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e My Teacher」──當學生成為尊貴的顧客,老師們該如何應對?

「Rate My Teacher」──當學生成為尊貴的顧客,老師們該如何應對?

「她是我這輩子遇過最蠢的女人!」

這是"Rate My Teacher (評估我的老師)"網站上某學生對我的謾罵,看到時眼睛和胸口一震,情緒霎時跌到谷底。

這幾個類似的網站涵蓋北美、歐洲和紐澳的學校,對象其實不是教師,而是學生之間交流的媒介,網頁以教師名字設置,以前仇敵可以抹黑,親友可以護航,最近才規定使用者必須證明學生身份註冊。

貼文是公開的,毫無言論管制,而且跟社群網站一樣,「評論也被評論」,可以按讚或不讚,我唯一安慰的是那則貼文下有兩個不讚,雖然少得可憐,總算表示學生沒有完全「良心泯滅」。也是教師的同事 Sarah 聽說我去看了那個網站頭搖得像波浪鼓:

「我才不敢去看呢!」

在技職體系教書的朋友 Jeff 倒是反應靈敏:

「那傢伙大概那天考試考得很糟糕吧?」他勸阻:「絕對別去看那種網站,徒然不愉快而已。」

老師們用大量的作業和測驗逼迫學生用功,無聊透頂的演講聽得學生目瞪口呆,或者鐵面無私拒絕學生遲交的作業,人人可是冷眼旁觀著,除了"Rate my Teacher",學期末,每一個班級都在進行學校官方設計的教學評量 course evaluation,就是「反擊」的大好機會啦!評量不應該在總成績結算後做,以免學生被成績影響心情,老師們事先收到裝在牛皮紙袋裡的評量表,發下後必須離開教室,好不影響學生作答,志願幫忙的同學收集填好的評量表放回牛皮紙袋送到系辦公室去。

這些年科技進步了,校內網站上就能評量,不受時間空間限制,自願填答人數卻不多,有些學校因此讓職員帶領全班學生到電腦室填答,老師在教室等著上課。評量表是匿名的,題目琳琅滿目,比如:

-該教師對於本課程的知識豐富:同意-不同意
-該教師有效地傳達了知識的內容:同意-不同意
-本課程的給分標準合理:同意-不同意
-該教師準時發回作業和考卷:同意-不同意
-該教師歡迎提問和挑戰:同意-不同意

十幾二十道選擇題,最後還開放申論,評量結果學期結束後幾週就送到教師手上,圓餅圖、柱狀圖,還有純文字,只「洩漏」給相關長官和當事人,我每一次打開信件或者電郵都戰戰兢兢。截至目前,傷感情的字眼年年出現:

「無聊的課。」
「她解釋得不清楚。」
「考試太難,完全不理解她的動機是什麼。」

慶幸的是,誇獎的字眼也年年出現:

「她上課充滿了熱情。」
「經由這堂課,我明白觀察社會現象同情和批判缺一不可。」
「我作業沒寫完就交了,她卻沒有把我當掉,好貼心!」

有些學校尊重教師,尤其是資深教師,教學評量純粹自行參考用,有些學校卻嚴肅地看待,和新科教師逐一檢討。在維蒙特州的大學時,和藹的系主任每每跟我提到教學評量就笑容滿面:

「他們說你的課堂很鼓勵討論,個人視野很被重視呢!」

 魁北克的預科學院也是,在系主任的辦公室,她一邊說話一邊打字:

「他們說這堂課的多媒體教材沒發揮作用,你要不要去教學資源中心咨詢?」

事後很快就收到她的電郵,附件裡密密麻麻是方才的討論內容,這對話的程序足足連續了六個學期。

教學評量看得多了,我漸漸摸索出一點概念。年級高的學生比較就事論事,年級低的學生比較把很涼很爽當成選課的理由;越認真的班級或學校,評論就越冷靜,還常常是建設性的點子,越摸魚的班級或學校,字裡行間推托責任、怨聲載道,不禁令人扼腕:「這股氣魄怎麼不用在學習上?」

學生是尊貴的顧客,校園不是老師說了算的權威環境了。大學生剛剛長成了大人,教學評量或許是他們作為獨立的個體正式向環境表情達意的第一步。而人果然常常以一己的感受作為依據判斷好惡,教學評量的目的或許不在客觀地考察一個教師的優劣,而是藉由學生們各種私我的經驗拼湊一個教師的形象吧?

或好或壞的評語呈現了人際關係的實相,蜚短流長何其多,有些消耗能量、有些卻結成善果,我寧願相信教學評量屬於後者,它不僅督促我提高工作技能,還訓練我面對人身攻擊的耐力。

學生們畢業後即將踏入社會,我從自己的成長經驗明白,歷盡各種挫折和背叛後學得尊重,抒發意見的口吻或將大大不同。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