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只是我們的事情而已」──在LGBT權益開倒車的印尼,同志們也期待著台灣婚姻平權的進步

「這不只是我們的事情而已」──在LGBT權益開倒車的印尼,同志們也期待著台灣婚姻平權的進步

2016 年 12 月 26 日,台灣同志人權向前跨了一大步,「婚姻平權民法修正,初審正式通過」,在立法院外的人權團體和同志們,揮舞彩虹旗,期待明年婚姻平權能順利三讀通過、真正落實。只不過同一時間,距離台灣 2,826 公里遠的印尼,人權團體正無奈地對我說:「2016 這一年,印尼同志運動持續走回頭路,還面臨社會前所未有的攻擊。」

雖然印尼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但印尼的穆斯林比起中東的保守,相對較為開放,社會對 LGBT(男女同志、雙性戀者以及跨性別者)態度寬容,同性之間的性行為也不違法。印尼有著跨性別文化和傳統,甚至曾擁有全世界唯一的穆斯林變性人寄宿學校。

過去,印尼同志人權團體舉辦活動,很少會受到干涉。但直到這兩年,激進穆斯林組織開始抵制、甚至攻擊他們。

保守勢力抬頭,印尼同志人權開倒車

2009 年成立的印尼同志人權團體 SuaraKita(Our Voice),長期致力於教導民眾認識性別議題、爭取同志人權,過去舉辦相關講座、電影欣賞或分享會都非常成功。直到 2015 年 11 月,在蘇門答臘的一間大學舉辦同志議題研討會時,活動開始前 6 小時,被迫喊卡,原因是有穆斯林學生檢舉,從那天起至今,陸陸續續有 5 場活動都在活動前幾個小時被迫取消。

印尼同志團體 SuaraKita 組織幹部。圖/李宗憲 提供

2016 年 1 月,印尼大學有社團在校園發送 LGBT 權益的相關傳單,惹惱部分穆斯林學生,他們認為校方默許 LGBT 社群,當時保守派的國會議員更指責 LGBT 社群威脅國家,因此不應該被允許發展或給予活動空間。經過媒體報導,事情越鬧越大,印尼教育部長 Muhammad Nasir 更公開表示,這些社團不應該存在校園當中,接下來有幾位官員也發表了反同性戀的相關談話,像是印尼國防部長 Ryamizard Ryacudu 當時就把同志人權運動,解讀為西方國家試圖破壞印尼主權的一場戰爭。

事實上,印尼社會對於同志團體的攻擊,不僅在言語,2016 年 11 月 26 日深夜,伊斯蘭捍衛者陣線(Islamic Defenders Front)向警方舉報,有同性戀者在公寓裡開「性愛派對」,違反伊斯蘭教義,接著就和警方一起衝進私人公寓裡,警方接著將 13 人帶回警局訊問後飭回。

警方向媒體表示,並未發現任何違禁品,行為並未違法,還強調只是訊問這些人,沒有逮捕他們。同志人權團體 SuaraKita 的活動長 Deguh 說:「真的很誇張!」這間公寓距離組織的辦公室很近,第一時間他們趕緊與法扶律師聯絡並尋求協助。

更早之前的二月,反 LGBT 團體更已迫使印尼關閉 2008 年開辦的變性人伊斯蘭學校。

回顧 2016 年這一年,同志團體在印尼遭遇到巨大風波和攻擊,但無論印尼同志網路雜誌《GAYa》創辦人 Dede Oetomo,及 Deguh 等印尼的同志人權運動者還是保持樂觀:「至少同性戀是個可以開放討論的議題了。」Dede Oetomo 解釋。

從 80 年代創辦同志雜誌以來,從未遇到政府單位阻止,一路順利地發行紙本雜誌,直到這兩年因為紙本市場萎縮才改成網路版本,可以說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礙。而 Deguh 則舉例,位於雅加達南區的 SuaraKita 辦公室,大門漆上代表同志的六色彩虹,鄰居、房東心知肚明他們是個提倡同志人權的組織,但從未干預,也從未有任何反對意見。

雅加達南區的同志人權團體 SuaraKita 辦公室。圖/李宗憲 提供

台灣同志平權運動,對印尼 LGBT 權益將有正面影響

「我們非常期待(台灣婚姻平權的)成功,台灣同志若能結婚,或許能再度點燃印尼 LGBT 團體的希望,或許未來印尼也會有這麼一天,」印尼同志網路雜誌《GAYa》創辦人 Dede Oetomo 對我說,若台灣真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那在印尼、甚至亞洲的其他國家,人們或許就不會再把「同志」視為西方產物。

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或許對印尼的同志人權運動不會有直接影響,但將會有間接的正面影響,Dede Oetomo 說,國際施壓非常重要,明年聯合國將會對印尼進行人權檢查(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UPR),LGBT 人權一定會被提出,而目前印尼同志人權組織正計畫要求研究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聯合國專家,寫信要求印尼政府關注 LGBT 人權。

事實上 2016 年 12 月初,拜訪印尼的聯合國官員已經承諾,將寫信給印尼政府,要求處理同志權利的相關問題,另外世界銀行現在也有專門研究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顧問,因此也可以要求他們幫忙向印尼政府施壓。

比起其他穆斯林國家,印尼對於同性戀已經非常包容,同志人權也在進步中,但誰也沒想到,2016 年會走回頭路,身為同志的 Deguh 說,他很羨慕台灣,不過他也不會為此而到台灣或其他國家居住,「印尼是我的國家,我要住在這,繼續爭取同志人權」,Deguh 說。

台灣走在印尼前面,而印尼現在要關注的,就是持續討論、持續了解彼此差異,真要落實婚姻平權,印尼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不過他很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印尼同志團體 SuaraKita 辦公室內的圖書館。圖/李宗憲 提供

辦公室裡貼著 LGBT 議題的相關海報。圖/李宗憲 提供

《關聯閱讀》
「你是什麼時候向自己出櫃的?」──國境之外的同志框架
Love is Love──同志權益受侵害,國外怎麼做?

《作品推薦》
【12/2現場】50萬人反雅加達省長集會:民主典範?反華氛圍?宗教爭議?媒體自由?
旅遊展上看到台灣攤位,從滿心期待到瞬間失望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pouchilife CC BY 2.0、附圖/李宗憲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