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昱霖@斯里蘭卡】致新政府:走出民粹泥淖,台灣需要自己的「埤塘」

【陳昱霖@斯里蘭卡】致新政府:走出民粹泥淖,台灣需要自己的「埤塘」

我是陳昱霖,我在斯里蘭卡,
我的職業是國際志工,
在這裡,我看見可能孳生擾人蚊蟲,卻對環境有幫助的大量埤塘,
我想給的建議是:台灣應該也要有屬於自己的「埤塘」。

今年寒假,去了趟斯里蘭卡,做了為期 12 天的志工副領隊。在那裏,感受到的是熱情如火、溫暖的人情。這讓我想到台灣,一個在許久之前,被人稱做「最美的風景是人」的一塊寶地。

在那裏,我們過著簡樸的生活。一推開屋門,外頭就是一塊大埤塘,白天的時候可開心了,充滿著來自都市的我們難以見到的生態──有鴨有雞,有白鷺鷥飛舞,甚至還有猴群在樹上擺盪。

但這一切到了夜裡,可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蚊群亂舞,在耳邊轟雷,實在很難入睡,這時候不禁會想,幹嘛要有那口埤塘,真折騰人!

後來問了當地的居民,怎麼社區中滿是這種埤塘。原來那是因為斯里蘭卡乾雨季分明,在雨季時多儲存點水避免旱季時農作枯萎、衝擊民生,是埤塘最大的作用。我恍然大悟的是:許多我們自以為惱人的事,背後卻有著這樣不同的故事。而為了更好的環境、或避免更大的風險,有時這些惱人的事,是大家必須共同忍耐的。

我不禁想,台灣也是需要「埤塘」的。

科技相對進步的台灣,需要的當然不是真的「埤塘」。我指的是大家凝聚共識,為了更大更美好的目標,願意忍受「蚊蟲」帶來的不便,這樣的埤塘。

而政府能做的,便是做好這些「埤塘」,並且安撫因為埤塘的蚊蟲帶來的紛擾。

這說起來很簡單,但其實很困難。常有人說台灣因為民粹而舉足不前,但我覺得稍稍有誤,台灣確實有時民氣用事,但這所謂的「民氣」,其實往往僅是訴說自己的困擾而已。

我們感受、然後抒發,就如此的簡單。這無關政治,沒有色彩,就是很簡單的一句:「埤塘干擾到我的生活了!」

因此政府的角色,除了建好一座又一座的埤塘,也必須好好溝通說服大家,為何這些埤塘很重要,是為了什麼原因要興建,它又能帶來甚麼樣的好處與不便?是否真的利大於弊。

教育改革、產業轉型、甚至廢死不廢死、轉型正義,這一座又一座的「埤塘」,政府有責任在推動政策的同時,細心描繪出它將如何影響我們習慣的台灣,並且勇敢地堅持、說服與承擔責任。

真心希望台灣可以有著屬於自己的埤塘,偶爾擾人不要緊,但至少能讓我們台灣人看見,埤塘總有一天,可以蓄好救急的水,在最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

《關於作者》
我是陳昱霖,就讀政治大學經濟學系三年級。有兩次的國際志工經驗,在斯里蘭卡服務的過程中,打開雙眼,看不同的世界。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出發去那麼遠的地方,我說,我在一條能影響世界的路上走著。希望自己眼中看到的,能夠化作文字來感動他人。喜愛寫作,熱衷於文字的力量。

《徵稿啟示》
《換日線》即日起擴大徵稿,邀請足跡遍及世界各地的全球台青們,觀察到哪些值得台灣借鏡的地方?台灣,又該如何改變?想向總統蔡英文或是新政府的閣員提出改善方針,立即參加《借鏡地球村》給小英總統和新政府的一封信全球徵文!

換日線歡迎你提出觀察與見解。本文以 800-1,000 字為宜,請以「給新政府的一封信/(您的姓名)」為標題投稿至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並於文末附上「作者簡介(150-200 字)」,期待你的來稿!

《關聯閱讀》
【Euphie@華盛頓】致小英總統:「小確幸」創業,真的無法立國嗎?
【Jack@曼谷UN亞太總部】致小英總統:全球卡位東南亞,台灣必須急起直追
【呂政達@阿布達比】致農委會主委曹啟鴻:過漁之島不能再等,台灣漁業要從根本改革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蔡英文 Tsai Ing-wen 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