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教育部長潘文忠:請從自己做起,杜絕「國家教育研究院」各種亂象

致教育部長潘文忠:請從自己做起,杜絕「國家教育研究院」各種亂象

我在 2015 年 3 月 2 日至 7 月 31 日在國家教育研究院當「第三學期」(後更名夏日樂學)專任助理期間,親身經歷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希望當時仍是國家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的潘部長,如今身為教育部長,更夠親自整頓這個國家最高教育研究機構所產生的亂象。

亂象一:請以身作則,杜絕掛名研究案

因為「第三學期」原本是 5 年期的計畫,但我當助理的 4 個多月期間,竟發現該報告第一階段應該繳交至教育部日期為 2014 年年底,卻直到我到職都尚未交給教育部。

為何如此重要,影響全台灣中小學的教育政策,可以一再延期繳交報告?更誇張的是,我從未看過您參與每月的討論,倒是看到柯院長都有親自主持每月會議。您是該案的共同(協同)主持人,請以身作則,杜絕研究案掛名的現象再次發生。

亂象二:請問國家教育研究院「教育制度及政策研究中心」每年的研究案,及真的能夠實施的教育政策有多少?

根據我的親身經驗,國家教育研究院裡的研究員,拿著至少助理教授的薪資,卻要助理算年度預算、寫英文大綱、辦理全國夏日樂學種子教師研習共兩梯次等所有任務。更誇張的是,該研究案裡有些數據分析,並不是由該院區裡的助理研究員所做出。

我永遠記得我才第二天上班,該案助理研究員就跟我說:「麻煩你明天就寫出這研究案的英文大綱,因為你留學過美國、英文應該很好,很快可以寫好吧?」

請問這是一位上班第二天的助理該做的嗎?請問第一階段的研究報告為何可以拖到隔年 4 月都未繳交?又為何該助理研究員都沒有被懲處?

之前要打卡上班都可以找不到研究員的情況下,又為何現在研究員可以不用打卡上班?你有看過一個國家研究機構,需要不定期請人事主任和辦事員來查勤的嗎?我記得教政中心主任曾轉告院長的話:該中心研究人員很多,但實際擁有的研究力卻很少。

若是研究力如此的少,為甚麼不裁研究員?為何大學裡面三年六年沒有升等的助理教授就要走人,而一個左右國家教育政策的研究中心,竟然可以養這麼多「研究力很少」的助理研究員?

再者,一個研究員一年只需提出兩個研究案即可,但是是否評估該研究案的實際執行力及迫切性,我們第一線的教師不需要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也不需要一些只會用公文來要求我們協助辦理,無延續性及發展性的單一政策或是問卷。

請別長期讓 12 位研究員決定了國家教育政策的未來,研究員的位子應該是由全國大專院校的教授商借來國教院做研究,而非像萬年公務員一樣的存在。這樣一來教授們才能懂得當前大學生的需求、及教學實務面上所遇到的問題,而非只是一群永遠都是同一批研究員來解決問題,事實更已經證明,這幾年他們的研究力似乎無法符合當前教育政策的問題。

亂象三:請問你實施「擴大高中職優先免試政策」的理想是?

實際面是全國的家長即將孟母三遷至北一女及建中學校附近,請您不要一味的學習國外的教育政策,尤其在還未翻轉當前父母親的腦袋以前。

我相信您的小孩應該已經脫離高中及大學的階段,因此任何的政策對您身為父親來說絕無關係,但是請您審慎評估這政策的合理性。大家都希望減輕學生的學習壓力,但請問您拿什麼來分配學區?請問在學科成績參差不齊的情況下,如何發展學校特色?人人都上建中、北一女然後呢?全部上台大?國外不是沒有精英政策,不然哪來的長春藤聯盟?請別一味的救後段的學生而放棄前段學生的栽培,也請不要用最簡單的方式,用「不用比賽、人人拿獎」的心態來制定國家的教育政策。

《關聯閱讀》
【教育研究者@美國】致教育部長潘文忠:深入教育現場,別讓百年大計淪為口號
態度不改,教改怎麼改都沒用

《作品推薦》
當至聖先師孔子遇上美國教育家杜威時,會說什麼?
在美國奮鬥7年,我為何選擇海歸回台?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蔡英文 Tsai Ing-wen 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