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至聖先師孔子遇上美國教育家杜威時,會說什麼?

當至聖先師孔子遇上美國教育家杜威時,會說什麼?

先不論這兩位最具代表的東西方教育家所提出的思想,我想大家小時後課本一定有出現過兩位耳熟能詳的「英雄人物」:1. 蔣公看魚逆流而上,象徵體悟出力爭上游的道理,以及 2. 麥克阿瑟為子祈禱文,教人們要能堅強不屈且勝不驕敗不餒。

到底四千多年中華文化傳統所教會我們的儒家思想,及美國二百多年「帝國主義歷史」的薰陶下,歷史是否教會了現代人什麼?而東西方最具教育學思想的代表性論述,是否早已交會並且相輔相成好幾個世代?

我記得在美國教育研究所的第一門入門課作業,就是對於教育家杜威其中一項理論提出自我的見解,甚至可以批判他的學說並且於課堂上分享。當晚,上課時全班每位學生都積極及激烈的踴躍發言,直到常常是教授打斷他們了論述。我不會忘記自己一直等到 24 個人都發言完了,才很沒自信的舉起了右手小聲的述說我支持他「教育即生活、學校即社會」的論點。

在下課走回家的路上,我看著滿天星星想著:「咦,我小時候可曾經像如今的同學一般,質疑過課堂上老師教的,「至聖先師」孔子在論語中所講的話?」

東西方的「有教無類」

孔子主張:「有教無類」、「因材施教」、「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拿「有教無類」為例,其實就是美國近十年來最重要的教育方針──No Child Left Behind,我記得在紐約要開進新澤西的 95 高速公路上,加油站前方的建築物上就有一個非常大的刊版寫著類似的標語。

目標本質上是相同的,但目前台灣和美國的方法及作法全然不同。或許是因為時空的差異,而造就了條件的限制。畢竟,連偉大的孔子都曾說過:「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了,因此可別期待現代的學生及老師各個能達到論語中的理想。

如今的教育體制中,若沒有尊師重道的學生及家長,哪來循循善誘的老師?若沒有世世代代傳承對教師這志業的熱情,哪來源源不絕的百年樹人熱心解惑也?若沒有東西方文明互相的影響著當今社會,又哪裡能激盪及創造美好社會的永續性及發展性?

簡言之,理想是一個完美的精神寄託,文明卻是一連串東西方歷史交織推疊而成的文化,時代的巨輪不停地向前邁進,那歷史的痕跡是否警醒當代世人,勿重蹈覆轍勿向下沉淪?

教育上,透過東西方文化的交流、交互影響,無非是希望透過不同角度的思維,去深化改革及創新,因為教育的廣度及深度必須要同時存在,才能強化學生對當今世界的各種提問,能夠問出為什麼的核心中心思想,及定義這問題的意義和目的性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展,接下來就是要問學生們該如何解決了。

台灣的教育體制,通常不習慣問學生:「你們想要如何解決這問題?」反而一直期待有經驗的大人和前輩來回答「標準答案」。

但,鼓勵學生尋求答案及真理,才是教育的最大目標。

我想,當至聖先師孔子遇到美國教育家時杜威時,杜威應該會說:"Good Job, Brother. Let's keep changing people's mind and soul."

謝謝在我第一篇文章給予指教的人,和認同並感同身受的人。

《關聯閱讀》
「同學,你真有Guts」──我所看到的德國高教現場
「助教!你喜歡法國學生還是台灣學生?」──走進法國高中,我的課堂觀察

《作品推薦》
在美國奮鬥7年,我為何選擇海歸回台?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