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劍橋商學院,一場「急中生智」的 Live Show :「創新」不該成為你的焦慮,它其實就是解決問題的「捷徑」

在劍橋商學院,一場「急中生智」的 Live Show :「創新」不該成為你的焦慮,它其實就是解決問題的「捷徑」

近幾年的職場經歷,從電視媒體,轉到企業市場運營,再到最近開始投入的自媒體,我感受特別深刻的,就是「創新」這件事,不論在互聯網時代、或沒有邊界的全球化時代,都尤其重要。

但說穿了,很多「創新」,其實就是「舊酒換新瓶」的功夫,或是「 A+B = C 」這一回事。只要有觀點、有概念、有巧思,並且能夠執行出來,「創新」就能夠成立。

這次很榮幸受到中國中信出版社及北京鼴鼠傳媒的聯合邀請,加入 「學霸帶你趣讀書」這一個音頻節目系列的「說書人」行列。我所領讀的,是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創新者的基因》,作者是哈佛大學商學院著名教授、被譽為美國「創新大師」的克萊頓.克里斯汀生(Clayton M. Christensen)博士。

在《換日線》的專欄裡,也想與大家交流、討論一下關於「創新」這個話題:

 激烈競爭的社會,人人比的常常是誰的思維更創新 。圖/Anibal l. Gonzalez-oyarce

社會的每個角落,正瀰漫著對創新的渴望與焦慮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人人嘴邊都有一套「創新經」,這個大環境的每一個角落,更瀰漫著對「創新」的渴望與焦慮。很多人最直觀的感受,會認為創新多和一些高科技的事物有關,比如 iPhone X 的人臉解鎖、亞馬遜新開的線下無人超市、或京東用無人機送快遞⋯⋯等等。

但其實,根據克里斯汀生教授的解讀,創新的本質,一點都不複雜──它就是用「新辦法」解決問題的能力,而且若透過正確的方式來「實作」,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在此和大家分享一個我在劍橋念書時的經驗,作為例子:我在劍橋商學院主修的是科技政策(MPhil in Technology Policy)。有一門課,期末的考試方式是「小組報告」──相信很多人從求學時代到進入職場,都對這個方式並不陌生:團隊裡的每個人各自分工,有的人收集數據、有的人做投影片、有的人負責口頭報告、有的人負責書面資料撰寫等,或者每個人各自負責書面或口頭報告的一部份;之後輪番上台或由代表統整報告。

這樣的分工方式很正規、很平常,但是,也可能「有點無聊」。

創新時常來源於知識的碰撞 。圖/ Anibal l. Gonzalez-oyarce

把「電視節目現場」搬到課堂上 

還記得一開始,我們也是採用上述的分工方式。到了報告的前一晚,我們組上的幾個人還在酒吧裡奮戰──桌上除了啤酒,還有堆積如山的資料,每一個人都在準備各自要上台報告的講稿, 5 個人圍一桌,大夥低頭無語、眉頭深鎖。

說到我們組裡的同學,人人背景不同:有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的「學霸」、有 MIT 來的投資專家、有政府派來進修的官員、以及一位互聯網公司的高管,再加上我這個擁有電視節目主持人背景的傢伙。

當時,看著每一個人都背稿背到都快要吐血了,我腦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為什麼我們一定要統整不同專業的觀點,然後一個個上去背稿報告呢?」如果,大家以自己的專業背景為基礎,再融合報告的主題,然後「站在自己的角度來回答問題」,不就人人都輕鬆多了嗎?而我,可以當發問的那一個人呀!

於是,我提出:「乾脆來辦場 Live 秀吧!」

聽起來好像壓力更大?不,其實這樣做更簡單:

在各組都是「人人輪番上陣、講得台下全體同學睡成一片」之後,我們作為最後一組的「壓軸」,上演了一場如同電視節目般的「現場圓桌會議」。我「扮演」主持人的角色發問,組內同學一個「扮演」經濟學家、一個「扮演」科學家、一個「扮演」投資人、一個「扮演」政府官員, 5 個人來個 Panel 排排坐 ──

對曾為新聞主播的我來講,只要透過提問、引導議題方向就好了,我很輕鬆;對組內成員們來說,他們「扮演」的也其實正是「他們自己」,而且在一問一答的互動下,他們準備的過程,同樣輕鬆不少;而對台下的其他同學和教授來說,這場 live show ,更當然比一個一個上去背稿的「報告」來得有趣多了!

記得我們當時即興發揮、玩得很開心,還根據相關主題調侃了許多時事。這時候,台下原本睡成一片的同學們全部醒過來,就連老師的雙眼也看直了。最後,我們那組拿到了最高分的成績。

事實上,其他組準備的內容,未必比我們差;老實說,我們這樣甚至可能還有一些「偷懶」的嫌疑。但以結果論,我們是贏了──我們的報告,贏在讓人印象深刻的呈現方式上,換言之,贏在創新的形式上。

人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創新技能」,是可以靠後天的練習建立起來的

很多人可能認為,以上我所述的經驗,只是一種「急中生智」的表現;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並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讓我們有這種「急中生智」的條件或運氣。那麼,我們要怎麼做到創新?如果不覺得自己「天生」具備創新能力,怎麼辦呢?

千萬別擔心,因為,在《創新者的基因》這本書中,克萊頓.克里斯汀生博士分享了一個經科學實驗證明的事實:有學者利用 100 多對同卵雙胞胎和異卵雙胞胎做測試,發現人的智力,也就是我們常說的「 IQ 」、「智商」,有 80% 到 85% 都是遺傳決定的;但是,這些人的「創造性行為」,只有 25% 到 40% 是由遺傳決定的──也就是說,人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創新技能,是可以靠「後天的練習」建立起來的。

深厚的「內功」基礎,是一切創新的前提

那麼,要怎麼建立呢?掌握「內功基礎」是一切的前提。若看過金庸的武俠小說作品,大家應該都知道:「全真派」的內功,普遍被認為是「武學正宗」,而「東邪、西毒、南帝、北丐」,都有各自被視為「邪門歪道」的招式──但若要分「武功高下」,不論「正宗」或「歪道」;不論是天資愚鈍的郭靖、還是資質過人的楊過,都離不開深厚的「內功」基礎。

當然,這只是一個有趣的比喻,這裡要傳達的是:一切的「刀法、劍法、掌法、棍法、鞭法」等,都得建立在深厚的內功基礎上,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武功。

克萊頓.克里斯汀生博士告訴我們,這「內功」的基礎總共有 5 種,它們分別是:觀察、發問、聯想、交際和實踐。只要理解這 5 大基礎的本質與其間的邏輯關連,就能夠將創新實踐在我們的生活裡面。

走筆至此,來打個小廣告,分享我的音頻課程《創新者的基因》給大家:我會以五講來分別闡述每一個創新者的基因,和大家分享如何觀察、如何發問、怎樣聯繫、怎樣有效交際,以及怎樣將想法付諸實踐。希望大家都能認識正確概念,加入「創新者」的行列中。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用微信掃一下下方的 QRCode ,以及參考我在換日線的另一篇文章──《從台灣、劍橋、香港到北京,「走出去」後我看見的事──與兩岸青年們線上對話「答客問」》,這篇文章是我前陣子剛做完的一場直播紀錄,裡面也談了許多有關「如何實踐創新」的故事。

用微信掃本圖QRCode,可進入台灣說書人許復的說書欄目《創新者的基因》。 圖/北京鼴鼠傳媒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sunny studio@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