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時尚界轉戰電影圈:我和瞿導合作《刻在我心裡的名字》

從時尚界轉戰電影圈:我和瞿導合作《刻在我心裡的名字》

過去半年來,正式從時尚圈轉到電影圈,我在新的領域裡,從頭開始學習新的行規、專業,以及面對生活的態度。平時除了規劃拍攝之外,就是不斷地開會、旅行和參加影展。為了試著生存下來,不斷地轉換新環境,從倫敦到北京,不同的是文化,相同的是需要努力生存。好不容易獨自出來租屋,付了 3 個月的房租後,卻花了 2 個月在國外旅行和工作。想起房租之高,感覺心在淌血。

這段時間,朋友們私訊問候時的第一問題,往往是詢問我現在在哪個城市。時區的不斷轉換,讓我常常把桃園機場,當作台中轉運站一樣頻繁地使用。這裡得聲明一下,不是我有錢,也不是我賺得多,而是工作需要,不得不然。因為經常在趕行程,常常在登機前的 40 分鐘,還在用最快速度過安檢,再快跑到登機門;也常常體會現場補不上位,只好在機場多待一晚的無奈。在旅程上得到的和失去的,往往不是表面看到的那樣。

回顧過去,在沒有人認識的英國磨練出來的「不要臉」和「勇往直前」,只有為期兩年的「有效期」;現在住在亞洲,被亞洲文化影響,心裡多了一種對家的「責任感」、「年紀的原罪」、「身高的局限性」、「同性的競爭激烈」和「夢想不能當飯吃」等包袱,侵蝕著自己原來的夢想。尤其是當家人年紀也愈來愈大的時侯,只考慮自己的夢想,也將漸漸從年輕時被讚許的「勇敢」,變成了別人眼中「自私」的行為。

在這樣的前提下,要怎麼持續真誠的面對自己的夢想、突破自己的困境呢?我想,人要在不同的環境裡面學會調適自己,才能保留自己原本的初衷、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

從時尚界轉戰影視圈,與瞿導的偶然相遇

從一個模特兒轉為擔任演員,為了開創自己的表演機會,學習了幕後的知識,也在美國公司 Legacy Pictures 擔任亞洲區的業務總監。原本以為學習了幕後知識,能夠開創自己在表演的機會,殊不知卻愈來愈無法兼顧。表演的比例愈來愈少,但創作和作為製片的機會漸漸變多,從各個影展的論壇到台北電影學院的講座,不斷地自學和摸索。

在轉換不同的跑道的過程中,不變的是我追求夢想的熱情和學習的決心,而不斷改變的則是「機會」。每一次的交流會裡都會遇見的不一樣的人,獲得不同的機會。半年前,我一直期盼能夠在台灣有一個作品,一次不經意的機會,臉書竟捎來了一封瞿導的信息。

第一次知道瞿友寧導演(以下簡稱瞿導),是因為《我可能不會愛你》這部我看了至少 3 次的電視劇,個人非常喜歡女主角程又青的台詞,像是「我要用我自己的錢,買我自己的包包,裝我自己的故事。」、「厭倦就是改變的開始。」一路上給予我許多改變的勇氣。

瞿導在訊息裡問我,是否有機會能夠一起合作,幫助劇組在國外的拍攝計畫。命運真的很好玩,沒想到能夠收到瞿導的訊息,他也願意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機會,電影界裡多的是英文好、經驗又比我豐富的人,但他卻問了我,是否願意見個面聊一聊合作的機會。

今年過年的時侯,我們相約台中某處的 85 度 C,第一次正式見面。記得當時的我,一方面擔心爺爺的健康狀況,一方面煩惱自己的未來。兩個台中人的深夜相見,氛圍有點像是《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看到瞿導出現,坐在了我面前,讓我覺得很不現實。我都彷彿聽到謝沛恩的那首《旋轉門》,不斷地在背景唱著:

我順著時針在青春裡打轉
一雙手推開時光的門 忘記了關
多少日子如快門一閃
到幾年後 一個鏡頭就切換

我逆著時針到回憶裡頭參觀
一圈圈迴圈出不同的 情緒片段
放任熱淚圍困住心酸
想說成熟 要用多少領悟交換

看著眼前的瞿導,其實腦中都是想著很久以前,各種會見導演的經驗:

在倫敦國王學院辦的活動裡,遇到的一位很欣賞的導演。當時跟他說,自己很想要朝演員這一條路前進,他問我看了哪一些書、懂哪一些理論,嚴厲且直接的問題,讓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最後他告訴我,做演員非常的辛苦,大部分的人都是過著很窮困的生活。

從英國離開時,特地去香港見了某經典 IP 的制片人,他告訴我,他有一部電影正在找武打女演員,進了辦公室後,卻立刻要求我脫掉上衣,讓他看胸部夠不夠大。當時在英國走秀的時侯,常常就是在秀場快速脫衣,所以當下不疑有他,還以為這是選角流程的一部份,立刻脫了上衣,沒想到他卻伸手碰了我的胸部⋯⋯。

說巧不巧,後來我到好萊塢發展期間,接到了香港報紙的電話訪問,因為該製片人被另外 2 個暱名的演員告發性騷擾,而我也用暱名的方式,分享了我的經歷。而該名制片人,還曾經介紹我給好萊塢知名的演員,和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見面,前者被舉報,後者在好萊塢掀起了 #MeToo 運動,幸好後者我連見都沒見到,就被舉報了。

思緒回到眼前的瞿導。第一次見到他,是在畢贛導演的《路邊野餐》試映會上。當時的我,很想在活動結束後,去跟他自我介紹,沒想到一下子他就不見人影了。

而邀請我去活動的另一位導演,卻在我向他請益的過程中,說了一句「為什麼要做演員,做我女朋友比較好,當了演員就不能對妳怎麼樣了。」說著說著手就搭了上來,我心裡想著,我怎麼老是碰到這種事?

我面對瞿導時,非常地緊張,因為我的直覺,這一次會面,算是一種面試吧。神奇的是,儘管過去有很多不好的遭遇,我卻一點也不擔心瞿導會對我怎麼樣,因為瞿導的謙遜和朋友般的相處模式,讓我放鬆了許多;當然這也苦了他,得聽我忍不住一股腦兒的和他分享著兩年來的經歷,以及我的人生苦惱。他就這麼靜靜地喝著冰美式,靜靜地聽著。

接著他向我分享,自己曾經背負 6 百萬的債務,也曾經長達 5 年的時間,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會拍戲?」後來拍了公視的人生劇展《誰在橋上寫字》,入圍了 7 項金鐘,得了其中 5 項,才重拾對自己的信心。

我聽完之後,算一算自己當時欠債的錢,也不過快 80 萬,連破百萬都不到,他卻背了 6 百萬的債務。每一個人的成功背後,都有一段滿滿的血淚史呀。直覺告訴我,一定要爭取這次和瞿導的合作機會,爭取一個和自己偶像工作的機會,也證明自己過去一年的橫衝直撞、厚臉皮的坐在台北電影學院的第一排,努力做著筆記、厚著臉皮去認識電影人,去做自我介紹──是值得的。

我相信成功沒有秘訣,只有不斷地往前進。

協助拍攝《刻》劇:除了熱情,實力更為重要

這一次的會面之後,沒多久就約了第二次的會面,這一次來的就不只是瞿導了,還有氧氣電影的製片們及執導《刻在我心裡的名字》的柳廣輝導演及劇組人員。當時的我,經常在去醫院陪伴爺爺說話的空檔,到中山醫學院附近的星巴克,一邊工作,一邊思考未來。而我們第二次的會面,就是選在了這個地點。

碰面後,很快敲定《刻在我心裡的名字》的合作。從尋找對的製片服務公司到退稅、第一次的場勘尋找適合的拍攝地點、每一次的時差會議,到跨洋台北、北京的連線會議,漸漸地勾勒出完整的「拍攝計畫」。我非常重視與瞿導的合作,也特別想要把事情做好,希望對得起他的選擇。

這時我慢慢發現:除了熱情之外,更重要的是札實的專業能力。我花了好幾個禮拜,與數間製作公司郵件來往,甚至親自打電話確認,最後選出了幾個符合預算的團隊。瞿導在電話裡告訴我,「相信你的選擇」,鼓勵意味濃厚,卻也讓我心裡感到無比的壓力。最後,我向選定的團隊強調,這部電影對我來說,特別重要,我不希望搞砸,一定要順利完美的結束。

可惜,天不從人願。在我第一次勘景完,其實我就有感覺對方的一些問題,而我又去了坎城影展,雖然在參加影展期間,我也不斷地小心再小心地處理行前的安排,但在其他工作的影響,加上《銀翼殺手2049》攝影組及該國影委會的大力推薦下,我對於合作的團隊過於放心,導致了一些問題的產生,讓我感覺十分沮喪。

攝影組三帥安慰我,事情總是會發生,只要能順利拍完就算是成功了。而當下的我,就成為了一個絕對的黑臉,深怕正式拍攝的時侯,會有更多的意外問題出現。後來的我學會了,拍攝過程中,就是需要我們不斷地去解決出現的問題。而過程結束的時侯,我才真正地聽到心裡那顆石頭落地的聲響。

《大長今》有一句台詞裡是這麼說的:心存善良卻能力不夠的人,能力夠卻心存邪惡的人,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

空有熱情,卻沒有專業能力,不懂裝懂的人,其實更為危險可怕。於是我儘管遇到了不同的問題,仍努力學習沉著應對每個突發狀況,過程中不斷地去調整自己的心態,最後總算是「殺青」了。這個過程也像是「殺」死了我心裡的程又「青」,我那個過度澎漲的方頭獅,沒有足夠的專業能力,會影響太多的事情。於是我回歸原點思考,我擁有的到底是什麼?雖然過程驚悚離奇,但終究還是塵埃落定,不算完美的結局。

雖然天不從人願,很多事情都難以控制,但我從錯誤中學習到的,卻是誰都無法取代的寶貴經驗;還獲得了一群好朋友,也見識到了專業的電影人,是怎麼處理和拍攝一部電影。

《刻在你心裡的名字》那首動人的主題曲,至今仍然迴盪在我心裡,實在很捨不得和他們分開,一直都是一個人打拼的自己,很少有一家人的感覺──大家一起生活、一起努力的感覺,實在是太真實、太美好了。

在桃園機場跟大家分離的時侯,因為還得出發去上海電影節,剛飛回來立馬就去補位飛香港,心裡真的覺得空了好大一塊。下次見面也不知道是什麼時侯了。希望他們對於我的服務,能夠留下美好的回憶。

無論在哪個位置,都要盡力做到最好

回到上海電影節之後,重新開始新的旅程,過程中接到了 2 個月前,一間好萊塢世界頂尖的後期特效公司的錄取通知。該公司過往作品包括《復仇者聯盟》、《冰與火之歌》、《星際效應》、《吹夢巨人》等大片,我經歷了 3 次面試,終於接到電話,被通知要去美國受訓 2 個月──看似美夢成真,然而我又開始困惑自己的初衷和夢想:我不是想要成為一個演員嗎?雖然這間特效公司的副總裁在香港電影節的時侯,鼓勵我創作,成為一個導演;只要有好劇本,他們全力支持我把電影拍出來,但我掙扎了好久,也推掉了一間國內知名公司副總裁的面試邀請。

我到底要身處在哪一個環境之下呢?聽了許多人的分享,最好是能專注在某一項專業先成功比較好。但如果我專注在演員上,之前的我真的快活不下去,連生活都是問題。後來回到北京的我,消沉了一個星期,把自己關在家裡,看了《大長今》,漸漸地鬆動了自己的一些鑽牛角尖。當長今不斷地被陷害到不同的環境,她總是能夠在那個環境裡做出點什麼成績,在一片荒地種出藥草、被流放到濟州島卻成為了一個醫女。

是不是你的人生不管到了哪裡,都要盡力做到最好呢?我是這麼想的,雖然過程中的不安和疑慮,還是無法完全得到消除,加上後來特效公司訓練日期及合約,目前屬於未明狀態;所以我決定先將注意力投入新的合作機會,讓自己重新歷練、學習好足夠的專業能力及經驗,等待著生活將我帶到新環境吧。

認清現實、堅持到底,我依然在路上

之所以想打這一篇文章,其實也是發現自己的專欄很久沒更新內容了。我想用我的經歷及故事,和讀者分享「堅持到底」的精神,及認清自己所處環境的重要,也期盼能給予讀者力量嘗試做出「改變」。改變了或許會讓自己的生活變得很困難,但突破了困境所得到的,真的是屬於自己才知道的酸甜苦辣,是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

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不斷地在抉擇人生的選項、放棄不同的機會成本;儘管我並不清楚未來會如何抉擇,但我非常清楚自己很喜歡電影、很喜歡藝術,也很喜歡創造回憶。

希望將來能夠有更多的機會、能夠真正完成心裡的目標、能夠讓我有能力照顧的家人生活,也好希望能夠買房子給爸爸住,帶著爸爸去旅行。但我還不夠認清現實,我還沒想好做哪一種決定,因為我還在我的旅程上。

執行編輯:張詠晴、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副圖皆為顏卉婕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