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離開台灣一年,台灣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打工度假,是勇敢還是逃避?

「放心吧,離開台灣一年,台灣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打工度假,是勇敢還是逃避?

如果你問我後不後悔那一年去澳洲打工度假?我會毫不猶豫的說:我只後悔沒有早點出發!

和許多人一樣,經歷過讓人喘不過氣的辦公室生活,那樣重複且了無新意,起床─上班─短暫中餐─繼續上班─不意外的加班─下班─偶爾娛樂─回家,規律運作的我們,總是得特別珍惜那一點點的自我時光,怎麼樣就是捨不得睡,因為睡醒了又是上班,然後癡癡地等著下班。偶爾還要忍受假日出差、客戶狂 call。

不是沒有試著追求所謂工作的成就感,畢竟排行榜書籍總是充斥「上班效率術」、「如何妥善管理時間」,「或輕鬆賺進人生第一桶金!」但社會氛圍營造的責任制以及我們台灣人深厚的「道德倫理」觀念,老闆沒下班誰敢先下班呢?我們總是在追求一個社會標準下的良好形象,競爭力、競爭力、競爭力,好像不把自己逼死不甘心。

然而除了工作,還剩下什麼?

也許你會說,那是沒安排好時間,下班可以去健身房,穿著超 fit 的衣服邊看電視邊跑步。還有瑜珈、烹飪或是舞蹈課呀!如果懶得運動,可以去做做 spa,吃吃美食、唱唱歌或看看電影嘛!周末來個小旅行,騎騎當年很紅的公路車或是每週一次的大型路跑,每年幫自己安排兩到三次的異國之旅,人生多愜意呀!

你說的,我都做了!照理說,我應該好好珍惜這種生活小確幸,但想出去看看的野心,仍像是一滴墨水滴在手絹上,渲染開來。我不停的算著,畢業隨即工作的我,到底有沒有給過自己真正自由的時間?進入職場之前,不就是那為期 20 年的學校生活?而如今,重複依舊。

這才發現,我一直都活在體制內,按照學校的作息活了 20 年,接著就是工作的作息,到底我們何時真正擁有自己的時間而不被體制束縛?愈想愈焦慮的我,思考著各種生活的可能性,繼續工作,遇到一個也許相愛的男人,結婚生子,然後就此相夫教子?光是想到自己抱著孩子,把屎把尿的畫面,忍不住打了冷顫,如果有亞當山德勒的命運遙控器,那有多好,凡事都可以重來,

可惜,現實就是人生不能重來!

「這一年過得如何?」剛從澳洲打工度假回國好友等不及地開口問,
     
「差不多都是同樣的鳥事,你呢?」我無奈的說,

聽著他神采飛揚的說著這一年來的所見所聞(包括那張全副武裝拿著電鋸剖開懸掛在那的牛隻,活脫脫像是德州電鋸殺人魔的照片),南半球的澳洲像是一場炫麗的奇幻冒險,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用著不同於我們的方式生活著,我羨慕卻也徬徨,究竟該不該放棄目前現有的一切,毅然前往那也許只是自己勾勒出來的冒險?

「放心吧,離開台灣一年,台灣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他淡淡的說,

我努力的想著他離開後到歸國,這一年的自己,這一年的台灣,好像正如他所說:沒有什麼改變!繁雜的事情一如往常的 bullshxt(狗屁倒灶),電視上演差不多的循環劇碼,只是不同的臉,不同的時間。自己像是進入無底洞般深深往下墜,沒有多大的快樂,只能偶爾從酒精尋求一些慰藉,找到一些笑容,短暫的歡愉總是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一籌莫展!喝了一口酒, 腦裡不停想著"Fuxk, same shxt everyday!"

Sometimes goodbye is a second chance..."收音機傳來熟悉的搖滾樂,歌詞就這麼不停在腦海盤旋,好友接二連三結婚、生孩子,餐桌上的話題從男人酒精變成尿布奶瓶,想著自己的未來,不自覺驚慌了起來,結婚生子在家看孩子?或是轉為女強人模式,不停超時工作往上爬?然後呢?這是我要的嗎?不停問自己,人生還有其他可能性嗎?難道只能每年對著生日蛋糕許願,期待老天爺會給我一個不一樣的人生?我說什麼也不願意成為在懊悔中過生活的人呀!也許是旅行書跟搖滾樂的催情,我對自己說:「要說到做到,不可以再當卒仔,我要當──蔡帶種!」在筆記本上反反覆覆寫下打工度假的理由、好處和壞處,不停地問自己這些理由是否足以說服自己,而自己又能否承擔此般任性的決定?那一年夏天,我背著背包,拎著一卡皮箱,獨自飛往南半球的天空,因為我知道,如果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了!

打工度假,對我來說是勇敢也是逃避,勇敢面對自己的選擇,倉皇逃避別人的期望,人生不就是這樣,只要有選擇就會有放棄,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得失之間但求舒心而已。打工度假是好是壞,本就因人而異,簡單來說,同一件衣服不見得適合每一個人穿。

生活就像故事,自己的故事就該由自己來寫,沒有人能告訴我們什麼對我們是好,什麼又是不好,只有自己知道。但不跨出去第一步,就永遠不知道這個答案。出發前,長輩曾對我說的一句話:「現在出去玩也好,最終還是要回來面對真實人生!」回國至今已 4 年,我只想對長輩說:「打從我決定出發的那一刻起,就是真實的面對自己決定的人生!

"No Action, No Change!"

《關聯閱讀》
澳洲、信仰、女同志──不停地闖,我的打工度假之旅
英法德美日韓星,有人會說打工度假是「X勞」、沒「競爭力」嗎?──是我們眼界太小,還是太膽小?

《作品推薦》
「這一秒失去了工作;下一秒,可能失去了人生」──澳洲流浪,改變我的人生觀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