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印尼悲哀的一天」──雅加達省長鍾萬學選後遭判刑,立即入監!輿論譁然,來自印尼的第一手分析
圖片

9 日上午 11 點多,印尼雅加達最高法院法官,宣布裁定雅加達特區,甫競選連任失敗的華裔省長鍾萬學褻瀆伊斯蘭教罪名成立,被判坐牢兩年,立刻入監服刑。

(關於鍾萬學遭起訴之爭議言論,請見此篇文章

重要的判決日,印尼各新聞台從早開始直播,判決一宣布,身旁同事震驚,每人眼睛緊盯電視,無法相信這樣的結果。更有許多人無奈搖頭、嘆氣──因為這樣的判決,比先前檢察官向法官求刑的一年徒刑、緩刑兩年還重得太多了。

判決一出,網路一片嘩然,印尼朋友的臉書上一片哀嚎:「太誇張了!我要搬離這個國家。」「國家沒救了,現在是什麼年代?」

「歡迎來到印尼,」媒體同業苦笑對我說。的確,這真的是永遠令人無法預料的國家:天真的我原本以為,褻瀆回教案會因鍾萬學省長選舉敗選,法官判處鍾萬學緩刑,然後事件正式落幕。

沒想到,法官竟判得比檢察官求刑更重,而鍾萬學得立刻進監牢──這無疑是印尼民主退步,以宗教之名,行政治鬥爭之名的象徵。

判決這天,法庭支持與反對鍾萬學團體聚集在法院外,省府部署了一萬多名軍警人員,擔心兩邊可能發生衝突。

判決出來後,鍾萬學的支持者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反對鍾萬學的伊斯蘭組織則並未大肆慶祝。在辦公室的我,也能感受到同事的震驚和悲傷情緒,有朋友甚至說,他的老師因為判決而在學校大哭。「他們的目的都達成了,阿學落選了,為何還要這樣搞他?」同事道出我的疑問。

各家電視台播送鍾萬學事件新聞畫面。圖/札克利 提供

印尼言論自由退步,政治鬥爭浮上檯面?

我認為,這次的判決具有相當的「歷史意義」,因為印尼雖擁有全球最多的穆斯林人口,但長期以來多由溫和派穆斯林掌政,且並非政教合一。但如今鍾萬學因為在公開演講中引述可蘭經一段話,卻被斷章取義截取了一段話傳上網,之後更被判褻瀆宗教得服刑兩年,且不得緩刑。許多人認為,這代表著印尼言論自由的退步,政治鬥爭已浮上檯面。

事實上,鍾萬學不只一次對外說明,他並未褻瀆伊斯蘭教,出庭時也曾經聲淚俱下說自己求學時間曾受穆斯林照顧,擔任公職間也協助修繕、建立清真寺並將收入捐給穆斯林團體。也有其他溫和派穆斯林團體領袖,公開出面為鍾萬學辯護。

時間回到去年省長競選期間,當時因為鍾萬學褻瀆宗教案召開公聽會時,外界就認為此案不單純。印尼司法體系獨立與否一直備受懷疑,競選期間,褻瀆案也被鍾萬學的對手大作文章,更提升到宗教種族議題,反鍾萬學的激進穆斯林團體曾多次借題發揮,舉辦大規模遊行,要求立即逮捕鍾萬學,並要求他下台,去年 11 月的示威還造成一人死亡。而判決前的一週,仍有伊斯蘭組織發起示威,要求法官重判鍾萬學。
 
人權組織代表:「今天是印尼悲哀的一天」

鍾萬學對穆斯林真的不好嗎?許多華人朋友都說,其實鍾萬學執政期間,並未偏坦非穆斯林的華人,反而大力建設基礎設施,像是強化公車效率,還有整治雅加達髒亂、淹水、行政貪汙的狀況嚴重,同時也改造貧民窟,並建立廉價公寓供窮人居住。

鍾萬學當省長,對部分習於走後門經商的華人,反而不利,有華人商人跟我說過,「鍾萬學使我們的生意更難做,因為法制化後,做事情變得很難。」

如今,法院真的將鍾萬學處以兩年有期徒刑,也真的把鍾萬學送進牢裡。許多人擔心,政治的手成功伸進了司法體系,人權組織代表 Andreas Harsono 說,「今天是印尼悲哀的一天。」

過去十年,因為褻瀆案被起訴的人超過 100 人,「如果連現任省長,曾是總統佐科威副手的鍾萬學,都會因為這種有爭議的案件而被送進監牢,那其他人呢?」外界批評,佐科威政府並未保護少數族群及宗教。判決後,佐科威只對外發表聲明,要各方尊重法官的判決。

曾經,有專家分析,身為溫和派穆斯林的阿尼斯贏得雅加達選戰,有機會削弱激進穆斯林組織的氣焰。但這場判決,我認為某方面代表著激進伊斯蘭團體的勝利,也讓印尼原本應該隨著雅加達選舉結束,而日漸穩定的政局,如今添了不少變數。

《關聯閱讀》
【12/2現場】50萬人反雅加達省長集會:民主典範?反華氛圍?宗教爭議?媒體自由?
華裔省長鍾萬學言行觸碰敏感議題,雅加達十萬人走上街頭──台灣人不易理解的宗教衝突

《作品推薦》
逆境中完成大學學位,印尼移工安娜的老師夢:「我們,也有作夢的權利。」
「這不只是我們的事情而已」──在LGBT權益開倒車的印尼,同志們也期待著台灣婚姻平權的進步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jafriyalbule@Shutterstock、附圖/札克利 提供

作者大頭照

札克利/印尼的日常閒話

短短兩年的新聞工作,曾採訪空難、氣爆、台南強震、太陽花學運和反課綱占領教育部等重大事件,喜歡衝第一線,記錄歷史。
2016 年辭掉工作,到東協國家之一印尼,學語言、識文化。期待透過文字抹去台灣人對印尼的偏見,重新認識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家。現居印尼雅加達,在英文媒體實習中。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