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杯茶,望見台灣人如何妖魔化越南

喝杯茶,望見台灣人如何妖魔化越南

你聽過越南茶嗎?台灣人對越南茶的想法不外乎是被落葉劑、世紀之毒戴奧辛汙染,再來就是聽聞越南人農作技術不好,手搖飲料多用越南茶,茶葉殘留過量農藥。網路傳聞某些包裝茶掛名日本茶葉,卻用含有過量農藥的越南茶「濫竽充數」。

那麼,你喝過越南茶嗎?你知道越南也出優質好茶嗎?

作為越南語教學者的我,平日喜歡泡茶、品嚐不同產區的好茶。兩年多前有天 Line 上友人傳來一則詬病越南茶的圖片,圖上文字資訊不外乎如上述所云。

我們都說台灣十大名茶、中國六大茶系,那越南呢?一個全世界產茶量前五大的國家,難道做出來的都是爛茶?這邏輯怎麼聽就是怪怪的。這引發我想要進一步認識越南茶的興趣。

各地文化不同,越南茶絕非「全是爛貨」

起初我曾試著詢問身旁的越南朋友,了解什麼是「越南茶文化」。可是問了十之八九,得到的答案都是:「喔?越南有茶文化嗎?」等等。前陣子回去越南,甚至還有朋友示範一下越南人的喝茶方式,想不到真是又苦又濃又澀,把綠茶泡得像日本抹茶那樣,真的要吃點甜食才能中和一下麻痺的口腔。當時只覺得:「難怪越南人自己都不喜歡喝茶,反而選擇喝冰咖啡。」

幸好,有些越南朋友支持我的想法,也想琢磨自己土地上不曾理解的文化,於是開始有些訊息上的交流。到了今年總算有些斬獲,開始認識一些北越種茶的家庭,以及開設於河內的茶館,並拿到優質的茶種,我才發現,不是越南茶爛,而是我們眼中只從台灣茶的標準看全世界,這樣的觀點實在狹隘。

9 月初的茶會中,我特別拿一位越南朋友親自從越南帶來台灣的兩款越南茶,在茶會中沖泡看看,與其他台灣朋友分享。越南友人表示,製作此茶的友人在河內開設茶館,在北越也有自己的茶園。我用了三種方式沖泡之,分別是蓋碗、評鑑杯及河內韻泡法。蓋碗沖出的茶味比較接近台灣喜歡「甘甜」的標準,評鑑杯則能完整試出這個茶的原質。

有一款叫做「揭祭」的茶,外表白色絨毛眾多,形狀如條索,又像銀月彎鉤,茶湯則清亮透徹,口味清爽,整體評估較像中國茶系中的白茶。而再追索這份茶的種植方式,原來背後大有學問,製茶師是用「福岡正信式農法」來製作這份茶。(福岡正信是日本已故的著名農學家,一生推崇自然農法)。自然農法與有機農法不同,前者是不施肥、不灑農藥、除草劑,不做病蟲害防治,完全讓茶樹在天然近似於野生的狀態生長。難怪這份茶喝得到「土壤的味道」。

揭祭茶

圖為揭祭茶。圖/蔡宇傑 提供


最後是河內韻的泡法。雖然對我來說,河內韻味的茶仍濃厚得不習慣,但如果喜歡河內韻的越南人來喝台灣茶,一定也會覺得台灣茶淡而無味。這不就是文化差異嗎?我們要拿什麼標準來評判,來自世界上這麼多產區的茶?我倒不曾聽聞,在爆發茶安風暴以前,哪個台灣人批評英國茶不好?同樣的標準,又何必批評越南茶盡是爛貨?

越南茶佔臺灣年需求量 5 成

更別說,我們的指導單位茶業改良場表示:台灣從越南進口茶葉已經超越台灣本地的年產量,在越南台商種茶的產區中,有 9 成都是賣回台灣。那麼,是越南茶爛嗎?還是台灣人自己喝茶需求量大,進口越南茶以填補廣大需求量,社會輿論卻無法解釋「台灣茶年需求量 50% 由越南供給,市面上卻宣稱 100% 台灣茶」這個命題,只好拿「都是你越南種不出好茶,害得台灣喝茶只能魚目混珠」這個說法,詆毀整個越南茶,來換得一個自欺欺人的說法?

更不要說某些媒體的妙哉邏輯:越南打過越戰,越戰時美軍噴灑落葉劑,落葉劑含有世紀之毒戴奧辛,戴奧辛殘留在土地上,土壤會傳遞毒物,所以越南農作物都有毒。你媽有沒有教過你伏特加白蘭地威士忌高粱酒加冰塊都傷肝,所以冰塊有毒?先別說這個了,如果種茶的這個地方有毒,你知道日本要在這裡種出比中國更無毒的蔬菜基地嗎?

平心而論,我在越南也喝過摻了香料、質量低劣的茶款,我不認為越南茶「都是好茶」。但我在台灣一樣嚐過泡一兩泡就走味的茶。所以台灣或越南都有好茶爛茶,在大賣場買到的英國茶也有不少香料茶。或許越南台廠也產出優質茶葉,然無論如何,用心呵護茶樹、悉心栽種、用心沖泡的人,才是我們品嚐好茶的絕佳途徑。

請別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了。如果你不喜歡被越南人說「你們台灣人都......」這種負面刻板印象的話,下次去喝越南茶時,請不要說「你們越南的茶都很......」這種秀下限的話。如果是台灣人賣爛台灣茶,拿越南茶充數,沒感謝人家越南彌補台灣對茶需求大於產量的缺口就算了,自己無法控管茶葉質量,卻要人家背罵名收爛攤子,這難道不是欠越南茶一個道歉、難道不該還給它公正客觀的立場嗎?

你不覺得妖魔化越南茶,就跟「他媽媽是越南人,所以他很奇怪」這句話一樣恐怖嗎?

品嚐茶

9月初的茶會中,品嚐兩款越南茶。圖/蔡宇傑 提供


期待有一天,台灣對越南的友善,能讓蜻蜓停留在香醇的茶葉上,翩然起舞。

竹蜻蜓

竹蜻蜓是越南的童玩之一。圖/蔡宇傑 提供

《關聯閱讀》
一杯越南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精」
我的「佤邦叔叔」,用台灣茶和咖啡對抗鴉片

《作品推薦》
關懷世界,從看見家鄉做起──談公民記者與返鄉特派
日文、法文擠破頭,東協語言資源少──從亞洲語文中心的揭牌,我們看到了什麼?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ePi.Longo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