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同婚釋憲的前一天,印尼同志遭到公開鞭刑──同運領袖:「台灣的平權路,給了我們希望」
圖片

竹鞭落在年輕人背上,每打一下,皮膚震動撕裂,很痛;但大庭廣眾下遭鞭打、極度羞辱、被迫出櫃、讓親友蒙羞,更痛。

台上的兩名男子,頭低得不能再低,眼睛緊閉,表情極為痛苦,隨著蒙面男子一下下的鞭打,眼淚流個不停。

而台下,則擠滿了一千多名湊熱鬧的男女,高舉手機錄影,大聲辱罵,像是看笑話,也像是在看場一場實境秀。個個眼神緊盯台上痛苦的男子,每人臉上都掛著笑容,似乎深怕錯過任何一秒「精彩」畫面。

就在台灣婚姻平權釋憲成功的前一天,印尼亞齊省一對同志情侶,因為同性性交遭當地宗教法庭判處公開鞭刑,各被鞭打 85 下。

這是印尼亞齊省實施反同性戀律法後,首度對同性戀者實施鞭刑。其中一名男子是醫學院的學生,原本再讀一年就能畢業,卻因為同性戀行為遭到退學處分。

平權之路,印尼和台灣,很遠也很近

其實除了印尼自治區亞齊省,同性戀性行為在印尼並不違法。但就在上週日(5/21),印尼警方深夜突擊一間同志三溫暖,當時裡面的人正在舉行派對,警方逮捕了 141 人,一群赤裸男子蹲在地上,他們的照片、影片,臉上完全沒打馬賽克,經由網路傳播,在社群媒體上被瘋狂轉載,報紙、電視新聞皆以大篇幅報導,標題寫著「性愛派對」又或是與「性病」連結。

警方表示,逮捕行動和同志並無關聯,純粹是因為有色情表演,可能違法色情法,隔天,警方說查無不法,放走了 126 人,剩下的人疑似有吸食毒品。但過了一天,新聞熱度早就已經過去,電視新聞停留在前一天的報導,民眾腦海中留下的,就是一群赤裸同志混亂的性愛派對。

很熟悉吧?這讓我想起過去的台灣,媒體也總是放大同志團體的派對,再加上「愛滋病」及「雜交性愛」等標籤,貼在同志團體上。

印尼很遠,也很近,因為有了更複雜的宗教議題,在印尼的同志團體更加辛苦,不過他們也在走台灣曾經走過的路上。

強硬派穆斯林崛起,新聞媒體自我審查

這幾天,印尼人口第一大省西爪哇的警方更組成特別小組,調查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合稱 LGBT)的活動。同志團體領袖認為,打壓同志團體的行為越來越明顯,這和最近強硬穆斯林派勢力興起有關。

印尼同志運動先鋒 Dede Oetomo 對我說:「亞齊省對同志的鞭刑或政府針對同志團體的取締,都顯示印尼在人權這條路上正在退步。」

這幾個月,政治上關於宗教性的論述,也在影響印尼政府,包括鍾萬學因褻瀆宗教案被判刑兩年等事件,均可能與之有關。他認為,「強硬派穆斯林」的影響正在印尼社會瀰漫,而非政教合一的印尼。宗教及政治的距離如今正不斷拉近。

而從事新聞工作的我,感受也非常強烈,以我所在的印尼新聞機構為例,只要觸碰到 LGBT 議題,就會相對保守,若非必要,絕對不會報導。就連日前各大媒體大篇幅報導印尼警方突擊同志三溫暖的事件,也是輕輕帶過,隔日警方對於同志團體無犯罪證據的澄清,則完全未報導。

台灣的同志平權之路,給印尼的同運團體希望

至於台灣隨著同婚釋憲案通過,將可望成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我第一時間回到所屬媒體想要報導,如我所料,得到的回應是,性別議題太過敏感而暫時不能報導。而其他媒體,除了英文報紙《雅加達郵報》使用通訊社報導及部分媒體引述 BBC Indonesia 新聞外,也未加以討論。

BBC Indonesia 新聞截圖


事實上,時間若推回兩年前的印尼,社會對同志團體的包容性極高,同運團體辦活動也很少受到打壓,不過自從 2016 年初,政府官員發表反同志談話,印尼激進穆斯林聲音抬頭,同志團體的生存空間正在縮小。

不過,就在台灣即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婚姻平權國家之際,的確讓印尼同志燃起一絲希望,同志人權團體 SuaraKita(Our Voice)的幹部 Yudi 說:「很高興看到台灣人權進步,雖然印尼同志正面臨困境,但我相信我們的社會,會進步的!

▍《Crossing換日線》2017一年4期
▍《Crossing換日線》向世界投履歷:2017夏季號

《延伸閱讀》
被錄下同志性行為 印尼兩男子遭公開鞭刑
首樁罰同性戀案例!印尼亞齊省兩男因同性性交遭鞭刑

《關聯閱讀》
「這不只是我們的事情而已」──在LGBT權益開倒車的印尼,同志們也期待著台灣婚姻平權的進步
終於,你的存在成為一種理所當然──寫給那些年,我們一起捍衛的婚姻平權

《作品推薦》
「這是印尼悲哀的一天」──雅加達省長鍾萬學選後遭判刑,立即入監!輿論譁然,來自印尼的第一手分析
逆境中完成大學學位,印尼移工安娜的老師夢:「我們,也有作夢的權利。」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pouchilife CC BY 2.0

作者大頭照

札克利/印尼的日常閒話

短短兩年的新聞工作,曾採訪空難、氣爆、台南強震、太陽花學運和反課綱占領教育部等重大事件,喜歡衝第一線,記錄歷史。
2016 年辭掉工作,到東協國家之一印尼,學語言、識文化。期待透過文字抹去台灣人對印尼的偏見,重新認識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家。現居印尼雅加達,在英文媒體實習中。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