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尬詩擂台」紐約現場──讓「讀詩」不再高不可攀與孤單,屬於平民的「口述藝術」

「尬詩擂台」紐約現場──讓「讀詩」不再高不可攀與孤單,屬於平民的「口述藝術」

紐約著名的尬詩擂台 Bowery Poetry Club。圖/Bowery Poetry Club 臉書專頁

"Poetry Slam"是「口述藝術」(Spoken Word Art)的其中一種,是美國很盛行的詩作朗誦比賽形式。中文並沒有一個統一的翻譯,讓我姑且稱之為「尬詩擂台」吧!

「尬詩擂台」,源自 1984 年美國詩人 Marc Smith 於芝加哥的 Get Me High Lounge 舉辦之活動。起初的動機,是想要推廣詩的美,讓詩不再躲在文學殿堂上高不可攀,而是一種全民皆可參與的平民藝術。且為了讓「讀詩」不那麼乏味,活動中加入「競技」的元素,使其成為一個有輸贏的遊戲,讓作詩、讀詩更有挑戰與趣味。

遊戲規則

「尬詩擂台」的比賽形式分成兩種:一種為「開放賽」,一種為「邀請賽」──顧名思義,開放賽歡迎一般觀眾登記報名「尬詩」;邀請賽則只有受到會方邀請的詩人,才能參賽。

在尬詩擂台正式開始前,主持人會邀請 5 位觀眾當評審:這些評審不必是詩人或評論家,但也不能是參賽者的親朋好友,以確保評分的公正。

接著,詩人們會依序上台朗讀或背誦自己的「原創詩作」:一首詩的時限為三分鐘,這些詩作就稱為 Slam Poetry (擂台詩)。比賽為回合制,在每首詩結束後,評審們會當場給予 0-10 的分數(可包含一位小數點,例如 8.7 分),而在去掉最高分與最低分後的分數加總,就是這位「詩人選手」的得分。

依照選手總數的不同,每一回合會淘汰掉不同人數,標準的比賽採 8-4-2 制,第一回合 8 人,淘汰掉一半人數,第二回剩下 4 人,再淘汰一半人數,第三回 2 人 PK,最後選出優勝者──由於「尬詩擂台」的重點在詩作本身與表演者的情感傳達,故道具、服裝或音樂伴奏,往往都是不被允許的。

以上為「尬詩擂台」的通則,不過有通則當然就會有例外──有的擂台准許使用服裝或道具;有的只有 3 位評審;有的允許參賽者朗誦已故詩人的作品;有的詩長時限三分半;有的不採回合制而是一試定天下;也有的會自訂一些其他的規則,例如:詩作必須是以某核心概念發想的主題賽、詩作結尾一定要有 twist(令人意想不到的結尾)、或是參賽者必須是心理女性(女同、變性者、男身女心者皆可以參加)等等。

遊戲變化何其多,就看每個「擂台主」高興怎麼玩就怎麼玩。

紐約的「尬詩擂台」現場

紐約有不少尬詩擂台,最有名的就是 Bowery Poetry ClubNuyorican Poets Café。Bowery Poetry Club 在星期天有 Open Mic,開放 20 個名額給觀眾登記上台分享自己的詩作,星期一則有擂台開打,進行三回合的比賽。

Nuyorican Poets Café 則是星期一晚上有 20 個名額的 Open Mic,星期三有擂台,擂台的優勝者會受邀至星期五的「擂台之夜」一同狂歡。

紐約 Nuyorican Poets Café。圖/Nuyorican Poets Café 臉書專頁

「擂台詩」的主題千百種,但詩作們通常都有個共同特點:控訴。在文化大拼盤的紐約,「控訴」的主題包羅萬象,也許是 LGBTQI+ 的朋友們所遭受到的歧視,也許是諷刺社會熱議的時事等等。主題沒有一定的規範,詩人們多從生活中自由汲取靈感,並分享或抗議當今社會存在的種種問題,並透過口述詩(Spoken Word Poetry)的表演形式,對大環境(或個人)做出控訴。

當然啦!關於「控訴」的詩很常見,但不是必然──口述詩就像新詩一樣,沒有規則,主題也沒有限制。不想搞得這麼「憤青」,簡簡單單用詩說個故事,也是很受歡迎的。

美國目前有三個全國性的「尬詩擂台大賽」:National Poetry Slam(NPS)、the individual World Poetry Slam(iWPS)、和 Women of the World Poetry Slam(WoWPS)。WoWPS 即將在三月開打,各個地方的擂台們都摩拳擦掌準備推派代表參賽。

順道一提,Bowery Poetry Club 即將在 1/22 晚上舉辦最後一場資格賽,希望在紐約的朋友們不要錯過呀!

美國全國性的「尬詩擂台大賽」the individual World Poetry Slam(iWPS)。圖/Individual World Poetry Slam 臉書專頁

接著,分享五首我個人很喜歡的口述詩:

五首「擂台好詩」推薦

Neil Hilborn - "OCD" (記得開中文字幕)

在眾多的口述詩中,精神疾病是個很常出現的主題。在美國,人們對於精神疾病比在台灣相對包容許多,病人也比較有病識感,也相對不畏於向專業求助,因此出現了許多愛自己、擁抱自己的不完美的美麗作品。

尤其是憂鬱症 (depression) 與焦慮症 (anxiety),兩個經常被忽略,卻十分常見的疾病,更是常常成為歌詠的主題。在此推薦一首關於「強迫症」的詩。

Denice Frohman - "Accents"

台灣人在學習英文的時候,往往會擔心自己發音不標準、有口音,一開口就會讓別人看笑話,必須承認我也曾經有這樣的恐懼。但這其實是很不必要的。有口音又如何?人人都有口音,美國各地的人也有各自的口音,口音透露出我們令人驕傲的文化背景,沒甚麼好可恥的。推薦以下這首詩,頌揚我們這些「非英語母語者那冥頑不靈的舌頭」。

Neiel Israel - "When a Black Man Walks"

在美國,種族歧視從來沒有消失過,它是頭嗜血的狼,披著羊皮藏身在高帽子與宴會長裙底下。不同族裔間的對立與衝突每天不間斷地上演,尤其黑白種族權力不對等更是比比皆是,也因此激盪出了很多非裔詩人鏗鏘有力的詩句。推薦下面這首不卑不亢卻字字血淚的詩,當詩人咬牙切齒一個字一個字狠狠砸在麥克風上,彷彿可以撼動這個虛偽的世界,揭露仁義道德面具後方歪扭的臉孔。

Alex Dang - "What Kind of Asian Are You?"

當然啦,身為亞裔的我,與眾多其他非黑非白的少數族群一樣,當討論到「種族矛盾」的時候,總會有種我們沒有置喙餘地的無力感。畢竟,當美國人談到種族,預設就是「黑與白」,其他顏色與族裔的人,是沒甚麼「存在感」的──而當他們難得討論到亞洲,叫得出名字的國家只有中國、日本與韓國時,更是叫我這個台灣人心碎不已!推薦下面這首旅外亞裔可能都會有共鳴的詩。

Sarah Kay & Phil Kaye - "When Love Arrives"

說了這麼多的主題,怎麼能不提到人類亙古不變的渴望:愛情呢?Sarah Kay 致力推廣口述詩,她是我很喜愛的一位口述詩人,談到未來她用堅定的態度步步踏實,遇到心碎就輕描淡寫地微扯衣襟露出胸口上幾乎隨歲月消逝的傷疤。她說起話來總是舒舒服服,溫柔地講著讓人一頭栽進的故事。下面這首詩是由 Sarah Kay 和她的超級好拍檔 Phil Kaye 共同表演,也是我十分喜愛的愛情詩之一,這動人的詩作搭配上他倆的默契簡直是天作之合啊!

台灣的潛力:

口述詩是一種與傳統文學框架不同的藝術,這樣平易近人的藝術,我認為它很親切、很美。

台灣雖然有許多詩社,可以讓詩人們互相「切磋武藝」,但像尬詩擂台這樣開放給所有人的交流平台,卻幾乎沒有。很期待台灣也有酒吧或是咖啡屋,願意嘗試舉辦「尬詩擂台」,讓躲在民間的高手們在小酌之餘,也能夠比試比試。

台灣有著中文世界中難能可貴的言論自由、多元文化土壤,也許哪天尬詩擂台在台灣遍地開花,我們也能舉辦讓全球中文使用者,一同「共襄盛舉」的大型國際擂台比賽,也說不定呢!

P.s. 文末偷偷點名飲冰室茶集。飲冰室茶集藝文館經營多年,有足夠的影響力與號召力,長期下來累積了不少很棒的作品,且恰好是個「人人皆詩人」的平台,與擂台詩的初衷不謀而合。若能由飲冰室茶集來舉辦擂台比賽並廣發英雄帖,私認為是再適合不過了。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Bowery Poetry Club 臉書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