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家「放暑假」,樂壇卻更耀眼──歐洲的夏季,處處是美麗的樂聲

音樂家「放暑假」,樂壇卻更耀眼──歐洲的夏季,處處是美麗的樂聲

 

布雷根茨音樂節 2000 年演出威爾第假面舞會的場景 圖/Bregenzer Festspiele 攝影

 

許多暑假來柏林的旅人,到了現場才發現,所有的樂團都不在家,沒有辦法看到期待已久的柏林愛樂,也無法一圓「在地」看一齣歌劇的夢想。然而,德國樂團法定六個星期、芬蘭樂團更是長達八個星期的暑假,不禁讓人懷疑,難道歐洲人的夏天,總是在沒有古典音樂的陪伴下度過的?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歐洲的夏天不是沒有音樂會,而是聽眾必須選對時間、地點。事實上,夏季正是藝文活動鼎盛,音樂家們各自交換資訊,短暫重新洗牌充電的時候。
 
因為,平時各自在自己城市、樂團的音樂家們,在夏季因為假期的關係,擺脫了排班的限制,而可以到處參加音樂節,參與不同的節慶樂團的演出,聆聽不同大師的講座,以及看到不同的音樂會形式等等,而從中獲得新的靈感與詮釋的方法。
 
大家引頸期盼、歐洲幾個最負盛名的音樂節重頭戲,如華格納親手打造的拜魯特音樂節、有維也納愛樂加持的薩爾茲堡音樂節,鋼琴音樂愛好者摘星的朝聖地魯爾鋼琴音樂節,在德、奧、瑞三國邊境波登湖上建立大型水上歌劇舞台的布雷根茨音樂節等等,單單德國登記在案的音樂節便超過 150 個,甚至有專業雜誌、網站介紹(註一)音樂節導覽,讓聽眾們依自己的興趣與喜好選擇渡假期間的藝文活動與節目

布雷根茨音樂節演出普契尼的杜蘭朵公主場景 圖/Bregenzer Festspiele 攝影

 

歐洲夏天日照時間長,加上聽眾都是渡假中,隔天不用早起上班的閒人,所以開演的時間也相對地十分彈性。我曾經在普羅旺斯藝術節看過十點開演的莫札特費加洛婚禮,半露天開放式的舞台隨著天色逐漸的轉變而展現出不同的效果。表演結束的時候已是午夜時分,白天在沙灘上曬出小麥色的聽眾們回家的時候走在南法小鎮的石板路上,昏暗夜半微醺的風似乎也在哼唱著旋律中的一派輕鬆,笑著那劇本裡的無稽詼諧。
 
這些音樂節有的時候一票難求,最廣為人知的當然是拜魯特音樂節的入場券,必須連續地每年重新填寫並郵寄書面申請,7 到 10 年之後(!!)才能夠收到購票許可。2014 年起因應時代的改變,拜魯特部分的門票也接受線上訂購,今年 11,000 張的網路限額歌劇門票在短短三小時內便售鑿一空。所以要參加這一類型熱門音樂節的音樂愛好者出門之前一定要先做足功課,預先訂好門票與旅館,以免白跑一趟。
 
然而比較小型且親民的音樂節,其實在歐洲是相當普遍的。

芬蘭的 Tammisaari 音樂節由指揮家 Jukka-Pekka Saraste(薩拉斯特,目前為 WDR Sinfonieorchesters Köln 西德廣播藝術總監)於 2000 年時成立,通常於八月的第一個禮拜開始。由免費入場的開幕音樂會(通常為音樂節開始的第一天下午三點)揭開序幕,短短四天的音樂節演出五套不同的曲目。音樂會在小鎮的教堂中舉行,能容納 560 人的教堂裡不乏從車程約一個半小時的首都赫爾辛基前來的民眾。Tammisaari 平常是個 29,000 人居住的瑞典語區(註二)沿海城市,直接的翻譯是橡樹小島。海邊有著供帆船、小型遊艇停靠的小港,許多旅人便駕船前來,白天遊賞小城、音樂會,晚上再回到船上睡覺。

舊城區幾條街裡成排上百年的木造傳統老房子以及 1680 年建造的花崗岩教堂建構出小鎮市中心簡單而閒適的形象。芬蘭因為冬天的嚴峻與陽光的缺乏,一到夏天出太陽的日子人們便迫不及待地換上輕裝,把自己攤平在沙灘、草地上正面反面地來回煎烤至金黃上色。小鎮裡幾處庭園咖啡供應著自家做的烘培蛋糕與鹹派,蘋果樹下的座位一伸手便可以觸及那令人垂涎的果子,旁邊鮮綠的莓果灌木掛著成串小巧晶瑩的紅醋栗是芬蘭夏日視覺、味覺、與嗅覺最誘人的邀請。

想要短暫逃離人群與城市生活的旅人,小鎮附近有許多的森林散步路線,以及原林生態的無人荒島 Ramsholmen,步行在約兩個小時路程的環島步道上大半天都碰不到一個路人,只有成地療癒的藍莓以及浪潮與海鳥交談的聲音。

Tammisaari 一隅 圖/吳佩宜 提供

 

除了 Tammisaari 以外,附近還有芬蘭著名餐廚刀具品牌 Fiskars 發跡的同名小鎮,Fiskars 河畔水車邊的舊城老房現在進駐了包含芬蘭工藝設計、傳統咖啡蔬食、藝廊工作室與創意飾品的新穎小店。音樂節豐富的藝文活動加上週邊小鎮多元的選擇,提供了首都附近絕佳的輕旅行套裝行程。
 
每年八月中旬開始,芬蘭首都的赫爾辛基藝術節便以多元藝術為基礎開跑。這個藝術節不以古典音樂為限,電影、現代藝術、以青少年為對象的藝文活動等在城市的各個小角落展開,許多活動更是在戶外舉行,實踐著藝術平民化與生活化的概念。去年藝術節的開幕在赫爾辛基的上議院廣場前搭起露天大型樂團舞台,1852 年完成的大教堂前的石階上,隨性而坐著免費入場的觀眾與遊客,聆聽赫爾辛基愛樂樂團演出芬蘭作曲家西貝流士改編自芬蘭民族自覺上扮演重要角色的文學作品 Kalevala(卡萊瓦拉)的史詩交響曲 Kullervo(庫列佛)。

赫爾辛基藝術節演出盛景 圖/吳佩宜 提供

 

演出時坐在舞台上正對著新古典主義風格的白色大教堂以及悠哉的人們盡其所能地享受北國夏日徐暖的陽光,我心想這大概是我演出生涯中看過最美麗的舞台風景了。

 

赫爾辛基藝術節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題,去年以「中國」為主軸,很幸運地讓我在地球的另一邊看到作曲家譚盾親自指揮他的作品「微電影交響詩:女書」。以豎琴為主奏樂器和交響樂團配合投影片中湖南一帶女書吟唱繡寫的音響與影像,建構出一個世上僅存的母性社會的喜怒悲哀,母、女之間傳承的一種堅定而溫柔的美感。其中一段池塘洗衣打水的光影韻律以及妝嫁女兒時旋律中的記掛,音樂與影像中融合著那淡淡的哀愁,不知不覺地便讓聽者淚流滿面。
 
樂團音樂家們常常在夏天放假的時候,打散了習慣,而在與平常不同的地方吸收著。透過不同文化與形式交流激勵,而為下一個樂季充電。
 
歐洲音樂節還有一個傳承的理念,許多音樂節都附帶著自己的學院(Academy),支持與培養著下一代的音樂家。學院的教授們白天給學員上課,晚上演出音樂會。學院通常會以錄音或推薦的方式事先徵選學員,被選上的音樂學子不僅可以白天跟教授免費上課,晚上聽世界級的音樂會,看著音樂家們如何將教學理論化為聲音做最直接的示範。許多的學院包吃包住包飛機票,有些甚至還有伙食費、零用錢可以拿。

讓我學生時代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柏林愛樂主辦的的瑞士馬特洪峰下的策馬特音樂節、歸屬於維也納愛樂的亞特湖古典音樂節 Attersee Klassik Festival,以及同樣是維也納愛樂提供的,斯洛維尼亞國家公園 Triglav 內的 Trenta 音樂營這些音樂節舉行的地方有一個共同特色,就是地點都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美到令人難以置信。阿爾卑斯山腳下的策馬特,為減少觀光對自然環境所造成的負擔,全鎮禁行私人交通工具,只能以火車或步行前往。少數幾台高爾夫球電動車,在需要搬運重物的時候才會出動。

Attersee Klassik Festival 由維也納愛樂主辦,當年合作的指揮是 Christoph Eschenbach 圖/吳佩宜 提供

 

位於薩爾茲堡近郊的亞特湖美如仙境,作曲家馬勒選擇在亞特湖邊他與世隔絕的作曲小屋內創作第二與第三號交響曲。Trenta 更是我參加過最偏遠的音樂營,這個擁有 114 位居民的小村位在阿爾卑斯山東南支脈的朱利安阿爾卑斯山上,處於奧地利、義大利與斯洛維尼亞的邊境,到了山腳下的小城後還要換兩次公車才能抵達。上山公車每天只有一班,接駁換車的間隔時間很短,到現在我還記得那時連滾帶爬,怕沒趕上公車的窘樣。

位於阿爾卑斯山中的 Trenta 圖/吳佩宜 提供

 

學生們在音樂節中的行程簡單而充實,白天在音樂大師、資深樂團團員的指導下上著個別課、室內樂、合奏或者聆聽老師們的排練,有時與其他的學員一同排演即將在學員音樂會發表的曲目,有時獨自練習、思考消化課堂上所得到的建議。晚上或者徒步在馬特洪峰腳下到教堂觀摩教授們的音樂會,或者由小巴士載著學員們到薩爾茲堡看音樂節中維也納愛樂的演出。每天的行程有十幾個小時與音樂息息相關,音樂節中密集地得到的各種資訊與刺激,靈感與經驗,逐漸成為求學中重要的學習來源,也是平時學期間努力練習的動力之一。
 
下次來訪歐洲的時候,你何不跟我一起,用音樂為自己充充電,讓夏日飽滿著樂音的悸動,成為生命下一個階段動力的來源?
 
註一:可參考主要介紹德語區的音樂節網站,或在 App Store 中搜尋 Festspiel Guide 免費下載 App。芬蘭藝術節中文網頁包含各類型藝文節慶活動如古典音樂、爵士藍調、電影或兒童青少年藝術節可供查詢。法國藝術節則請參閱法國旅遊官網。
 
註二:芬蘭為雙語國家,國內有 5.5% 的人口為瑞典母語。瑞典語區的的路名、城市名會用芬蘭文與瑞典文共同標示,所以如小鎮 Tammisaari 也有另一個瑞典文的名字叫做 Ekenäs,意為橡樹半島。

《關聯閱讀》
為什麼破產的冰島,堅持要完成世界知名的Harpa音樂殿堂?
讓她/他學音樂
致:十五歲,拿著琴想出國的你

《作品推薦》
最夢幻的陣容、最值得的觀眾──柏林音樂界的「表態」演奏會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Bregenzer Festspiele 攝影附圖/Bregenzer Festspiele 攝影、吳佩宜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