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變後「白色恐怖」的陰影襲來,土耳其人為何仍如此淡定樂天?

政變後「白色恐怖」的陰影襲來,土耳其人為何仍如此淡定樂天?

土耳其思想家、葛蘭運動精神領袖:法圖拉 ‧ 葛蘭

 

土耳其恐怖攻擊事件,算算從今年起已發生 46 起。這樣的攻擊事件,在在影響著土耳其的經濟、觀光業衝擊,奈何屋漏偏逢連夜雨,此時又出現政變,一連串的危機,考驗著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危機處理能力,更測試著百姓對於他的支持度。

但政變過後,埃爾多安也有了理由,開始對軍方與司法體系的警察,大規模進行清查與掃蕩,不少觀察家認為,這等於「把政敵一次清除掉」。

埃爾多安強力推行,汲汲尋求總統直選,目的是要將國家過渡成總統制,幫助個人擴權一人獨大。但如果他的統治基礎或支持度下跌,便無法達成目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野心之大,透過這次的掃蕩,也揭開了土耳其伊斯蘭世俗化的危機。同時徹底清洗國內反對派及反對政教合一的勢力,以及消除伊斯蘭世俗化的維護者。

何謂「葛蘭運動」Gulen movement?

先談談這次政變中,被土耳其政府指稱為始作俑者的「葛蘭」:葛蘭運動(Gulen movement)是一個組織,他們有大批的追隨者,但它並非政黨,它以居住在美國的穆斯林葛蘭教士 Fethullah Gulen 的名字來命名。葛蘭被他的追隨者看作是伊斯蘭的精神領袖,有人形容為土耳其第二號最有影響的人物。在土耳其還被稱作 「志願服務運動」 (Hizmet Movement),該組織在全土耳其,擁有法人基金會、銀行、醫院,乃至全世界都開辦了學校,教育理念架構於伊斯蘭思想觀點。包括在一些前蘇聯的國家,以及巴基斯坦的穆斯林國家,甚至西方國家。

筆者本身就是來自此系統的 Fatih 學校就讀,他們的教學理念,的確非常強調伊斯蘭的精神。

政變過後的土耳其,白色恐怖的開始?

政變過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宣佈土耳其全國進入緊急狀態(ohal)3 個月,並非戒嚴(sıkıyönetim)。然而,這項舉動,無疑使不少土耳其人民開始憂心,土耳其是否正走向伊斯蘭政教合一的路上?

埃爾多安 20 日先是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23 日便下達行政命令,要求關閉 1,043 所私立學校、1,229 個慈善組織和基金會、19 個工會、15 所大學和 35 家醫療機構!

首先埃爾多安先抓了大批的法官,因為他們讀過 FETÖ 的學校,FETÖ (Fethullahçı Terör Örgütün)是被指控策劃政變的葛蘭運動者,也就是我之前於伊斯坦堡學校的系統之一。因此,法官成了埃爾多安眼中的叛國賊。此外,近九千多名公務員、教職員,也被下令革職!凡持綠色護照的公務人員一律禁止出國,執政黨開始清算,大量革職相關軍公教人員,執政黨的大規模政治肅清行動,開始再次分裂土耳其。

土耳其教育部同時也指責這些人,同目前流亡美國的葛蘭教士有牽連。政府更直接指出,葛蘭是這次軍事政變的幕後策畫者。但是,葛蘭否認自己與這次政變有任何關係。

事實真相究竟如何?目前仍然是羅生門。葛蘭被目前的執政當局定位為一個恐怖組織「和」軍事叛亂分子的領導者。但他本人卻公開拒絕一切指控。並表示,他和他的社團及其他機構,從沒有透過任何關係企圖發動政變。

土耳其居民日子照過茶照喝,樂天知命度假去!?

如果以電視劇來說,土耳其正經歷完極具戲劇化的巨大「轉變」,這樣的劇情套在台灣人身上,大家恐怕早就緊張的不得了。但不知該佩服或是感到悲傷遺憾,這點「變化」,對於如今的土耳其人民來說,竟早已見怪不怪了。

以下節錄了友人 Ece 的黑色幽默寫實說法:事件後土耳其人如何反應他們的現實生活?

分享內容有些沉重,因為是太罕見的事件而且震驚全世界。

7 月 15 日晚上 10:00 左右(土耳其時間),震驚全世界的「土耳其政變」事件上演。

我並不想分享事件細節,因為新聞已經報導得如火如荼。然而事件後這裡的人民如何過著他們的現實生活?

◆ 見怪不怪一:朋友之間互相電話告知,無論你在家或在外。因為事發突然,許多人的親友正好在事件發生的兩大城市(伊斯坦堡與安卡拉)中生活。不相信新聞報導的內容是普遍土耳其人民的反應。大家各自評論、猜測......

◆ 見怪不怪二:許多人在電視機前「捉疑點」,不是土耳其人的 Ece 在當下是無法反應所謂「政變」的意義。在島國的我們沒這個元素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所以當時我的驚嚇程度破表,並且呆若木雞......

◆ 見怪不怪三:新聞報導仍然持續,但土耳其同學及家人決定先睡一覺再說,明天要怎麼辦?再說!且走且看吧!

◆ 見怪不怪四:第二天起來發現「所謂政變」在一夜之間居然平息、還快速搞定。於是乎還是正常上班去(土耳其星期六是要上班的)。可沒有因為「政變事件」可以遲到、補假喔......

◆ 見怪不怪五:淡定,淡定,淡定一臉無事,生活快速恢復如常,似乎政府為之,無人能解的窘境又出現了。

不想把一件沉重的大事如玩笑般看待,但是心情之複雜、恐懼的程度,若非親身經歷,實在難以想像。就像第一次看到鎮暴車(Toma),從嚇的要命到習以為常。這次是警車開在路上廣播要人民待在家裡,不要外出。而我們住在別的城市,那種被威脅的恐慌感尤其強烈......只能說土耳其人的淡定是被訓練出來的。這很沉重也很吊詭,不是嗎?

Ece 告訴我:「雖然土耳其政壇發生了一些事,但是目前尚沒有影響到當地居民的生活,這裡的人們依舊一如往常的上街吃飯、旅遊度假,日子生活跟平常沒兩樣,反而真正有受到影響是的是住在當地的外國人及觀光客,各個驚嚇驚恐。

即使埃爾多安宣佈葛蘭是領導政變的主要人物,但是他在不少土耳其人民心中,仍是一個溫和的教士,主張強調利他主義、謙遜、苦幹和教育。

透過這個事件,我忍不住思考:透過媒體所呈現的並不一定是真相。透過此事件,每個人的解讀不同,我們也只能盡可能放下他人建構的「真相」就個人的觀察、所學仔細判斷。

不禁擔憂,以土耳其總理的野心之大,未來是否即將要復興鄂圖曼傳統?推動總統制?司法政治化?嚴格監督媒體或強烈反猶太主義?只能有待後續發展。

《關聯閱讀》
土耳其軍事政變,新聞沒有告訴你的事──我在伊斯坦堡,聽到人民真實的聲音
不確定的陰影下──土耳其
若非班機延遲,我將身處伊斯坦堡恐攻現場──與死神擦身而過,我們用互助克服恐懼與孤單

《作品推薦》
伊斯蘭的「全球盛事」齋戒月今天開始──我在土耳其,經驗這一切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ethullah Gülen Googl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