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師地位高如神,台灣老師只能哀嘆「家長永遠是對的」

上海老師地位高如神,台灣老師只能哀嘆「家長永遠是對的」

因為有經營粉絲專頁的關係,我不時會分享在上海的生活點滴,有一天放了雙寶妹被老師留下來寫功課的照片,照片裡幾個家長在教室外排排站,耐心等待教室裡的孩子把作業完成,本來是想藉此苦中作樂、自娛娛人一番,不料卻引來大家的關注留言,有家長朋友也有老師朋友,兩者看這張照片的角度就有明顯的不同,老師們驚嘆上海的老師能有如此權力,紛紛表示羨慕,家長們則是覺得上海的學習氣氛令人緊張害怕。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上海家長「罰站」時間,沒人拍打玻璃,不敢催促孩子,全都耐心等待孩子補完功課。圖/雙寶娘 提供


上海老師,不!應該說中國的老師一向是「地位高如神」,如何的高如神呢?舉個例子來說,來中國一定要適應雲端生活,在中國的學校每個班級都有自己的微信群,老師會在微信群公布事情和要求。大到辦活動時要家長配合的注意事項,小到孩子沒帶作業,都是直接在公開的群裡點名,中國的家長即使心中有不滿,也很少表達個人意見,每個人對老師的要求都是使命必達。

為了一雙純白球鞋,家長人仰馬翻

有一次運動會,雙寶哥的老師在晚間 8 點宣佈:明天全班孩子服裝要統一,要穿黑褲跟純白球鞋。

基於孩子容易弄髒衣物的關係,一般家長甚少會幫孩子買純白的球鞋,於是就看到一群中國家長帶孩子在晚間 8 點衝出家門(因為買鞋總得試尺寸),四處尋找老師要求的「純白」球鞋。雙寶娘的上海住家是郊區,附近的商場早早就關門休息,而雙寶爹又在加班中,所以我老神在在不想衝出門買鞋,只在鞋櫃裡翻出一雙勉強算是有白色滾邊的球鞋,打算讓雙寶哥穿去,不料孩子卻因為怕跟同學不一樣大哭表示抗議,大家都知道低年級的孩子往往把老師的話當聖旨一樣,只好帶著他又衝出門買鞋,媽媽是為了孩子才使命必達的。

為了一雙純白球鞋搞得人仰馬翻,真心讓我心裡很不舒服,隔日我跟上海鄰居提到此事,孩子已經三年級的她,帶著過來人的笑容拍拍我的肩說:

「親,你要習慣大陸的老師就是這樣,這邊的老師說了就算,咱們不要跟老師過不去,孩子都在他手裡,還要過上 5 年(上海小學是 5 年制,中間不換班不換老師)」

她的話雖然有道理,但最後我還是忍不住跟老師溝通,希望老師以後若有要求提前告知,不然我這樣的偽單親家長真的很為難。老師也採納了我的意見,第二年以後的運動會全部都穿校服,畢竟她的要求是統一,穿什麼其實不太重要。

寄宿學校,老師權力更大

除了上海的例子,我家的鐘點幫傭阿姨也跟我分享過她自身的例子,因為夫妻兩人要到外地打工,還沒上幼兒園之前,她勉強把孩子帶在身旁,直到房東抱怨她老把幼兒獨留在房間外出工作,以安全為理由要她把孩子送回故鄉,最後她只好把女兒送去家鄉一所「封閉性」的學校讀書,所謂封閉性的學校,就是指孩子住校,孩子生活、讀書樣樣都需要老師的照顧,這種偏鄉的老師地位就更可怕了,一條龍式的教育,讓家長更是將老師說的話信奉成教條,完全沒有違抗的意思。

我雖然無法認同如此的教育模式,卻明白這是時勢所逼,每種環境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我可以不認同,卻不能妄下評斷。對他們來說,這是團體紀律的一種表現,每個人都應該信服配合,優點是做事方便有效率,沒有多餘的意見干擾、完成度很高;缺點是容易讓老師擁權自重、流於集體績效主義的流弊。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上海小學戶外教學,到農場裡挖土豆。圖/雙寶娘 提供

相反地,在台灣又是怎樣的狀況呢?

雙寶娘是教育大學畢業,有一群老師朋友,每次大伙聚在一起,總是忍不住哀嘆,在台灣當老師根本就是「服務業」。來看看台灣老師的情形,你就可以明白為何我說台灣老師低聲下氣,有如從事「客人永遠是對的」的服務業了。為求公平起見,就拿同樣的班級群和運動會兩件事情來說:

台灣的老師,下了班還要鎖定班級群,深怕遺漏訊息沒有回答,有的家長不懂得體諒老師,就算 11、12 點還在傳訊息給老師,只要老師不回答還可能被投訴到 1999,投訴的理由很好笑:「因為我就是做晚班的啊!只能深夜發問,不然我哪有時間跟老師溝通?」

所以你做晚班,全世界就要配合你一個人的作息嗎?老師都是早起族群,你會希望老師在睡眠不足、精神不好的狀態下照顧你家孩子嗎?如果發生什麼狀況是不是又要挨告了呢?!

動輒得咎的台灣老師

再來說說運動會。平常叫孩子上學穿球鞋家長不理就算了,小孩腳上各種五花八門的鞋類,甚至還有人上體育課穿高跟涼鞋來!連運動會當天叫家長穿球鞋也會被硬拗:「運動涼鞋也是運動鞋啊!」這類的,一旦老師好言相勸,穿運動鞋是為了保護孩子的腳,他就會搬出民主自由那套理論: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學校不能使用強權硬逼家長就範。殊不知孩子如果沒受傷,就是老師祖上積德;如果受傷了,老師恐怕又要準備挨告了!橫豎怎麼做都不對動輒得咎的狀態,老師不是服務業是什麼呢?

除了要應付這些恐龍家長跟媽寶小孩之外,台灣老師還是八爪章魚,除了「本業」教孩子之外,還要巡校園、開菜單、視力檢查跟站導護。以前常和教育夥伴開玩笑說,除了打預防針不會,老師大概什麼都要會,而這些工作在上海都有專業的人負責,巡校園站導護是警衛的工作、開菜單是外包給專門的中央餐飲公司,視力檢查是衛生所醫生護士的工作,大家各司其職,尊重專業的狀態,真心讓曾為台灣教師的我看得好生羨慕。

台灣只會叫老師去進修相關的課程,隨便幾堂課就叫你半路出家做這些事,美其名是增加老師其他領域的專業知識,實則硬拗老師多做一件事省人力成本。更別提三不五時還要接待長官的視查、校園評鑑、其他學校的參觀等工作。說來令人感嘆萬千,這種人力失衡、剝削勞動力的情形,也並非教師這個工作獨有,幾乎是全台灣各行各業普遍共有的現象。

上海是過於教師導向──家長寵老師,孩子在這種長期被統一集體化的社會成長,容易失去自由意志與多樣性,無法聽進任何異音;而台灣則是過於家長導向──老師怕家長,孩子在這樣彼此懷疑、缺乏信任的社會成長,則易養成不尊重他人、唯我獨尊的個性,想幹嘛就幹嘛。不管是哪一種都是不理想的狀態,受害者永遠是我們的下一代。

家長與教師之間本該彼此尊重,家長應尊重教師專業,相信老師的作法;教師應尊重家長意見,放下身段同理家長,彼此之間的互動與溝通都應該理性和平,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中才能健康平安的成長!

【出刊限時優惠】換日線季刊 4 期
季刊 2 月號封面
「自由」的代價很高,對於台灣的兒女尤其如此。
家庭的牽絆、傳統的束縛還有對父母親無形的虧欠感,是每個遊女與遊子面對的沉重課題。
我們的行囊裡有夢想、有試煉、有掙扎也有解脫。
其實,我們不回家,我們在回家的路上。

4期 499 元,加贈「與天下同行筆記本」。立即訂購→ http://bit.ly/2hIeLcd

《關聯閱讀》
「Rate My Teacher」──當學生成為尊貴的顧客,老師們該如何應對?
美國家長抱怨考試太多了,台灣呢?──從2015年美國大眾對標準化測驗態度調查談起

《作品推薦》
在「媽寶圈」裡成長的孩子,如何教他堅定地面對環境?
百分之九十的孩子都叫「平凡」,父母卻想為他們改名叫「菁英」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li jianbing@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者)、附圖/雙寶娘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