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茶道看自己:當別人強詞批評你的文化時,該如何應對?

從茶道看自己:當別人強詞批評你的文化時,該如何應對?

「臺灣人,發明出所謂的『中國茶道』來。最令人討厭了。

茶壺、茶杯之外還來一個『聞杯』。把茶倒在裡面,一定要強迫你來聞一聞。你聞、我聞、阿貓阿狗聞。聞的時候禁不住噴幾口氣。那個聞杯有多少細菌、有多髒,你知道不知道?……

臺灣茶道哪來?臺灣被日本殖民統治了 50 年,日本人有些什麼,臺灣就想要有些什麼;蘿蔔頭有日本茶道,臺灣就要有中國茶道。把不必要的動作硬硬加在一起,就是中國茶道了,笑掉大牙。……

唉,羞死人也。」(全文網址

這段文字出於前些日子微信的茶人圈子,撰此文者正是金庸口中「雖魏晉風流,猶有不及」,被世人稱為「食神」、「老頑童」的蔡瀾,他是新加坡出身的潮州華人,香港的著名作家、美食家、導演。許多中國茶人瘋狂轉載此文,批評台灣茶道故弄玄虛、矯揉造作加上不衛生的形象。

台灣也有許多茶藝師身處中國微信的茶圈子中,而其中只有自稱「台灣茶勞」的普洱茶達人葉玫老師挺身而出,敢於獨排眾議。節錄葉老師回應如下: 

「就是喝杯茶,怎把台灣茶文化給妖魔化了呢?又扯上日本殖民什麼的?很讓人心痛。……

台灣人為了保存漢文化,詩詞教材,祠堂學堂,與日本政權展開了長期的抗爭。雖然被統治五十年,但台灣沒有被同化。漢文學、漢文化,都被台灣人頑強的保留傳承。家族有祠堂,墓碑有堂號,家家有族譜追溯來源。

最重要的是台灣保留了奉茶文化,只要有能力的人,就會在家門口,或路口,田邊,放一個裝滿茶水的大陶壺,貼紅紙寫上奉茶。

台灣的茶道精神,源自於此,這是中華文化中最精髓的博愛仁道精神,也是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精神。

要說理便說理,要戰我便戰,我絕不妥協台灣茶文化被誣衊。」

葉老師陳述了台灣茶道的精神,與中國茶道淵源不同之處,同時平反台灣茶文化遭汙名化之言論。葉老師是台灣阿美族的女兒,回應蔡瀾批評台灣茶道時,她表示自己「不會生氣,但要爭氣」。有人汙衊台灣茶道,就要將其指正回來。

我作為茶界末學,對於台灣茶道略懂一二,認為蔡瀾看台灣茶道的見解未必真實。其一,台灣泡茶法與明清以降潮汕功夫茶淵源深遠,雖然日本茶道走的是唐宋的抹茶道,但處於日本殖民時期時,台灣茶道並未被日本茶道所取代,以茶筅刷擊抹茶的沖茶方法為日本的茶文化特色,今日台灣泡茶仍以小壺沖茶為正宗。

其二,聞香杯的設計起於台灣,乃為台灣茶在 70─80 年代逐漸往高山發展時,為了發揮出台灣烏龍茶香氣與口感並重的獨特風味,茶人設計出雙杯品茗法,亦即將茶杯分為聞香杯及品茗杯,聞香杯以嗅覺感受茶湯高妙香氣,品茗杯以味覺感受綿長韻味。但聞品對杯乃一人一套,而非一個聞香杯傳閱眾人嗅聞。

其三,台灣茶道之所以為「藝」,其中一義即為「技巧」。茶道之道可謂率性自然,然而這樣縹緲的言詞,外人如何入門?台灣茶藝中泡茶法不失為一入門捷徑。自然蔡瀾認為那樣講究泡數、讀秒沖水是相當機械式的,但能讓大多數門外漢快速掌握泡茶技巧,以此為基礎展現各種特色。

相較於日本與韓國茶道的拘謹,台灣茶道的實用性高、變化性強,最顯著之例子在於茶席之應用,茶人可針對不同主題、茶種、時節陳設各種風格的茶席,甚至可配合香道、花道、古琴等傳統技藝,形成視覺、嗅覺、味覺、聽覺等激盪五感的多重身心饗宴。追溯起源,一切皆來自於藝。台灣茶藝的「藝」何解?白話點講,即為「把茶泡好」,也就是講究茶道的基本功。有了基本功,也才有各種茶之饗宴,使人與人、人與環境、人與身心形成一種「協調之美」。

我曾向葉老師請教過普洱茶。在葉老師的品茶會中,泡茶不使用精工雕琢的紫砂壺,而是用白瓷評鑑杯,為的是不讓茶具影響茶的天性。泡茶時也不苛求幾泡、幾秒,反而重視感官品評,及入喉後「茶氣」在體內的感受。某種程度上,葉老師與蔡瀾在茶的意境中求「真」的理念是一致的:蔡瀾說喝茶,管它怎麼泡、怎麼喝,純樸自然、真情流露,便是茶道;葉老師說茶,追求茶的質樸天性,不論怎麼泡都不失其「真」味,也就是貼近茶最真實的面貌。

其實茶在不同的地區、國度,各有不同的發展方式。不論是瑪黛茶、國寶茶、大吉嶺、佛手……,各個文化圈的人們,為了適應環境,用自己的方式,將茶納入自己的文化圈之中。因此茶作為文化的載體,可被描述為一種「人文茶」;人文,也就是一個人、一群人生命過程中動態的連續性。

最早人文的定義見於易經,意思是「文明以止」(對一切已存在的自然現象加以觀察、認識、了解,使之凝定為確定的知識)。宋代程頤更解釋人文為「人之道也」,還可以「觀人文以教化天下,天下成其禮俗」。如何解釋茶在每個文化圈中,最真實的面貌?每個國度有它不同的解釋方式,但往往承載著那個國度的歷史文化。文化的連續性不中斷於歷史,才能傳承至今日社會。

是故,我們可以去認識瑪黛茶,來自 16 世紀拉丁美洲的印地安人,提供給西班牙士兵緩解酒醉與胃痛,後成為藥品轉售歐洲;我們可以瞭解國寶茶,是南非開普敦山區適應日夜溫差極大的植物,是天地給予當地人珍貴的健康飲品。瑪黛茶或國寶茶,各自都有茶文化傳承的歷史緣由。如果我們都以台灣茶的清香、回甘標準去定義世界各地茶文化的優劣,只怕我們還未較勁完所有茶種,就先犯了蔡瀾失乎客觀的錯誤了。

有人回應不必與不懂尊重各地茶飲文化的人計較,一笑置之即可。我則認為這是一個反省自己的機會。我們是否了解自己所擁有的歷史文化?如果我們有,是否當下次他人在批評自己文化時,不必與之結氣,而能不卑不亢講出一番折服他人的知識與觀點?更沒必要將文化問題提升至國籍、政治問題;就茶論茶吧。

倒也未必硬要指責他人的無知。因為茶告訴我們,有知與無知,存於自己的心中,不要要求他人有知。求自己有知,反求諸己,其實也就足夠了。

《關聯閱讀》
華人、台灣人、中國人?交換之後我學到,真正重要的是「尊重人」
「面對我們陌生的鄰居,從真心尊重開始。」──清大博士陳以欣的越南職涯筆記

《作品推薦》
大學即將畢業,我為何對年薪百萬、外派台幹的工作說不?
在國際化面前,與其掌握外語,何不先了解自己的文化?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