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文、法文擠破頭,東協語言資源少──從亞洲語文中心的揭牌,我們看到了什麼?

日文、法文擠破頭,東協語言資源少──從亞洲語文中心的揭牌,我們看到了什麼?

今年 5 月中旬,位於台北精華地段的金甌女中,正式啟用亞洲語文中心。它是由金甌女中與就諦公益學堂合作創辦,未來在亞洲語文中心,將可學習到緬甸語及越南語。

或許你會問,坊間不也能學這些東南亞語言嗎?更何況,在高中學越南語或緬甸語,行得通嗎?

我們先認識就諦學堂。其為創辦人李三財先生為紀念母親創辦之公益團體,推廣亞洲、東協語言課程,且學員報名學習的同時,還可以為社會做公益。現在開設的語言包括韓語、緬甸語、越南語、馬來語、菲律賓語、粵語、印尼語、寮國語、泰國語、柬埔寨語等,不少語言是市面上難以尋獲的珍貴課程。

近兩年來,不論是越南反中暴動,或是菲律賓漁船事件,還是馬來西亞、寮國房產投資,都指出臺灣社會對東協議題的發酵,對東南亞的認識已是必然趨勢。如我前文所述,不要再以舊思維看待新時代,至少先從認識東協的語言及文化開始。我認為,亞洲語言中心的創辦,是金甌女中王維民校長與就諦學堂李三財先生的先見,成為台灣社會前瞻視野的指標。

除此之外,由民間團體創辦亞洲語文中心,是補足官方立場不易達到的文化與教育交流。以 4 月份時舉辦的前瞻東協民間論壇為例,從東協醫療、教育談到臺灣如何延攬來自東南亞的人才,甚至利用媒體傳播在東協創新創業,開拓了在場百位聽眾的視野。可謂:高手藏在民間中。

其實臺灣在高中開設東南亞語課程不是新聞,從 2010 年的九九課綱起,就早已將東南亞語系併入高中選修第二外語。但根據高中第二外語學科中心資料,以 104 年度第一學期為例,全台開設第二外語班級數達 53,570 人共 1,745 班,其中日文最大宗,共計 29,262 人共 891 班,法語、德語、西語、韓語緊接在後,都有超過一百多個班次,學生人數從 4,000-7,000 人不等。相比之下,越南語是九九課綱後的開課最多的東南亞語系,人數只不過 309 人,班級數 14 班,更不要說泰語(8 班 188 人)或印尼語(1 班 30 人)。高中東南亞語的推動有其困難性。

最大的困難為何?從行政執行上來看,各校教務處接受教育部指示開設東南亞語班,但未必通曉東南亞語對臺灣社會的需求與文化傳承的重大意義

在學生選修外語上,往往選擇當下「最流行最夯」的語種,而將東南亞語視為落後的語言,校方如不能對東南亞文化有適當的認知,又能怎麼提點學生學東南亞語的意義和優勢?所以課程上,往往日文、德法西語搶破頭擠不進去,越南語則想收學生收不足,如此情況維持一兩年,校方就會因「學生興趣不足」、「人數不足」而停止東南亞語的開課。要像樹林高中這樣有心開設越南語使學生在學三年皆能選修,推動機關必須具有相當理念與前瞻視野。

因而,要推動東南亞語言在校園,由民間單位提供專業諮詢與學校的行政執行,不失為一套可行之策。學生為何不願意選讀東南亞語?表面上是自己選擇和家人親友影響,但真正原因是,整個社會的氛圍對東南亞並不夠友善。甚至有更多的偏見和歧視,從家庭、從媒體、從社會的各個角度,灌輸給學生「東南亞很落後」的失當認知。如果學校不能作為端正視聽的中流砥柱,就遑論培育前進東協的青年才俊了。

亞洲語文中心的創立,讓我們曉得,還是有學校下定決心,願意帶領臺灣青年學子,走向東協,走向更對等、開闊的世界觀。從揭牌的那一刻起,就決定了學生的不同前途。

《關聯閱讀》
過去只看中日歐美、忘了鄰居,如今我們該如何落實「新南向政策」?
【何則文@胡志明市】致小英總統與教育部長潘文忠:尊重鄰居,應該成為台灣人的必修課

《作品推薦》
從茶道看自己:當別人強詞批評你的文化時,該如何應對?
在國際化面前,與其掌握外語,何不先了解自己的文化?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蔡宇傑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