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承育:「好設計是一種共鳴」──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專訪

何承育:「好設計是一種共鳴」──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專訪

「20 歲的時候贏得通訊大賽工業設計組全國冠軍,隔年又拿到亞軍,畢業時獲得新一代設計展全國競賽第二名,自信滿滿的去工作,卻發現設計不只是美感而已,而是要把一個 idea 變得可行,進一步改變大家的生活。當時台灣的設計感覺是透過天份或興趣在做,所以才決定要出國進修。」談起當初決定出國的契機,何承育這麼回憶。

從倫敦設計教育到台灣文創落實

畢業於以設計專業聞名的實踐大學,何承育在 2008 年進入勤美集團協助商場陳列與募集文創廠商,短短一年多的工作經驗中發現所學與第一線執行的落差,隨即決定前往英國倫敦攻讀設計策略與創新,回國後進入勤美璞文化藝術真基金會,在以鑄造事業建國的勤美集團積極推動文創與美學設計。經歷大學畢業、當兵、工作、出國留學、回國就職,何承育走的路、面臨的選擇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這樣的他對於歐洲教育、美學有什麼樣的觀察與體悟?又是如何汲取歐洲文化的深厚底藴與設計思考模式,運用於台灣的文創環境呢?

英國 vs. 台灣 教育思維大不同

來到富有百年文化與歷史韻味的倫敦學習設計,何承育首先面臨的是思維模式的挑戰。「我記得其中一個作業是研究產品的型錄,我們找了兩個同學,用一種機智問答的方式,隨機丟出問題讓他們翻閱兩本型錄,最後比較哪一本設計得比較好。那支影片拍得很有趣,包裝很精緻,最後卻被打超低的分數,老師的評語是這種方式不科學,應該考慮到更多的受眾等等。英國教育很重視過程,找到一個有趣的想法後就一步步驗證,可能最後的答案是『這個 idea 不成立』或『這個問題無解』,但重點在於你發現了這個問題。這與台灣重視結果、產出是很有趣的對比。」在一次次的學習經驗中,他得以重新思考設計的本質:「很多人常常覺得外國人比較有創意,但其實國外設計師的作品背後都有很嚴謹的設計流程,從發想、設計,到驗證,都是非常科學的事情,絕對不是他們比較有想像力。」

腳勤,親眼見證歐洲生活美學的文化衝擊

讀書之餘,何承育花了許多時間走訪歐洲的設計景點,短短一年的時間造訪了一百多個美術館與建築景觀。談起美學之於生活的觀察,他提到:「關於美學,倫敦人落實得很自然、很深入。舉例來說,台灣某些街頭藝人不免還是會有種要人施捨的感覺,但國外的街頭藝人感覺只是單純喜歡音樂、喜歡有觀眾,可能是一群朋友聚在一起敲鑼打鼓,邀路人一起同樂,那種氣氛非常自在 。另外,他們對自身文化與品味的自豪,從家中的擺設就可以看出。與其找設計師,倫敦人更願意花時間挑選適合家中氛圍的傢俱與擺飾。如果看到合適的傢俱,他們往往會到二手市集找尋,這也是歐洲二手市場如此活絡的原因。」倫敦人對自身的品味充滿自信,不輕易跟隨潮流,與台灣講求快速、時尚、名設計師加持的風格大相徑庭。儘管學的是設計,國外俯拾即是的生活美學對何承育來說仍是深刻的文化衝擊。

從小地方出發,一步步累積信任

回國後重新回到台灣傳產代表行業之一的勤美集團,如何將國外所學適度轉化,說服過去以工廠、黑手的產業起家的長官們,接受文創、藝術等軟性思維,成了新的課題。「身為文化創意人,我很努力想要走在前端,但如果空談未來的計劃,會顯得沒有說服力,所以就要從身邊的小地方開始做起。」何承育進公司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改造員工休息室。他觀察到傳統會議室按照職位高低就座的設計,可能會帶給基層員工壓力,便引進造型特殊的單椅、動物造型靠椅、靠牆沙發等傢俱,讓長官員工隨意混坐,增加互動與討論的意願,成功營造創意發想的氛圍,贏得員工們的正面迴響。何承育自此一步步累積信任,接手的案子愈來愈大,從籌辦閒置空間的街區藝文活動,到策劃台中勤美術館空間運用。對他來說,「好設計是一種共鳴,無論是解決理性或感性層面的問題。出國進修不是把老外的美學複製過來,重點是學到做設計的方法,再重新詮釋台灣文化,產生一個新的文創思維。」

勤美集團簡介

勤美集團自民國 61 年創立迄今,現為大中華區最大之民營鑄造集團,客戶遍布世界全球。本持著「勤儉誠信,美善璞真」的理念,將集團事業多角化發展,現有鑄造事業、材料事業、土地開發、飯店休閒事業、商場事業以及基金會等六大體系;旗下包括璞真建設、勤美 誠品綠園道、金典 綠園道商場、全國大飯店、台中金典酒店、香格里拉樂園、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等。

何承育簡介

「勤美術館」總場域設計師暨「綠圈圈夏日藝術祭」總策展人,現為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擅長以互動的機制、跨界的整合、親民有趣的風格,站在觀賞者的角度思考,累積美好的藝文經驗。

Photo Credit:陳應欽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