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霾,最吞不下的一口氣──中國父母無懼壓力,發起「對抗霧霾SOS」自救運動

霧霾,最吞不下的一口氣──中國父母無懼壓力,發起「對抗霧霾SOS」自救運動

台灣近期最轟動的新聞之一,莫過於臉書上不斷分享的中壢輪胎廠大火,現場雖無人傷亡,可是火災造成的煙塵和空氣污染,卻讓附近幾個縣市的居民人心惶惶。

看著新聞裡猛烈的火勢,讓我的思緒回到剛來中國生活的第一年。

「霧霾,是中國人最吞不下的一口氣,有錢有能力的全移民到國外了,剩下都是一些沒錢沒勢的人民,一想到我就又惱又怒。」

霧霾之下的北京頤和園。圖/雙寶娘 提供


北京的好友麗,在我面前操著一口京片子,激昂奮亢地說著,而我除了點頭如搗蒜之外,也說不出任何一句可以安慰她的話。

她之所以這麼生氣是有原因的。

麗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和老公育有一女,女兒一開始總在半夜咳嗽,麗沒放在心上,認為是空氣乾燥導致,北京大部分居民多會在冬天供暖之後,24 小時開著加溼器,麗的家雖然只有一室一廳一衛,可是卻買了 3 台加溼器,等於每個空間都有一台。

就算每天都有霧霾,大部分的中國人還是選擇不戴口罩,攝於北京世貿天階。圖/雙寶娘 提供

因為霾害,北京兒童醫院一床難求

過了一陣子,女兒的咳嗽非但沒有減輕,還反覆在夜裡低燒,麗開始覺得不對勁,決定帶女兒上大醫院檢查。這個決定是正確的,孩子在去醫院的路上轉為高燒,一到院就被醫生判定肺炎必須住院,可是大陸醫院床位一位強求,夫妻倆只好先讓女兒掛水輸液(打點滴),輸液大廳裡孩子佔了 80%,麗跟幾個家長閒聊起來才發現,所有的孩子的症狀幾乎都一樣。

麗在孩子輸液的期間四處託人找床位,才終於找到一家有床位的兒童醫院。

中國人為了生病、跑醫院的折騰,若非實際體驗真的無法體會,除了在醫院裡檢查必須付出長時間的等待,北京醫院也不如台灣來得密集,孩子生病爸媽已經擔心不已,又為了床位帶著生病的孩子四處奔波。

麗說:「我們大人辛苦點都不算事,看娃生病還得這麼趕,真是讓我們做家長的操碎了心。」

難得出現晴天,所有的北京人都覺得很稀罕,爭相出遊,攝於地壇公園。圖/雙寶娘 提供


麗的女兒住院 2 週,醫生說是支原體引起的肺炎,一般抗生素還治不了,得用特殊藥物治療,一旦孩子得過支原體肺帶,就算康復了只要免疫力下降就很容易復發。

支原體感染的原兇直指霧霾,醫生跟麗解釋霧霾裡的污染顆粒對人類的呼吸道影響很大,短時間也許看不出來,但只要這些顆粒累積到一定的數量,會損傷孩子的肺泡和黏膜,讓肺部組織纖維化,這些都是漸進式,往往讓人不容易發覺。

「大人都可能扛不住了,更何況是還在成長中的孩子」醫生特別跟麗強調了這一點。

中國父母發起「對抗霧霾 SOS」自救運動

沒有父母可以眼睜睜看著孩子受苦而無知覺,如果可以選擇父母都寧可生病受苦的是自己。這種父母心,不分國家,全天下皆然。

像麗這樣的父母,因為一顆愛孩子的心,開始改變以往對霧霾消極接受的態度,用本身的力量發起「對抗霧霾 SOS」的自救運動。

麗是廣東某大學政治新聞系畢業的高材生,有不少同學從事媒體新聞工作,他們開始利用自己的專業寫文章放在微信朋友圈轉發分享,之後再大量轉發到各大父母微信群,企圖用互聯網的力量觸發輿論、引起大家的注意。

前陣子北京多家國際學校更在一群父母的建議呼籲之下,蓋了防霧霾體育館,用的是大陸最近流行的新風系統和淨化器,方便孩子在霧霾天,仍可以自由在體育館進行體育活動。

央視前記者柴靜,不畏壓力主動調查

2015 年柴靜公開發表的空氣污染深度調查「穹頂之下」,初心也來自於一顆愛孩子的心,因為好奇女兒生病的原因,誘發這位央視前記者,不畏中國強權政府,主動調查霧霾,雖然一開始遭到打壓、下架相關文章,卻成功在公眾領域產生了不容小覷的影響。



這些自救運動,有人贊同,自然也有人反對
,反對的人覺得,用自身的力量對抗一整個中國的工業污染,不過是以卵擊石、自不量力,根本改變不了霧霾的現況。但與其什麼都不做,只是沉默無力當個被動的受害者,我認為積極的站起來,才有改變的契機。

這些自救行動已是星星之火,雖然剛開始只有一點小小的力量,但我相信今後的發展絕對可以撼動整個中國,甚至是全世界。

空汙是全球問題,政府、個人可以怎麼做?

回頭看看台灣一連串紫爆的新聞,大家都以為台灣霧霾是近期的事情,其實早在我讀大學的時候,某些鄰近工業區的縣市就已經出現污染的情形。雙寶娘當時就讀的大學在屏東,每到下午天空就是灰濛濛的一片,這些污染物全是高雄工業區飄來的產物,到了夏天吹南風情況更為嚴重,只是當時的台灣尚未有霧霾的觀念,自我防護意識也很低落。

摩拜單車(mobike),攝於上海。圖/雙寶娘 提供


時至今日環保意識抬頭,可是台灣霧霾依舊無解。在我們抱怨的同時,也許可以試著看看空汙問題極其嚴重的中國,在壓力之下推出的政策,有沒有一些值得台灣效法的地方。

剖析台灣的霧霾的來源,有 36% 來自交通污染(註),而汽機車泛濫更是交通污染的主因。在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街頭在管制下,很少看過機車,多半是不會製造排氣的電瓶機車為主。

汽車方面,由於增加速度驚人,中國如今更在大都市採車牌尾數限行制度。以北京為例,若當日日期數字為單數,則車牌尾號為雙號車限行;若當日數字為雙數,則車牌尾號單號車限行。

除此之外,中國如今也鼓勵「綠色出行」,街頭隨處可見摩拜單車(mobike),只要手機裡有下載 app,直接掃車身上的二維碼就可以直接開鎖騎走,繳交費用也是用支付寶扣款非常方便,最近上海街頭這類的公共單車競爭激烈,多家業者投資競爭,甚至出現了電動車的選擇。

公共電瓶車,攝於上海。圖/雙寶娘 提供


上述這些都是中國在民怨壓力之下整治霧霾推出的政策,或許有值得台灣效法的地方。而在這幾個方法之外,也有可以從個人做起的部分,如盡量以大眾運輸為主要的交通工具、勇於檢舉生活周遭的污染情形等等均是。也許個人能做的僅僅是這樣微不足道的事情,但至少做了,我們就不是個被動的受害者。霧霾,不只中國人受不了,已經是全世界都共有的問題,讓改變由你我做起吧!

註:數據來源永續報告平台

《關聯閱讀》
在北京,我用一雙「老外」的眼睛看中國:若沒有知己知彼,怎麼百戰百勝?
夕陽產業的悲哀:真的不是我們要當壞人──來自「萬惡」水泥業第四代的真心話

《作品推薦》
「沒有狼性的」上海年輕人:「我想找一份可以每天準時回家吃晚餐的工作」
上海老師地位高如神,台灣老師只能哀嘆「家長永遠是對的」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testing@Shutterstock、附圖/雙寶娘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