臨更棘手的社會與經濟問題。

土耳其在這過去 10 年,雖然尚未加入歐盟體系,但經濟體其實是穩定快速成長的、社會上的男女不平等也逐漸改善、各方面產業不斷創新,目前號稱全世界最大的國際機場也開始動工,並計畫於 2020 年完工。

但身處歐亞交界點的土耳其, 因近幾年恐怖組織 ISIS 伊斯蘭國崛起,以及 PKK 庫德工人黨(庫德語:Partiya Karkerên Kurdistanê‎)的暴亂與恐怖攻擊,讓原本美麗的藍色國度危機四伏,壟罩上一層陰霾。原本以觀光業為主力的國家發展腳步,頓時進入冰河期。

土耳其的敘利亞難民多數人淪為廉價勞工甚至童工,也因此滿街的敘利亞童工,早已見怪不怪,在台灣童工視為非法打工,但是換了個國家,卻成了唯一討生活的方式。這些難民一無所有、處境艱辛,望著歸鄉遙遙無期,他們敘利亞人曾經都有個家,一個或許和我們相差不遠,一樣溫馨穩定的家,有平淡幸福的生活,沒有戰亂的國家,但是這一切已經變成美麗的曾經。

台灣是個寶島,但是新聞媒體鮮少聚焦於國際,在土耳其的我,看到敘利亞人討生活是如此寸步難行、如此艱辛,如果沒有自己親身經歷過,真的很難想像這一切悲劇,這些傷心故事,就在我的週遭上演,但是我們卻無能為力。

身處於幸福安逸的我們,是否應該更加知足感恩?

《關聯閱讀》
籬笆裡的天使──在難民營裡服務第五年,我與敘利亞孩子們
伊斯坦堡的「貴族難民」──兩種人生,同樣流離

《作品推薦》
一杯咖啡決定一生,一條紅絲帶決定價值──土耳其的愛情,從婚姻開始?
政變後「白色恐怖」的陰影襲來,土耳其人為何仍如此淡定樂天?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eepspace@Shutterstock.com(非文中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