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老師笑著談論外國人的富裕生活,我卻笑不出來

印尼老師笑著談論外國人的富裕生活,我卻笑不出來

印尼老師在白板寫上「Gaya Hidup」兩個字,意思是「生活風格」。翻開課本前,她說要和我們談談外國人在雅加達的生活。

像是「住公寓大廈」、「有傭人」、「有司機」、「三餐吃餐廳」、「只坐計程車」、「周末打高爾夫球」,教室裡的我們一個個舉例、列表。

的確,外國人的生活和藍領階級的印尼人,宛如兩條平行線──他們不吃路邊攤,不在大街上行走,很少搭巴士。這些金髮碧眼的「老外」,印尼人稱之為「Bule」(發音類同:布雷),而 Bule 最常出沒在酒吧、購物中心或咖啡廳,單單一杯咖啡或是一塊蛋糕,單價可能就是路邊攤一盤炒飯的十倍之多。

老師接著補充,印尼人常說,Bule 的生活方式就是「Lobby to Lobby」,「大廳到大廳」,早上從自家公寓大廈的「大廳」出發,叫計程車或司機接送到公司的「大廳」,下班後再到購物中心的「大廳」吃晚餐或來上一杯。住在印尼的外國人,領著已發展國家的薪資水準,在相對較落後的印尼過生活,可以過得很奢華。

印尼課的教室裡,有個同學是來自新加坡的媽媽,跟著擔任外交官的老公搬來印尼也兩、三年了。曾在日本住上五年的她說,相對於在日本甚麼都得自己來,一樣的開銷,在印尼可以當貴婦,做甚麼事都有人服務,不過她並沒有請幫傭,家事都是自己打理。

在印尼請一名兼職的家庭幫傭,一週來打掃三次,不和雇主同住,洗碗、洗衣、掃地、拖地,月薪大約台幣 1,500 元,對領高薪的「Bule」而言,非常便宜。在購物中心裡也很容易看到一個家庭帶著一兩位褓母,爸媽走在前面,褓母在後面推著小孩。很多褓母身上會穿著制服,這表示她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褓母,通常薪資會比沒受訓練的褓母還要高。

穿著制服的褓母在購物中心和雇主「逛街」

相較於中產階級較多的台灣,經濟起飛的印尼雅加達,貧富更差距更顯而易見。個人感受更加強烈,我住的地方,出門搭公車得經過一條街,街上有居民賣雜貨或自助餐維生,三坪大的鐵皮屋也是他們的家,鋪著報紙的地板是他們的床,諷刺的是,距離不到兩公尺,對面圍牆裡就是一幢奢華的公寓大廈,那可能是他們一輩子都住不起的高級住宅。每次走過這條街,為了避免和他們有眼神上的接觸,我都快步走過。因為我很難想像,看著一個生活水準、環境與你大相逕庭的人望著你,他們心裡會做何感想,不只覺得殘忍,更貼切點應該是,逃避思考。

經濟起飛的雅加達

慶幸的是,印尼的薪資水準正逐年提高,中產階級正不斷壯大,而且印尼人普遍知足樂觀,或許是習慣了吧,習慣看到外國人的揮霍與富有,習慣人人出生不平等,習慣了嚴重的貧富差距。雖說如此,當我的印尼老師笑呵呵的與我們談論外國人在印尼的生活風格時,我心中實在不太好受,很有罪惡感,甚至覺得有點丟臉。

《關聯閱讀》
窺探印尼頂級豪華俱樂部──隱身大樓內的射箭場,坐落貧民矮房旁
離別的饗宴──同樣努力的我們,為什麼有著這麼不同的未來?

《作品推薦》
在全球最多穆斯林的印尼,齋戒月爭議中,我看到了尊重與包容
取締Uber之外的選擇?看看印尼怎麼做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黃明堂 攝影、附圖/扎克利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