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錢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她用一天12小時彌補──幫傭阿姨的上海買房夢

「賺錢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她用一天12小時彌補──幫傭阿姨的上海買房夢

我在上海的住處,是一個集合式住宅,這個小區相當大,分成一期、二期、三期,算是附近最大的小區;加上鄰近重點小學、附近生活機能又方便,有盒馬鮮生、電影院,外加兩大商場進駐,想當然爾房價也跟著水漲船高。

「國際化」的上海小區與家務商機

從小區裡的住戶,就可以知道上海五湖四海的民族融合性,這裡有上海人、中國其他省份的人、韓國人、日本人、台灣人,甚至還有阿拉伯人、印度人。帶孩子到中庭花園玩耍,常常有意外的驚喜:外國孩子說著流利的中文,和大家一起玩的畫面,讓我不自覺想哼 SHE 的〈中國話〉一曲:

「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孔夫子的話,越來越國際化,全世界都在講中國話,我們說的話,讓世界都認真聽話......」

有需求自然帶來商機,為了服務這些來自世界各處的外地人,附近的餐館也非常國際化,台灣菜、日本居酒屋、韓式部隊鍋......應有盡有,其中又以台灣人開的餐館佔的數量最多。我居住的小區,位在上海的虹橋古北地區,是 90 年代台灣人來上海最早的聚集地,一直到如今,這裡的台灣人還是非常多,有時在路上聽到標準台灣腔,都會讓我有置身在台灣的錯覺。

在這個小區住了將近三年,我才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接送孩子上下學時,走出大樓門口,就會看到一群中年婦女騎著電瓶車準時出現,一開始我以為是小區住戶,後來才從鄰居口中得知那是阿姨,中國人稱幫傭為阿姨。

阿姨服務的項目很多,有清潔打掃、照顧孩子、煮飯燒菜…等,雇主可選擇單次、長期或居家的形式來聘請阿姨,而且有專門的家政 APP,在手機點幾下預約,阿姨就會如期出現在你家,幫忙解決家務工作。

老實說,一開始我發現中國人喜歡雇請阿姨的習慣時,我第一個反應是:「也太懶散了吧!中國人都不自己做家事嗎?」後來,當地友人告訴我,他們的想法是:「這些外地打工者的學歷都不高,讓他們有工作機會,又可以同時幫忙解決家事困擾,何樂而不為呢?」

「來上海就是要賺錢」:翠平 12 小時不間斷的時程表

另一伴工作的高工時,導致我長期自己照顧兩個孩子,讓我也想嘗試請幫傭阿姨,就是這個想法,讓我和翠平相遇。

翠平,總讓我不要叫她的名,寧願我叫她阿姨比較自在。翠平來自於安徵王庄,盛產花生的小鎮,相傳明代山東王姓富豪,來此一遊,大讚小鎮為藏龍蘊鳳之地,便舉家遷入,這是王庄地名的由來。翠平說她一開始也跟人種花生,可是種的人太多,賺的錢無法讓一家溫飽,便和丈夫開始創業養肉雞。

一開始做得風風火火,掙到不少錢,誰知道一場雞瘟讓他們的創業瞬間歸零,還因此欠了一屁股的債,上有年邁父母,下又有尚在求學的孩子,兩夫妻倆下定決心來上海打工養家。

「大家都說上海是個機會多,又容易賺到錢的地方,就是因為這個念頭我們就來了,家裡的老人非常反對,跟我們夫妻倆鬧脾氣,倒是兒子體貼告訴我沒多大的事,他已經高中可以照顧好自己,還能替我給父母盡孝心。」翠平只要提到獨子,一雙眼睛就會不自覺流露慈母的光輝。

翠平的個性,像她故鄉王庄的花生一般,吃苦耐勞,有次為了和翠平商量她來我家的時間,翠平打開她手機的班表,從早上七點開始一直排到晚上七點,密密麻麻的程度簡直嚇壞了我,我心疼地問她:「時間排得這麼滿,你用什麼時間吃飯啊?」

「沒事,我兜裡常常塞著巧克力,來不及吃飯時就往嘴裡一塞,騎著電瓶車就能趕去下一個東家,來上海就是要賺錢!」

「來上海就是要賺錢!」這句話猛然撞擊我的心,我與她又有什麼不同,每個輾轉流離的異鄉人,來到上海這座五光十色的大城市,為的就是追求賺錢的美夢。


「賺錢最好的時代過去了」,她仍夢想為兒子在上海買房

然而,在上海賺錢真有那麼容易嗎?前幾天家裡的燈泡壞了,請工人來修,工人一邊修一邊與我聊天,當他得知我是三年前才初來乍到,忍不住搖搖頭說:「你們來得太慢了,上海掙錢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之前這個小區的房子,一坪才兩三萬,你看看現在都漲到多少,當初買到房的人都賺翻天了。」

賺錢最好的時代已過去了嗎?翠平用一天 12 小時的高工時,換取更多的薪水,她賺錢的美夢,背後又是為了什麼原因呢?

「在中國,想替兒子娶媳婦,就一定要先買房,沒房沒車就別妄想結得了婚。」翠平張開雙手無奈的說。翠平的兒子如今是南京大學二年級的學生,孩子有意在畢業後來上海工作、定居,這意謂著翠平幫兒子買房的難度增加許多。

撇開高房價不說,上海對買房有諸多限制,單身限購,外地人要結婚並交夠 5 年社保才能買房,像我們這類的港澳居民,則要提供滿一年的勞務合同,且在有效期內,才可購買一套住房。

相信台灣人或多或少也有「幫孩子買房成家」的觀念,只是中國父母的執念比較重,甚至把買房當成身為父母的「必達使命」,這個觀念跨越階層,深植於每個中國父母的心中,套句中國常用語來說:「是連打雷也無法撼動的事情」。

真的無法幫孩子買一套房,最起碼也得幫孩子付清「首付」(頭期款),如果連頭期款都付不出來,別說女生不肯嫁,連女方的家長看都不起你。

上海女性友人曾告訴我,上大學她談了一個男朋友,第一次帶回家,爸媽就拿出上海市地圖,用飯碗以她家為中心點畫出一個圓,直接嗆男生如果買房超過這個距離,就別想娶我家女兒;而若沒想買房娶我家女兒,就盡早分手比較好,因為沒以結婚為前題的戀愛,全部都是耍流氓的行為,聽得也有女兒的我嘖嘖稱奇。

還好她爸爸拿的是飯碗,萬一拿的是喝清酒的小杯子就慘了,要知道她家可是位在寸土寸金的靜安區,一個年輕外地小伙子被嚇得傻楞失了神,不用我說,大家應該也猜到結局了吧?!

選擇沒有對錯、夢想不分大小

翠平的兒子倒是有骨氣,拒絕父母替他買房的好意,從上大學開始就打兩個工,寒暑假更是積極爭取到大公司實習,連父母給他的生活費,他都以旅遊養老的名義,替父母開戶存入銀行,一毛錢都捨不得動用。

身為獨子的他深知父母以勞力工作的辛苦,更擔心父母沒為自己設想,將所有的儲蓄都投資在為他買房,親子之間不時因為買房而發生衝突。翠平夫妻覺得孩子應該好好讀書就夠了,賺錢的事交給父母親來煩惱,孩子卻認為自己已獨立成熟,不需要父母替他擔心。

「幫兒子買房有錯嗎?我這個夢是不是做得太大?」翠平問。

每個父母都有一套自己認為對孩子好的方式。有的凡事幫孩子準備好,什麼都願意給孩子;有的是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將所有的金錢都投資在學習上;有的要求孩子聽父母的話,擔心孩子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我們雖然選擇用不同的方式對孩子好,但是那顆深愛孩子的父母心,卻又是如此相同。

選擇向來沒有是非對錯,夢想更無大小之分,比起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倡導的「中國夢」,幫傭阿姨的買房夢就顯得微不足道嗎?無所畏懼的堅持,反而讓我覺得翠平的買房夢閃亮到讓我無法直視。已過不惑之年的她,眼中仍對未來有著期待,堅信胼手胝足、依靠自己的力量,終能實現夢想,令人佩服。

在夢想面前,每個人都是滿腔熱血好傻好天真的信徒,我沒有資格嘲笑她,也拒絕當那個戳破她夢想的劊子手。

年關將近,翠平在年前最後一次來我家打掃,她如往常一樣,仔仔細細上上下下把房子打掃得很乾淨,因為馬上將返家過年,看得出她的心情很愉悅,打掃時一邊哼著小調:「哎......哎嗨喲。吃也不愁吃,穿也不愁穿,娶了個媳婦就過大年。」

我偷偷望了望翠平沉醉的臉,那一刻她的夢想,已和這首歡快的年節歌曲合而為一。人生最精彩的,是走在追求夢想的路上,忍不住也跟著她的歌聲打起節拍,在臉上勾起一抹祝福的微笑。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Edijs Volcjoks@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