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育現場:實施十二年國教是誤會,城鄉差距是現實

中國教育現場:實施十二年國教是誤會,城鄉差距是現實

中國家長熱議:高中升學考試取消了?

最近中國不少小學生、初中家長的熱門話題圍繞在「中國的九年制義務教育將要全面改成十二年制」。這個重大的消息,在家長圈引發熱烈的討論,尤其事關「中考」(註一)是否取消,中國家長們雖然都希望子女成龍成鳳,卻仍然對考試抱持又愛又恨的態度,重大考試當然能少就少。 

大概是輿論的力量過於強大,逼得中國教育部出面辟謠,在官方微博貼出這樣的訊息:

「當前,還不具備把高中階段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的條件,高中階段教育的主要任務是加快普及步伐,滿足初中畢業生接受高中教育的需要。針對近日網傳『九年義務教育升級為十二年制,中考將取消』的消息,教育部基礎教育司負責人回應表示,現階段不可能將九年義務教育升級為十二年制。」

此訊息一發佈,讓家長們十分失望,中國家長對應試教育反彈的聲浪越來越大,普遍認為中考的作用就是對孩子進行分層,只依靠一次考試就評定孩子的高下,既不合理也不準確。

前幾天和一間上海咖啡廳的老闆娘聊天,她提到:她看初二的女兒總是在讀書很心疼,想趁元旦 3 天假期帶女兒出門走走,結果女兒臉一沉,告訴她不必了。追問之下才知道,老師已經事先「預警」孩子,元旦假期會發十幾張卷子,假期不能掉以輕心,因為她「已經」初二,只「剩一年多」的時間準備中考──可以想見作家長的聽到這些話,心情將是多麼複雜。

普及高中教育,重點在處理城鄉差距

讀者們可能會好奇:為什麼家長們會流傳中考取消的錯誤訊息呢?原因出在今年中國十九大會發的「未來五年教育發展的總方向」裡的一段話:「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完善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

而家長們一廂情願地誤會十九大會發出的訊息,以為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等於取消中考,也等於實施十二年國教,卻不知這句話真正的含義是什麼。

在中國,所謂的「高中階段教育」包含了「普通高中」和「中職教育」,中職教育就是台灣的職業學校。根據中國教育部在 2017 年 4 月發佈的「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攻堅計畫(2017-2020)」,指出普及高中要做到兩點指標,一是讓全中國的毛入學率(註二)達到 90% 以上,二是讓高中和職校的比率維持在 5:5。這個計劃完全沒有提出高中教育納入義務教育,更沒有提出免費高中教育,中考還是得考,畢竟要進行普通高中和職校的分流,還是需要一個所謂的分流標準。

此外,這段話的重點其實在「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意即,政府沒忘記要照顧偏遠地區,把推動城鄉教育一體化看得比實施十二年義務教育重要,因為中國教育最大的問題仍在城鄉教育不公,尤其是教育機會的差異、師資力量的差距以及農民工子女受歧視的現象,於是把教育能投入的資源全部放在減少城鄉差距。

我個人非常激賞這個作法,中國教育改革有自己的步伐,深入了解自己國家最嚴重的問題在城鄉差距,遂優先解決,之後再進入另一個變革重點。畢竟教育是百年大計,完全急不得,直接大方承認自己沒條件可以實施十二年國教的態度,反而讓人覺得負責。

台灣實施十二年國教,卻忽略了偏鄉教育的師資

以家長的角度而言,大家都希望社會可以打破名校迷思、去除分數單一判定,讓孩子適性快樂的學習。不論台灣是否具備充分條件,十二年國教(註三)終於還是在 4 年前倉促實施,雖然批判的聲浪不少,但是也帶來許多正面的影響,比如:家長的單一價值觀正逐步的改變、教育現場的工作者努力自我提升,願意用多元的方式帶領孩子學習的也不在少數、社會大眾普遍的態度也從原先的疑慮轉為支持──這些氛圍的改變,都是教育改革中最具關鍵的影響力。  

只是台灣實行十二年國教過於倉促,缺乏配套措施,國家的經濟甚至撐不起這個教育改革。以高中職免學費而言,原本該被用來消弭區域差異的經費,全部都被用來填補免學費的無底洞,在台灣,偏鄉教育永遠是被犧牲的那一個。

筆者撰寫此文的重點,並非比較中國與台灣教育政策的孰優孰劣,而是點出偏鄉教育的重要性,希望台灣政府能多照顧弱勢學子。台灣偏鄉教育不同於中國,最主要的問題不在缺乏經費,而在於缺乏師資──「教師不足」、「教師難聘」、「教師流動率高」是台灣偏鄉教育最嚴重的三大隱憂,肇因於留不住教師。

希望台灣政府能多照顧弱勢學子,台灣偏鄉教育不同於中國,最主要的問題不在缺乏經費,而在於缺乏師資。圖/ Flickr@Claire mono CC BY 2.0


「偏鄉困境不能淪為宿命的輪迴」,政府可以怎麼做?

那麼,應該如何創造一個留得住老師的環境呢?筆者的大學同學陳信蓁女士,目前在澎湖縣望安國小服務,針對如何為偏鄉留住教師,她提出三點建議:

一、鬆綁偏鄉教師年限:根據台灣偏鄉教育條例及離島建條例,偏鄉教師必須綁定 4-6 的服務年限,綁年限法案看似是好的方法,卻讓那些基於生涯規劃,原本想來偏鄉的熱血教師裹足不前。

二、釋出偏鄉正式教師缺額:因為少子化的關係,學校無法釋出正式教師的缺額,只有代理教師名額,工作環境資源匱乏的同時又缺乏保障,老師也就更不願意來了。

三、減低交通不便,照顧教師生活起居:除了要關注偏鄉教師的食衣住行,更要照顧他們的健康,並想辦法消弭因為偏鄉帶來的交通生活不便。  

「偏鄉教師人力資源的協同與整合,是我目前想嘗試的,除了抱怨以外,其實還是要嘗試解決。因為偏鄉困境不能成為宿命的輪迴,還是得尋求突破點」,陳校長如是說。

她從未因身在偏鄉而沮喪挫折,反而傾盡己能積極尋求解決方法,即使每天在偏鄉宿舍得肉搏大蜘蛛,坐船洽公乘風破浪胃液翻騰,還是要求自己勿因地偏而心遠,始終關懷著教育。

我由衷希望台灣教育部能真正看到偏鄉教育的問題,不要只依賴公益或民間團體的努力,或是以為給了補助經費就能輕鬆了事,而是以政府的力量支持這些為偏鄉服務的教育工作者,提供一個讓他們安心無慮的環境,用對方法治標治本,有效縮短台灣教育的城鄉差距。

註一:中考:相當於台灣以前的高中聯考,可根據中考成績報考相應的普通高中、職業高中、中專、中技、中職等。其中以報考普通高中為主。
註二:毛入學率:指某學年度某級教育在校生數占相應學齡人口總數比例,標誌教育相對規模和教育機會,是衡量教育發展水準的重要指標。
註三:目前台灣的十二年國教與九年義務教育不同,十二年國教沒有強制力也就是列為國民教育,而不是義務教育。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LP2 Studio@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